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乌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拼音:Chuanwu
  • 别名:
  • 出处:《神农本草经》

概述

为毛茛科植物乌头Aconitum carmichaeli Debx.的干燥母根。主产于四川、云南、陕西、湖南等地。6月下旬至8月上旬采挖,除去子根、须根及泥沙,晒干。生用或制后用。

性味归经

辛、苦,热。有大毒。归心、肝、肾、脾经。

功效主治

袪风湿,温经止痛。

临床应用

风寒湿痹

本品辛热升散苦燥,“疏利迅速,开通关腠,驱逐寒湿”,善于祛风除湿、温经散寒,有明显的止痛作用,为治风寒湿痹证之佳品,尤宜于寒邪偏盛之风湿痹痛。治寒湿侵袭,历节疼痛,不可屈伸者,常与麻黄芍药甘草等配伍,如乌头汤(《金匮要略》);若与草乌地龙乳香等同用,可治寒湿瘀血留滞经络,肢体筋脉挛痛,关节屈伸不利,日久不愈者,如活络丹(《和剂局方》)。

心腹冷痛,寒疝疼痛

本品辛散温通,散寒止痛之功显著,故又常用于阴寒内盛之心腹冷痛,治心痛彻背,背痛彻心者,常配赤石脂干姜蜀椒等,如乌头赤石脂丸(《金匮要略》);治寒疝,绕脐腹痛,手足厥冷者,多与蜂蜜同煎,如大乌头煎(《金匮要略》)。

跌打损伤,麻醉止痛

本品止痛作用可治跌打损伤,骨折瘀肿疼痛,多与自然铜、地龙、乌药等同用,如回生续命丹(《跌损妙方》)。古方又常以本品作为麻醉止痛药,多以生品与生草乌并用,配伍羊踯躅姜黄等内服,如整骨麻药方(《医宗金鉴》);配生南星蟾酥等外用,如外敷麻药方(《医宗金鉴》)。

用量用法

煎服,1.5~3g;宜先煎、久煎。外用,适量。

使用注意

  1. 孕妇忌用;
  2. 不宜与贝母类、半夏白及白蔹天花粉瓜蒌类同用;
  3. 内服一般应炮制用,生品内服宜慎;
  4. 酒浸、酒煎服易致中毒,应慎用。

古籍摘要

  1. 《神农本草经》:“主中风恶风,洗洗出汗,除寒湿痹,咳逆上气,破积聚寒热。”
  2. 《长沙药解》:“乌头,温燥下行,其性疏利迅速,开通关腠,驱逐寒湿之力甚捷,凡历节、脚气、寒疝、冷积、心腹疼痛之类并有良功。”
  3. 《本草正义》:“乌头主治,温经散寒,虽与附子大略相近,而温中之力较为不如。且专为祛除外风外寒之响导者。”

现代研究

化学成分

本品含多种生物碱:如乌头碱,次乌头碱,中乌头碱,消旋去甲乌药碱,酯乌头碱,酯次乌头碱,酯中乌头碱,3-去氧乌头碱,多根乌头碱,新乌宁碱,川附宁,附子宁碱,森布宁A、B,北草乌碱,惰碱,塔拉胺,异塔拉定,以及乌头多糖A、B、C、D等。

药理作用

川乌有明显的抗炎、镇痛作用,有强心作用,但剂量加大则引起心律失常,终致心脏抑制;乌头碱可引起心律不齐和血压升高,还可增强毒毛旋花子苷G对心肌的毒性作用,有明显的局部麻醉作用;乌头多糖有显著降低正常血糖作用;注射液对胃癌细胞有抑制作用。

临床研究

  1. 用川乌治疗关节炎纤维组织炎腰肌劳损坐骨神经痛、跟骨骨刺,用于粘膜表面麻醉均有较好效果。另用0.8mg/2ml的乌头注射液,每日1~2次肌注,治疗胃癌姑息手术后46例,有效率80%;治疗晚期原发性肝癌22例,有效率54.54%(济南医药,1983,4:1)
  2. 生川乌、生草乌各35g,水煎外洗,治疗疥疮87例,均获治愈(福建中医药,1992,4:12)
  3. 用复方三生针(生川乌、生附子、生南星)每次10ml静脉注射,治疗慢性支气管炎18例,显效10例,有效6例(云南中医学院学报,1986,1:40)
  4. 此外,川乌内服治疗小儿舞蹈病、重症肌无力、疟疾、阳痿,外用治疗斑秃等均有一定疗效。

不良反应

乌头服用不当可引起中毒,其症状为口舌、四肢及全身麻木,流涎,恶心,呕吐,腹泻,头昏,眼花,口干,脉搏减缓,呼吸困难,手足搐搦,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血压及体温下降,心律紊乱,室性期前收缩和窦房停搏等。中毒严重者,可死于循环、呼吸衰竭及严重心律紊乱。中毒原因多因误服、过量,或用生品不经久煮、服生品药酒、配伍不当等。一般中毒救治为:早期应催吐、导泻,或高位灌肠,并补液和注射阿托品。重症者,加大剂量和缩短间隔时间,或同时服用金银花、甘草、绿豆、生姜、黑豆等。如出现频发早搏或阵发性室性心动过速,可用利多卡因、普鲁卡因等。轻度中毒者,可用绿豆60g,黄连6g,甘草15g,生姜15g,红糖适量水煎后鼻饲或口服;还可用蜂蜜50~120g,用凉开水冲服;心律失常,可用苦参30g,煎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