一贯煎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YiGuanJian
  • 出处:《续名医类案》

组成

北沙参麦冬当归身 (各9g),生地黄 (18-30g)、枸杞子 (9-18g)、川楝子 一钱半(4.5g)

(原书未著用量)

方歌

方歌一
一贯煎用生地黄,
沙参杞子麦冬藏;
当归川楝水煎服,
阴虚肝郁是妙方。

功效

滋阴疏肝。

主治

肝肾阴虚,肝气郁滞证。胸脘胁痛,吞酸吐苦,咽干口燥,舌红少津,脉细弱或虚弦。亦治疝气瘕聚。

用法

  • 原方未著用法
  • 水煎服。

方解

本方是治疗肝肾阴虚,血燥津亏,肝郁气滞之证的常用方。肝藏血,主疏泄,体阴而用阳,喜条达而恶抑郁。肝肾阴血亏虚,肝体失养,则疏泄失常,肝气郁滞,进而横逆犯胃,故胸脘胁痛、吞酸吐苦;肝气久郁,经气不利则生疝气、瘕聚等症;阴虚津液不能上承,故咽干口燥、舌红少津;阴血亏虚,血脉不充,故脉细弱或虚弦。肝肾阴血亏虚而肝气不舒,治宜滋阴养血、柔肝舒郁。

  1. 方中重用生地黄滋阴养血、补益肝肾为君,内寓滋水涵木之意。
  2. 当归、枸杞养血滋阴柔肝;北沙参、麦冬滋养肺胃,养阴生津,意在佐金平木,扶土制木,四药共为臣药。
  3. 佐以少量川楝子,疏肝泄热,理气止痛,复其条达之性。该药性虽苦寒,但与大量甘寒滋阴养血药相配伍,则无苦燥伤阴之弊。

诸药合用,使肝体得养,肝气得舒,则诸症可解。

一贯煎与逍遥散都能疏肝理气,均可治肝郁气滞之胁痛。不同之处:逍遥散疏肝养血健脾的作用较强,主治肝郁血虚之胁痛,并伴有神疲食少等脾虚症状;一贯煎滋养肝肾的作用较强,主治肝肾阴虚之胁痛,且见吞酸吐苦等肝气犯胃症状者。

君药 生地黄 滋阴养血、补益肝肾。内寓滋水涵木之意
臣药 当归枸杞 养血滋阴柔肝
北沙参麦冬 滋养肺胃,养阴生津,意在佐金平木,扶土制木
佐药 川楝子 疏肝泄热,理气止痛,复其条达之性

配伍特点

  1. 在大队滋阴养血药中,少佐一味川楝子疏肝理气,补肝与疏肝相结合,以补为主,使肝体得养,而无滋腻碍胃遏滞气机之虞,且无伤及阴血之弊。全方组方严谨,配伍得当,照顾到“肝体阴而用阳”的生理特点,诚为滋阴疏肝之名方。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阴虚肝郁,肝胃不和所致脘胁疼痛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脘胁疼痛,吞酸吐苦,舌红少津,脉虚弦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大便秘结,加瓜蒌仁;有虚热或汗多,加地骨皮;痰多,加川贝母;舌红而干,阴亏过甚,加石斛;胁胀痛,按之硬,加鳖甲;烦热而渴,加知母、石膏;腹痛,加芍药、甘草;两足痿软,加牛膝、薏仁;不寐,加酸枣仁;口苦燥,少加黄连。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肝炎、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肋间神经痛、神经官能症等属阴虚肝郁者。

