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补阴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DaBuYinWan
  • 别名:大补丸
  • 出处:《丹溪心法》

组成

熟地黄酒蒸龟板酥炙各六两(各180g)、黄柏炒褐色知母酒浸,炒各四两(各120g)

方歌

方歌一
大补阴丸知柏黄,
龟板脊髓蜜成方;
咳嗽咯血骨蒸热,
阴虚火旺制亢阳。

功效

滋阴降火。

主治

阴虚火旺证

骨蒸潮热,盗汗遗精,咳嗽咯血,心烦易怒,足膝疼热,舌红少苔,尺脉数而有力。

用法

  • 上为末,猪脊髓蒸熟,炼蜜为丸。每服七十丸(6~9g)空心盐白汤送下
  • 现代用法:上为细末,猪脊髓适量蒸熟,捣如泥状;炼蜜,混合拌匀和药粉为丸,每丸约重 15g,每日早晚各服1丸,淡盐水送服;或作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

方解

本方为降火滋阴的代表方。本方证是由肝肾亏虚,真阴不足,虚火上炎所致。朱丹溪认为:“火旺致此病者,十居八九;火衰成此疾者,百无二三”。肾为水火之脏,本应既济以并存,真阴亏虚,则相火亢盛而生虚火、虚热之证,故骨蒸潮热、盗汗遗精、足膝疼热;虚火上炎,灼伤肺金,损伤肺络,故咳嗽咯血;虚火上扰心神,则心烦易怒。治宜大补真阴以治本,佐以降火以治标,标本兼治。本方以滋阴降火为法,以朱丹溪“阴常不足,阳常有余,宜常养其阴,阴与阳齐,则水能制火”(《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为理论依据,

  1. 方中重用熟地、龟板滋阴潜阳,壮水制火,即所谓培其本,共为君药。
  2. 继以黄柏苦寒泻相火以坚阴;知母苦寒而润,上能清润肺金,下能滋清肾水,与黄柏相须为用,苦寒降火,保存阴液,平抑亢阳,即所谓清其源,均为臣药。
  3. 应用猪脊髓、蜂蜜为丸,此乃血肉甘润之品,填精益髓,既能助熟地、龟板以滋阴,又能制黄柏之苦燥,俱为佐使。

本证若仅滋阴则虚火难清,单清热则犹恐复萌,故须培本清源,使阴复阳潜,虚火降而诸症悉除。正如《删补名医方论》中说:“是方能骤补真阴,以制相火,较之六味功用尤捷。”

大补阴丸与六味地黄丸虽均能滋阴降火,但后者偏于补养肾阴,而清热之力不足;前者则滋阴与降火之力较强,故对阴虚而火旺明显者,选用该方为宜。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1. 滋阴药与清热降火药相配,培本清源,两相兼顾。其中龟板、熟地用量较重,与知、柏的比例为3:2,表明本方以滋阴培本为主,降火清源为辅。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阴虚火旺证的基础方,又是体现朱丹溪补阴学派学术思想及其滋阴降火治法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骨蒸潮热,舌红少苔,尺脉数而有力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阴虚较重者,可加天门冬、麦门冬以润燥养阴;阴虚盗汗者,可加地骨皮以退热除蒸;咯血、吐血者,加仙鹤草、旱莲草、白茅根以凉血止血;遗精者,加金樱子、芡实、桑螵蛸、山茱萸以固精止遗。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甲状腺功能亢进、肾结核、骨结核、糖尿病等属阴虚火旺者。

使用注意

若脾胃虚弱、食少便溏,以及火热属于实证者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肺痨

余某,男,32岁。咳嗽年余,未及时治疗,缠绵至今,潮热、咳血始采就诊,经X线诊断为浸润型肺结核。证见:潮热,咳嗽,咳血,痰少血多,面色萎黄,两颧发赤,入夜心烦少寐,时复盗汗,遗精,形体瘦削,口燥咽干,溲黄便秘,舌红苔薄黄,六脉弦细而数。脉证互参,病属肺肾阴虚.相火妄动。咳嗽、咳血、潮热、盗汗四大主证齐见,肺痨已成,症非轻浅。法当滋肾润肺,养阴清热。拟大补阴丸加味治之:生地15克 黄柏8克 知母8克 龟板15克 旱莲草15克 侧柏叶12克 浮麦15克 龙骨12克 牡蛎12克。服5剂后,咳血止,10剂后潮热亦退,最后以甘寒养阴,平补气血法调治半月,渐臻康复。[郑自西.1986.大补阴丸汤的临床运用.湖南中医学院学报.(4):38]

