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味地黄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小儿药证直诀》

组成

熟地黄 八钱(24g)、山萸肉山药各四钱(各20g)、泽泻牡丹皮茯苓去皮各三钱(9g)

方歌

方歌一
六味地黄益肾肝,
山药丹泽萸苓专;
更加知柏成八味,
阴虚火旺自可煎。

功效

滋补肝肾。

主治

肝肾阴虚证

腰膝酸软,头晕目眩,耳鸣耳聋,盗汗,遗精,消渴,骨蒸潮热,手足心热,口燥咽干,牙齿动摇,足跟作痛,小便淋沥,以及小儿囟门不合,舌红少苔,脉沉细数。

用法

  •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温水化下三丸
  • 现代用法:亦可不煎服

方解

本方是治疗肾阴虚证的代表方剂。肾藏精,为先天之本,肝为藏血之脏,精血互可转化,肝肾阴血不足又常可相互影响。腰为肾之府,膝为筋之府,肾主骨生髓,齿为骨之余,肾阴不足则骨髓不充,故腰膝酸软无力、牙齿动摇、小儿囟门不合;脑为髓海,肾阴不足,不能生髓充脑,肝血不足,不能上荣头目,故头晕目眩;肾开窍于耳,肾阴不足,精不上承,或虚热生内热,甚者虚火上炎,故骨蒸潮热、消渴、盗汗、小便淋沥、舌红少苔、脉沉细数。治宜滋补肝肾为主,适当配伍清虚热、泻湿浊之品。

  1. 方中重用熟地黄滋阴补肾,填精益髓,为君药。
  2. 山茱萸补养肝肾,并能涩精,取“肝肾同源”之意;山药补益脾阴,亦能固肾,共为臣药。三药配合,肾肝脾三阴并补,是为“三补”,但熟地黄用量是山萸肉与山药之和,故仍以补肾为主。
  3. 泽泻利湿而泄肾浊,并能减熟地黄之滋腻;茯苓淡渗脾湿,并助山药之健运,与泽泻共泻肾浊,助真阴得复其位;丹皮清泄虚热,并制山萸肉之温涩。三药称为“三泻”,均为佐药。

六味地黄丸系宋·钱乙从《金匮要略》的肾气丸减去桂枝、附子而成,原名“地黄丸”,用治肾怯诸证。《小儿药证直诀笺正》说:“仲阳意中,谓小儿阳气甚盛,因去桂附而创立此丸,以为幼科补肾专药。”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六味合用,三补三泻,其中补药用量重于“泻药”,是以补为主;肝、脾、肾三阴并补,以补肾阴为主。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肝肾阴虚证的基础方。临床应用以腰膝酸软,头晕目眩,口燥咽干,舌红少苔,脉沉细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虚火明显者,加知母、玄参、黄柏等以加强清热降火之功;兼脾虚气滞者,加白术、砂仁、陈皮等以健脾和胃。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肾炎、高血压病、糖尿病、肺结核、肾结核、甲状腺功能亢进、中心性视网膜炎及无排卵性功能性子宫出血、更年期综合征等属肾阴虚弱为主者。

使用注意

使用注意 脾虚泄泻者慎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慢惊后不语

东都王氏子,吐泻,诸医药下之,至虚,变慢惊。后又不语,诸医作失音治之。钱曰:既失音,开目而能饮食,又牙不紧,而口不紧也,诸医不能晓。钱以地黄丸补肾,治之半月而能言,一月而痊也。(宋·钱乙撰.鲁兆麟主校.1995.小儿药证直诀卷中.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小儿慢惊日久,肾阴渐损,肾水不能上润肺金而致失音,予六味地黄丸益肾养阴,滋水生金而痊。

血痢

某患血痢,胸腹膨胀,大便欲去不去,肢体殊倦。余以为脾气虚弱,不能摄血归原,用补中益气汤加茯苓、半夏,治之渐愈。后因怒,前症复作,左关脉弦浮,按之微弱,此肝气虚不能藏血,用六味丸治之而愈。(明·王伦撰.沈凤阁点校.1995.明医杂著卷2薛已注.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血痢不瘥,初由脾不统血,复因大怒以致肝虚不能藏血而血痢又作,遵“虚则补其母”之训,与六味地黄丸滋水涵木而愈。

声嘶(慢性咽炎)

某男,46岁,2004年4月5日初诊。声嘶日久,说话低沉,自觉咽部干涩、疼痛,午后加重,腰膝酸软,手足心发热,小便时黄,舌质白,少津,脉弦细。治用六味地黄丸加味。处方:热地黄30克 山药30克 山茱萸10克 丹皮10克 泽泻10克 蝉蜕10克 桔梗10克 石斛10克。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服药10剂,诸症减轻,再服10剂而愈。[陶晓东.2006.六味地黄丸临床应用举隅.中医药临床杂志,18(1):30~31]

〔按〕咽喉乃肺胃之门户。肾藏精,其脉上贯膈入肺,沿喉咙挟舌本。若肾阴充足,则其阴液可上承以滋养肺胃,濡润咽喉。本案患者声嘶且咽干涩痛,伴腰膝酸软,手足心热,当属肾阴亏虚,肺胃失养,咽喉失濡而致,故治以六味地黄丸滋补肾阴,再加石斛生津益胃,桔梗、蝉蜕利咽开音。药证切合,故收佳效。

胃脘痛(萎缩性胃炎)

郭某,男,38岁,2004年2月1日初诊。主诉胃脘部阵发性隐痛6年余。行胃镜检查诊为萎缩性胃炎,经服健胃助运或疏肝和胃之剂5月未效。近日疼痛频作,纳谷欠馨,时有嗳气,夜寐不宁,五心烦热,盗汗,腰酸乏力,遗精,口干不多饮。诊见精神委靡,形体消瘦,舌质略红,少津无苔,脉沉细数。治宜滋肾阴降浮火,以复升降之职。予六味地黄汤加味:生熟地各25克 山药20克 山茱萸10克 丹皮10克 茯苓15克 泽泻12克 炒枣仁30克 黄柏10克 麦冬15克 五味子15克。每日1剂,水煎服。服药22剂后痛止热除,惟觉头晕、眠差,再予六味地黄丸每日2次,每次8克,1月后诸症皆失,胃镜检查胃粘膜恢复正常。[郭连顺.2006.六味地黄汤临证治验举隅.国医论坛,21(2):24]

〔按〕萎缩性胃炎多由饮食不节,劳倦过度,忧思郁结所致。临床所见因胃阴不足者固多,但亦有因肾水亏乏,胃阴失濡,虚火上炎而致者。肾阴乃人身阴精之根本,源乏则流枯。本案即久病失治伤肾所致,故见胃脘疼痛而伴五心烦热,盗汗,腰酸乏力,遗精等症。故治以六味地黄丸滋肾益阴,资其源而裕其流;再加黄柏清虚火,酸枣仁、五味子宁心神,麦冬养胃阴。守方服药近2月,俾肾液渐充而胃津复常,正所谓治病求本之意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