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癎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医学心悟》

组成

明天麻 川贝母 半夏姜汁炒 茯苓蒸茯神去木,蒸各一两(各30克) 胆南星九制者 石菖蒲石杵碎,取粉 全蝎去尾,甘草水洗 僵蚕甘草水洗,去咀,炒 真琥珀腐煮,灯草研各五钱(各15克) 陈皮洗,去白 远志去心,甘草水泡各七钱(各4.5克) 丹参酒蒸 麦冬去心各二两(各60克) 辰砂细研,水飞三钱(9克)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涤痰熄风,清热定癎

主治

痰热癎证。忽然发作,眩仆倒地,目睛上视,口吐白沫,痰涎直流,叫喊作声,甚则抽搐。亦用于癫狂。

用法

  • 用竹沥一小碗,姜汁一杯,再用甘草四两煮膏,和药为丸,如弹子大,辰砂为衣。每服一丸,一日二次
  • 现代用法:共为细末,用甘草120克熬膏,加竹沥100ml、姜汁50ml,和匀调药为小丸,每服6克,早晚各1次,温开水送下

方解

本方主治风痰有热之癎证,为治疗癎证的常用良方。方中竹沥为君,性寒,味甘苦,善于清热滑痰,镇惊利窍。臣以胆南星性凉味苦,清火化痰,镇惊定癎,以助竹沥豁痰利窍之功。佐以半夏性温味辛,具燥湿化痰,降逆止呕之功。配以姜汁,化痰涎,通神明,且可解半夏之毒。贝母性寒味苦,清热化痰,陈皮味辛苦,性温,燥湿化痰,善行肺经气滞,茯苓性平,味甘淡,利水渗湿健脾以杜生痰之源。其与半夏、陈皮为伍,共成二陈之意,而助君臣化痰之功。全蝎味辛,性平,主入肝经,尤善熄风止痉;僵蚕味咸辛,性微寒,入肝经,有熄风止痉,化痰泄热之效;天麻味甘性平,具平肝熄风之用,三药相合,熄风止痉之力倍增,以定抽搐。丹参性微寒,味苦,凉血活血,清心除烦,兼有安神之功;麦门冬味甘微苦,养阴清心除烦,兼防燥药伤津;石菖蒲味辛苦,性温,开窍化痰,化湿和胃;辰砂性寒,味甘质重,重可镇怯,寒能清热,主入心经,有重镇清心,安神定惊之效;琥珀味甘性平,安五脏,定魂魄,有镇惊安神之功;茯神味甘性平,平肝安神;远志味辛苦,性微温,既利心窍以宁神,又祛痰止咳以利肺,诸药为佐,镇惊安神,共助君臣醒神定癎之效。使以甘草调和诸药,补虚缓急,可解抽搐之拘急。综观全方,涤痰利窍以醒神,清热熄风以定癎,故适用于痰热内闭之癫癎。 (刘持年韩涛)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运用

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癫癎

郑某,男,12岁,学生。患癫癎6年余,每约一或二月即发作一次。发则突然昏倒,不省人事,面色初潮红,继则青紫,甚则苍白,口唇青黯,两目上视或斜视一方,牙关紧闭,颈项强直,肢体抽搐,口吐涎沫,并作尖叫声,二便失禁。如时约数分钟或十余分钟,移时方苏。醒后尚感头痛、乏力。曾作脑电图等检查,确诊为癫癎。服用苯妥英钠等药尚能控制发作,惟稍一停药则又发作。诊得舌苔白黄腻,脉滑。辨证为风痰闭阻,证属阳癎。治疗以豁痰开窍,熄风定癎。方用定癎丸。处方:明天麻30克 川贝母30克 胆南星15克 姜半夏30克 陈皮23克 茯苓神各30克 丹参60克 麦冬(烘干)60克 石菖蒲15克 远志23克 全蝎15克 僵蚕15克琥珀15克 朱砂(水飞)9克 红参30克。共研细粉,每服6克,1日3次。服方1料,癫癎未见发作。继进2料,亦未见其发作。遂于方中加入紫河车300克,仍作散剂,用量改为每服3克,1日3次。陆续配服近2年。观察5年,未见复发。(倪诚.2006.新编方剂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患儿癫癎6年余,辨证为风痰闭阻,用《医学心悟》定癎丸而获愈。考原方本无人参。程氏于方后注谓:“方内加人参三钱尤佳”。故加之。又程氏论癎证有谓:“既愈之后,则用河车丸以断其根”。故于癫癎发作控制后,在豁痰开窍、熄风定癎主法不变的基础上,加用大补元气精血的紫河车,俾标本同治,邪正兼顾,以抗复发,实为治癎之良策。

小儿癫癎病

胡某,男,3岁。反复无热性抽搐3月余。于1989年12月5日惊叫后突然抽搐,双目上翻,四肢强直抽搐,面肌抽动,口吐泡沫约1分钟左右后缓解入睡。诉每日大发作在3次左右,平时伴有眼睑或前额的小抽动,1分钟至2分钟1次,持续1分钟后缓解。脑电图示重度脑电图异常,诊为癫癎。脉滑弦,舌淡红,苔白腻。证属风痰上扰,蒙闭清窍。治以豁痰熄风。处方:天麻20克 石菖蒲 胆南星各10克 全蝎5克白芍15克 酸枣仁12克 甘草6克。

二诊:服上方20剂后发作次数减少,双眼睑抽动约半小时1次,病情越稳,遂加参麦注射液,每日1ml,以扶正祛邪。

三诊:服上方30剂后,小发作及双眼抽动停止,如同常人,停用参麦注射液,出院后单服中药。

四诊:服上方3个月后复查脑电图基本正常,停药1年未再复发。〔毕道才等.2000.定癎丸加减治疗小儿癎证.湖北中医杂志,(8):32~33〕

〔按〕小儿癫癎因多缘痰浊夹肝风上蒙清窍。治以豁痰熄风法。方中石菖蒲辛能开泄,芳香燥散,能振发清阳、化湿邪、祛痰浊、开窍醒神;胆南星清化痰浊,熄风定惊;天麻平肝阳、熄内风、止惊厥;白僵蚕疏散风热,化痰散结,熄风解痉;全蝎善搜风邪而止痉;白芍平抑肝阳,养血敛阴;酸枣仁补心养肝、宁心安神;粉甘草缓和药性,调和诸药。癎证患者久治不愈,反复发作,“病久必虚”,以参麦注射液扶正固脱养阴生津,增强机体抗病能力,用来预防癎证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