使用注意

因制方重在滋补,虽可行无形之气,但不能祛有形之邪,且药多甘腻,故有停痰积饮而舌苔白腻、脉沉弦者,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1. 原书主治 《续名医类案》卷18:“胁痛,吞酸,吐酸,疝瘕,一切肝病。”
  2. 方论选录 张山雷《中风斠诠》卷3:“凡胁肋胀痛,脘腹搘撑,多是肝气不疏,刚木恣肆为病。治标之法,每用香燥破气,轻病得之,往往有效。然燥必伤阴,液愈虚而气愈滞,势必渐发渐剧,而香药、气药不足恃矣。若脉虚舌燥,津液已伤者,则行气之药,尤为鸩毒。柳州此方,虽从固本丸、集灵膏二方脱化而来,独加一味川楝;以调肝气之横逆,顺其条达之性,是为涵养肝阴第一良药。凡血液不充,经脉窒滞,肝胆不驯,而变生诸病者,皆可用之。苟无停痰积饮,此方最有奇功。……治肝胃病者,必知有此一层理法,而始能觉悟专用青、陈、乌、朴、沉香、木香等药之不妥。且此法因不仅专治胸胁脘腹措撑胀痛已也,有肝肾阴虚而腿膝酸痛,足软无力,或环跳髀枢足跟掣痛者,是方皆有捷效。故亦治痢后风及鹤膝、附骨环跳诸证。……口苦而燥,是上焦之郁火,故以川楝泄火。楝本苦燥,而入于大剂养液队中,反为润燥之用,非神而明之,何能辨此?”

临床报道

闫氏运用一贯煎加味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之胃阴不足型118例,总有效率为94.92%;对照组65例,总有效率73.68%。提示本方有提高免疫功能、清除幽门螺旋杆菌、促使萎缩的胃粘膜逆转、抑制异常增生等作用。[闫肃,等.一贯煎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118例。陕西中医 1999;20(4):161]

案例

疝气

鲍二官,六七岁时,忽腹痛发热,夜则痛热尤甚,或谓风寒,发散之不效;又谓生冷,消导之不效。诊之面洁白,微有青气。按其虚里,则筑筑然跳动;问其痛,云在少腹;验其囊,则两睾丸无有。曰:此疝痛也。与生地、甘杞、沙参、麦冬、川楝、米仁,二剂痊愈。(清·魏之琇撰.续名医类案卷26.录自鲁兆麟等.1996.二续名医类案.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足厥阴肝经络于阴器,上抵少腹,故云“治疝皆归肝经”(《儒门事亲》卷2)。前医治以发散、消导罔效,知非实邪所致,而转以一贯煎滋阴疏肝为治。从案中所述少腹痛热,当属阴虚内热,肝郁气滞之证。故去原方中当归之温,再加苡仁渗利下焦之湿,药证相合而收效甚捷。

胁痛

冯某,女,36岁。两月前与爱人争吵后,出现精神抑郁,两胁隐隐作痛,甚则夜不能寐,口燥咽干,心烦头晕,舌红少津,脉弦细。证属肝血不足,络脉失养,宜养血柔肝,缓急止痛。药用:沙参25克 枸杞子 生地黄各20克 川楝子15克 荔枝核30克 白芍20克 甘草10克,服药6剂后,胁痛已减大半,余症亦悉减,因口干食少,加花粉20克,鸡内金20克,续服6剂,诸证悉除。[邵英国.1989.孟宪民教授运用一贯煎的经验.辽宁中医杂志,(9):1~2]

〔按〕肝阴不足,肝气失舒而致胁痛,故投一贯煎治之。因病程较短,阴伤不著,故去麦冬、当归之滋补,加荔枝核行气散结,白芍、甘草缓急止痛,6剂后症缓,随证加减之心法由斯可见。

瘕聚

秦某某,男,44岁。两胁隐痛,右胁尤著一年余,查肝大肋下2.5~3cm,伴腹胀满,倦怠乏力,曾服疏肝理气,化湿祛瘀方多剂疗效不显。余诊时两胁隐痛加剧,大便秘结,腹胀尤甚,眩晕不寐,口燥咽干,形体消瘦,舌体苔薄而燥,并见裂纹,乃阴虚肝郁一贯煎证之属,法当清滋柔润。北沙参 生地 麦冬 酸枣仁 柏子仁 枸杞子各12克 当归 煨川楝各4.5克 川连1克 生麦芽50克 瓜篓仁15克,初进5剂,症状大减,药对证矣,原方出入,治疗月余,临床症状消失,肝缩至胁下0.5cm。[李德生.1985.一贯煎新用.湖北中医杂志.(2):40]

〔按〕本案之瘕聚亦由阴虚肝郁所致.患者腹胀殊甚,胁肋隐痛,迭进理气活血,化湿渗利之剂,益耗其阴,又增心神失宁,肠燥津枯之症。故予一贯煎加酸枣仁、柏子仁养心安神,瓜蒌仁润肠通便,生麦芽疏肝和胃,少佐黄连清热,清滋并用而获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