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砂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朱砂
  • 拼音:ZhuSha
  • 别名:
  • 出处:《神农本草经》

概述

为硫化物类矿物辰砂族辰砂,主含硫化汞(HgS)。主产湖南、贵州、四川、广西、云南等地,以产于古之辰州(今湖南沅陵)者为道地药材。采挖后,选取纯净者,用磁铁吸净含铁的杂质,再用水淘去杂石和泥沙,照水飞法研成极细粉末,晾干或40℃以下干燥。

性味归经

甘,微寒。有毒。归心经。

功效

清心镇惊,安神解毒。

应用主治

朱砂

心神不宁,心悸,失眠

本品甘寒质重,寒能降火,重可镇怯,专入心经,既可重镇安神,又能清心安神,为镇心、清火、安神定志之药。可治心火亢盛,内扰神明之心神不宁、惊悸怔忡、烦躁不眠者,宜与黄连栀子磁石麦冬等合用,以增强清心安神之效;若与当归生地黄炙甘草等同用,可治心火亢盛,阴血不足之失眠多梦、惊悸怔忡、心中烦热,如朱砂安神丸(《内外伤辨惑论》);阴血虚者,还可与酸枣仁柏子仁当归等配伍。

惊风,癫痫

本品质重而镇,略有镇惊止痉之功。故可用治温热病,热入心包或痰热内闭所致的高热烦躁,神昏谵语,惊厥抽搐者,常与牛黄麝香等开窍、息风药同用,如安宫牛黄丸(《温病条辨》);如治小儿惊风,又常与牛黄、全蝎钩藤配伍,如牛黄散(《证治准绳》);用治癫痫卒昏抽搐,常与磁石同用,如磁朱丸(《千金方》);若小儿癫痫,可与雄黄珍珠等药研细末为丸服,如五色丸(《小儿药证直诀》)。

疮疡肿毒,咽喉肿痛,口舌生疮

本品性寒,不论内服、外用,均有清热解毒作用,用治疮疡肿毒,常与雄黄、山慈菇大戟等同用,如太乙紫金锭(《外科正宗》);若咽喉肿痛,口舌生疮,可配冰片硼砂外用,如冰硼散(《外科正宗》)。

用量用法

朱砂

内服,只宜入丸、散服,每次0.1~0.5g;不宜入煎剂。外用适量。

使用注意

  1. 本品有毒,内服不可过量或持续服用,孕妇及肝功能不全者禁服。
  2. 入药只宜生用,忌火煅

鉴别用药

磁石、朱砂均为重镇安神常用药,二药质重性寒入心经,均能镇心安神。然磁石益肾阴、潜肝阳,主治肾虚肝旺,肝火扰心之心神不宁;朱砂镇心、清心而安神,善治心火亢盛之心神不安。

相同点 重镇安神,治心悸失眠、怔忡恐怯、惊风癫狂,明目治肝肾亏虚之目暗不明
不同点 朱砂 有毒,镇心、清心而安神,善治心火亢盛之心神不安;清热解毒,治口疮、咽痛、疮疡。
磁石 无毒,益肾阴、潜肝阳,主治肾虚肝旺,肝火扰心之心神不宁;
平肝潜阳、聪耳明目、纳气平喘,治肝阳上亢之头晕目眩,肾虚耳鸣耳聋,肝阴不足之目暗不明,肾虚喘促

古籍摘要

  1. 《神农本草经》:“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
  2. 《本草纲目》:“治惊癎,解胎毒痘毒,驱邪疟”
  3. 《本草从新》:“泻心经邪热,镇心定惊,……解毒,定癫狂。”

现代研究

化学成分

本品主要成分为硫化汞(HgS),含量不少于96%。此外,含铅、钡、镁、铁、锌等多种微量元素及雄黄、磷灰石、沥青质、氧化铁等杂质。

药理作用

朱砂能降低大脑中枢神经的兴奋性,有镇静催眠、抗惊厥、抗心律失常作用,外用有抑制和杀灭细菌、寄生虫作用。

临床研究

  1. 据报道,用磁朱丸配合小剂量冬眠灵(<300mg/日)可治疗各种类型的精神疾病(北京医学,1981,2:10);用磁朱丸治疗老年白内障有显著疗效(中华眼科杂志,1957,1:1)
  2. 用朱砂30g,法半夏15g,丁香生甘草各6g,冰片0.6g,制成散剂,治疗神经性呕吐属热、属实证者,获良好效果(江苏中医杂志,1982,2:30)
  3. 另有用朱砂等治疗心律失常病毒性心肌炎、小儿夜啼、牙痛口腔炎等。

不良反应

朱砂为无机汞化合物,汞与人体蛋白质中巯基有特别的亲和力,高浓度时,可抑制多种酶的活性,使代谢发生障碍,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急性中毒的症状表现为尿少或尿闭、浮肿、甚至昏迷抽搐、血压下降或因肾功能衰竭而死亡。慢性中毒者口有金属味、流涎增多、口腔粘膜充血、溃疡、牙龈肿痛、出血、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手指或全身肌肉震颤、肾脏损害可表现为血尿蛋白尿管型尿等。朱砂中毒的主要原因:一是长期大剂量口服引起蓄积中毒;二是挂衣入煎剂时,因其不溶于水而沉附于煎器底部,经长时间受热发生化学反应,可析出汞及其他有毒物质,增加毒性。所以必须控制剂量、中病即止。服药期间,应避免与含甲基结构的药物(如茶碱、心得安等)以及含溴、碘的物质(如溴化物、碘化物、巴氏合剂、三溴合剂、海藻、海带等)同服。并避免高脂饮食或饮酒,合理用药,以保证用药安全。朱砂中毒的早期可催吐,并给予解毒剂。严重者,可对症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