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枣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ShiZaoTang
  • 别名: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芫花甘遂 大戟各等分

方歌

方歌一
十枣逐水效甚夸,
大戟甘遂与芫花;
悬饮内停胸胁痛,
大腹肿满用无差。

功效

攻逐水饮。

主治

悬饮

咳唾胸胁引痛,心下痞硬胀满,干呕短气,头痛目眩,或胸背掣痛不得息,舌苔滑,脉沉弦。

水肿

一身悉肿,尤以身半以下为重,腹胀喘满,二便不利。

用法

  • 三味等分,各别捣为散。以水一升半,先煮大枣肥者十枚,取八合去滓,内药末。强人服一钱匕,羸人服半钱,温服之,平旦服。若下后病不除者,明日更服,加半钱,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
  • 现代用法:上3味等分为末,或装入胶囊,每服0.5—1g,每日1次,以大枣10枚煎汤送服,清晨空腹服。得快下利后,糜粥自养。

方解

本方证因水饮壅盛于里,停于胸胁,或水饮泛溢肢体所致。水停胸胁,气机阻滞,故胸胁作痛;水饮上迫于肺,肺气不利,故咳唾引胸胁疼痛,甚或胸背掣痛不得息。饮为阴邪,随气流动,停留心下,气结于中,故心下痞硬胀满、干呕短气;饮邪上扰清阳,故头痛目眩;饮邪结聚,胸胁疼痛,故脉沉弦。水饮泛溢肢体,内聚脘腹,三焦水道受阻,故一身悉肿、腹胀喘满、二便不利。本方证为水饮壅盛之实证,治宜攻逐水饮,使水邪速下。方中甘遂善行经隧水湿,是为君药。大戟善泄脏腑水湿,芫花善消胸胁伏饮痰癖,均为臣药。三药峻烈,各有专攻,合而用之,则经隧脏腑胸胁积水皆能攻逐,且逐水之力愈著。然三药峻猛有毒,易伤正气,故以大枣十枚为佐,煎汤送服,寓意有二:缓和诸药毒性;益气护胃,减少药后反应;培土制水,邪正兼顾。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泻下逐水的代表方,又是治疗悬饮及阳水实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咳唾胸胁引痛,或水肿腹胀,二便不利,脉沉弦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渗出性胸膜炎、结核性胸膜炎、肝硬化、慢性肾炎所致的胸水、腹水或全身水肿,以及晚期血吸虫病所致的腹水等属于水饮内停里实证者。

使用注意

本方作用峻猛,只可暂用,不宜久服。若精神胃纳俱好,而水饮未尽去者,可再投本方;若泻后精神疲乏,食欲减退,则宜暂停攻逐;若患者体虚邪实,又非攻不可者,可用本方与健脾补益剂交替使用,或先攻后补,或先补后攻。使用本方应注意四点:一是三药为散,大枣煎汤送服;二是于清晨空腹服用,从小量开始,以免量大下多伤正,若服后下少,次日加量;三是服药得快利后,宜食糜粥以保养脾胃;四是年老体弱者慎用,孕妇忌服。

古籍摘要

案例

悬饮

张任失,劳神父路仁兴黑六号。初诊:水气凌心则悸,积于胁下则胁下痛,冒于上膈则胸中胀,脉来双弦,证属饮家,兼之干呕短气,其为十枣汤证无疑。炙芫花五分 制甘遂五分 大戟五分。右研细末,分作两服,先用黑枣十枚煎烂,去渣,入药末,略煎和服。(曹颖甫.1979.经方实验录.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为水饮积于胸胁之悬饮证。由于水饮壅盛,证情急重,非一般化饮渗利之品所能胜任,当以攻逐水饮为法,故以十枣汤治疗。先用黑枣十枚煎烂,后入药末,其意在于缓和诸药的峻烈之性和毒性,使邪去而正不伤,减少药后反应。

悬饮

秦,悬饮居于胁下,疼痛,呕吐清水。用仲景法。芫花熬 甘遂 大戟 白芥子 是茱萸各三钱 大枣二十枚。将河水两大碗,上药五味,煎至浓汁一天碗,去滓,然后入大枣煮烂,候干。每日清晨食枣二枚。(王泰林.1965.王旭高临证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乃十枣汤之变法。由于饮邪居于胁下,稽留不去,阻遏气机,则见胁痛,饮邪内停,上犯于胃,胃失和降而致呕吐清水。此时,既宜攻逐饮邪,又要顾护正气。此例是在十枣汤中增加白芥子以增祛痰饮之功,昊茱萸降逆止呕,散寒,并助祛痰饮之力。而此案煎煮法与服法则体现了“治之以缓,行之以缓”之意,用于悬饮轻者较为适宜。

水饮

王金坛曰:予内弟于中甫,饮茶过度,且多愤懑,腹中常漉漉有声,秋来发寒热似疟。以十枣汤料黑豆煮,晒干研末,枣肉和丸芥子大,而以枣汤下之。初服五分不动,又服五分,无何腹痛甚,以大枣汤饮,大便五六行,皆溏粪无水,时益晡时也。夜半,乃大下数斗积水而疾平。(俞震.1998.古今医案按.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本案患者因饮茶过度,加之愤懑,致使腹中常漉漉有声,依据病因与证情可以明确为饮积。治疗宜用攻逐水饮之十枣汤,恐过伤正气,则用丸剂,体现“治之以缓”,初服五分不效,又服五分,则泻下溏粪,夜半,药力始作,下数斗积水而疾平。

酒客病

昔在武昌,从吾师游,偶见一人,以手按心而痛,汗如雨下,痛不可忍。吾师曰:此必酒病也。以十枣煮水,调前末药与服,限一时许,下恶水数升,而病去如失。(齐秉慧.1997年.齐氏医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平素嗜酒太过,多致内蕴水湿。水湿壅遏,气机阻滞,则心胸疼痛,痛不可忍。此时一般渗利化饮之药,不能胜任逐水之功,故服十枣汤攻逐水饮,使恶水从大便而出。水饮尽去,则病去如失,疗效彰显。

水肿

余曾治疗一水肿患者,庞某,男.25岁,全身浮肿,腰以下凹陷性水肿2周。2周前因感冒引起面部、眼睑浮肿,继则四肢及全身水肿,来势迅速伴肢节酸痛,小便不利,时发寒热,舌苔薄白,脉浮滑。查尿异常,诊断为“急性肾小球肾炎”。开始按风水治疗,服药1周,表证以解。胸以上浮肿消退,但腹部胀满膨隆(查有腹水),下肢仍为凹陷性水肿,遂采用十枣汤峻泻法。方用大戟1.5克 芫花1.5克 甘遂1.5克 大枣10枚前3味研末为散,夹馒头内,用大枣煎汤送食。服药期间,大使日3~4次。隔日1剂,连服3剂。腹水及下肢浮肿基本消退,后以六君子汤调之治疗3用,水肿全消,小便正常。(杜文琴医案,录自孙继芬.2006.黄河医话.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属体质壮实,且又可攻的水饮壅实泛滥之证。其证属水饮壅盛于里,泛溢肢体所致的水肿,患者为青年男性,病程短,病势急,形证俱实,此时应以峻下逐水为要,故用十枣汤,隔日1剂,连服3剂,使患者的腹水及下肢浮肿基本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