〔按〕肺肾阴虚,相火妄动,灼伤血络,故以擅长滋补肾阴,清降虚火的大补阴丸为主方。用时将熟地易为生地,再加旱莲草、侧柏叶以凉血止血,浮小麦敛阴止汗,龙骨、牡蛎固肾涩精,药证相合,奏功甚捷。

阴汗

李某,男,49岁。阴部多汗2年余,夜间阴部汗出尤甚,阳强易举,腰膝酸软,五心烦热,手足心出汗,舌红少苔,脉细略数。诊为阴汗病。证属阴虚火旺,遣方大补阴丸加味。处方:熟地24克 龟板20克 白芍15克 知母9克 黄柏9克 玄参12克 地骨皮12克。服药12剂,阴汗减少,余症基本消失,上方加生牡蛎30克,继服10剂获愈。[李广振.1992.阴汗治验.山东中医杂志,(6):54]

〔按〕肾司二阴,肝脉绕阴器。肝肾阴伤,则相火偏旺,火邪内扰,阴津外泄,故有斯证。予以大补阴丸再加白芍、玄参、地骨皮,二诊又加入长于潜阳平肝的生牡蛎,则滋补肝肾之阴,清泄下焦相火之功益著。滋阴以制火,泻火以坚阴,相火清则汗可止。

淋证(尿路感染)

李某,女,42岁。1年来尿频、尿急、尿痛反复发作,伴腰酸、小腹作胀,遇劳后尤甚。近10天来,尿频加剧,每晚小便达10余次,量少。舌有裂纹,少苔,脉弦细。尿常规示:蛋白(+),白细胞(++)。中段尿培养有大肠杆菌生长。证属湿热留恋,阴常有亏。治宜清热泻火滋阴法。药用:大生地 龟板各12克 川黄柏 肥知母各9克 大青叶 草河车 净连翘各18克。水煎服,每日1剂。以上方加减共服9剂,病告痊愈。[张洪.1999.张羹梅运用大补阴丸的经验.湖北中医杂志,21(6:250~251]

〔按〕《诸病源候论》曰:“诸淋者,由肾虚而膀胱热故也”。患者小便淋痛反复发作,初为膀胱湿热属实,久而热伤肾阴致虚。治用大补阴丸滋阴益肾,清热泻火;再加大青叶、草河车、连翘以增清热解毒之力。补泻兼施,标本并治,收效显著。

咳血

李某,男.51岁,1999年1月19日初诊。慢性支气管炎病史多年,去年9月曾突然咯血,行胸片和CT检查确诊为“支气管扩张”,经住院治疗后痊愈。当年12月又突然再次复发,伴身热、咳嗽,他医先后予白虎汤、泻心、清络之类中药,效果不佳,故来我院求治。诊见:咳嗽痰少.痰中带血,甚则咳吐鲜血,口干咽燥,心烦易怒,五心烦热,舌红少苔,脉细数。X线胸片提示:支气管扩张合并肺部感染。投大补阴丸加减。处方:黄柏12克 知母12克 热地20克 龟板(先煎)18克 北沙参12克 麦冬15克 川贝母12克 蒲黄发12克 阿胶珠(烊化)12克 仙鹤草15克。嘱忌食辛辣温燥之品。3剂后,咳血大减,身热渐退。7剂后咳血止,烦热除,仍稍咳喘,乏力,食少。继用上方减蒲黄炭、阿胶珠,加太子参、五味子治疗1周,诸症消失而愈。[王兵.2003.大补阴丸在血证中的临床运用举隅.湖南中医药导报,9(12):29]

〔按〕患者久病伤肺,进而及肾,肺肾阴亏,虚火内扰,灼伤肺络,故见咳痰带血,口干咽燥,五心烦热,舌红少苔,脉细数等阴虚火旺之证。前医虽投寒凉,却未获效,所谓“寒之不寒,是无水也”,惟有滋阴降火,方可拔除病本。故用大补阴丸“壮水之主以制阳光”,再加沙参、麦冬、贝母、蒲黄、阿胶、仙鹤草等润肺止血之品,标本兼顾,取效甚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