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螵蛸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Sangpiaoxiaosan
  • 出处:《本草衍义》

组成

桑螵蛸远志菖蒲龙骨人参茯神当归龟甲酥炙,以上各一两(各30g)

方歌

方歌一
桑螵蛸散龙龟甲,
参归茯神菖远加,
调补心肾又涩精,
心肾两虚尿频佳。

功效

调补心肾,涩精止遗。

主治

心肾两虚证。由心神两虚引起的小便频数,或尿如米泔色,或遗尿,或遗精,心神恍惚,健忘,舌淡苔白,脉细弱。

用法

  • 上为末,夜卧人参汤调下二钱(6g)
  • 现代用法:除人参外,共研细末,每服6g,睡前以人参汤调下;亦作汤剂,水煎,睡前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定

方解

本方证乃心肾两肾,水火不交所致。肾与膀胱相表里,肾气不摄则膀胱失约,以致小便频数,或尿如米泔色,甚或遗尿;肾藏精,主封藏,肾虚精关不固,而致遗精;心藏神,肾之精气不足,不能上通于心,心气不足,神失所养,故心神恍惚、健忘。治宜调补心肾,涩精止遗。

  1. 方中桑螵蛸甘咸平,补肾固精止遗,为君药。
  2. 臣以龙骨收敛固涩,且镇心安神;龟甲滋养肾阴,补心安神。桑螵蛸得龙骨则固涩止遗之力增,得龟甲则补肾益精之功著。
  3. 佐以人参大补元气,配茯神合而益心气、宁心神;当归补心血,与人参合用,能补益气血;菖蒲、远志安神定志,交通心肾,意在补肾涩精、宁心安神的同时,促进心肾相交。诸药相合,共奏调补心肾、交通上下、补养气血、涩精止遗之功。

原方作散剂,各药用量相等,而在服用时,又以人参汤调服,说明人参用量独大,于方中寓意有二:一为益心气以安心神,一为补元气以摄津液。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1. 本方与金锁固精丸均为涩精止遗之方,但金锁固精丸纯用补肾涩精之品组成,专治肾虚精关不固之遗精滑泄。本方以固精止遗之桑螵蛸配伍菖蒲、远志交通心肾,为调补心肾、涩精止遗兼顾之方,主治心肾两虚、水火不交所致的尿频、遗尿、遗精。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心肾两虚,水火不交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尿频或遗尿,心神恍惚,舌淡苔白,脉细弱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方中加入益智仁、覆盆子等,可增强涩精缩尿止遗之力。若健忘心悸者,可加酸枣仁、五味子以养心安神;兼有遗精者,可加沙苑子、山萸肉以固肾涩精。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小儿尿频、遗尿以及糖尿病、神经衰弱等属心肾两虚,水火不交者。

使用注意

下焦湿热或相火妄动所致之尿频、遗尿或遗精滑泄,非本方所宜。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小便失禁重症

齐某,女,30岁。初诊:1963年12月。主诉:患小便不禁四五年,小便频数,天冷时更明显,昼多而夜少,溺后旋欲再溺,反复不已,发则腰酸痛,尿频尿急。诊治:小便化验正常,苔脉正常。辨证:属肾气不足,膀胱失约。治法:宜固肾温阳缩尿。方用加味桑螵蛸散。处方:桑螵蛸12克 龙骨12克 牡蛎30克 龟板12克 制川附4.6克 菟丝子24克 山药12克 山萸肉6克 巴戟天9克 葫芦巴9克 仙灵脾9克 毕澄茄9克。

二诊:服上方药九剂,小便频数不禁愈大半。因有北京之行,嘱其常服金匮肾气丸,每天二丸。

三诊:1964年9月。自述前症于服用丸药后已全部痊愈,迄今未发。继续观察一年未复发。[陈苏生医案,录自董建华等.1990.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小便不禁多属肾阳不足、膀胱气化不利、开合失司之证。本案患者小便不禁多年,且伴腰痛怕冷,尿频尿急,症情不轻。陈氏辨为肾阳亏虚,治从固肾温阳缩尿,药用加味桑螵蛸散和金匮肾气丸,故收效甚捷。

遗尿

王某,女,19岁。初诊:1948年8月1日。主诉:幼年夜尿、尿数,渐至白日有尿憋不住,甚至遗尿。家贫无力治疗,19岁结婚,洞房之夜尿被褥,经常被打骂受气。娘家不忍领采诊治。诊查:形体瘦弱,神识清楚,表情苦闷。舌苔薄白,脉象弦缓无力。其他无异常所见。辨证:尿不禁者,多缘心肾之气不足也。肾司二阴,主水,必赖心阳下煦水土,水火既济,产生气化,津液有藏有制。今心肾之气不足、州都之官制约失权,故津液藏而不制,昼则有尿知而不禁,夜则不知而遗尿。治法:补肾宁心,育阴济阳。处方:桑螵蛸50克 党参35克 云茯苓30克 煅龙骨20克 龟板50克 石菖蒲25克 蜜远志15克 当归20克 附子10克 益智仁15克,水煎服,日两次,投6剂。8月10日送信来,云病已好。因家贫未再用药。半年后追访,仍然良好。(董建华等.1990.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夜尿、尿数证,必夜则尿床,昼则尿数或不禁,若昼无不禁,尿不数,纯系贪睡、致梦而尿之,不属病态,应勿药。凡年长昼则尿数,稍迟则遗沥不禁,夜尿床,检查无其他致病之因者,多属心肾虚弱,用本方治疗,其效颇佳。本案再加附子、益智仁旨在补心肾之阳,启肾司二阴之权,膀胱气化约束自有节制矣。

遗精

华,二九,神伤于上,精败于下,心肾不交。久伤精气不复,谓之损。《内经》治五脏之损,治各不同。越人有上损从阳,下损从阴之议。然.必纳谷资生,脾胃后天得振,始望精气生于谷食。自上秋至今日甚,乃里真无藏,当春令泄越,生气不至,渐欲离散。从来精血有形,药饵焉能骤然克长。攻痛方法,都主客邪,以偏治偏。阅古东垣、丹溪辈,予损不肯复者,首宜大进参、术,多至数斤,谓有形精血难生,无形元气须急固耳,况上下交损,当治其中,若得中苏加谷,继参入摄纳填精散神之属。方令春木大泄,万花尽放,人身应之,此一月中急挽勿懈矣。参术膏,米饮调服,接进寇氏桑螵蛸散去当归,此宁神固精,收摄散亡,乃涩以治脱之法。又,半月来,服桑螵蛸散以固下,参术膏以益中,道滑得止,其下关颇有收摄之机,独是昼夜将寝,心中诸事纷纷采扰。种伤散越最难敛聚,且思虑积劳,心脾营血暗损,血不内涵,神乃孤独,议用严氏济生归脾方。

戈,遗精数年,不但肾关不固,阳明络脉亦已空乏,欲得病愈,宜成欲宁心1年,寒暑更迁,阴阳渐变。用桑螵蛸散治之。(3)胡,遗精四年,精关久滑不固,阴久伤,阳气不入阳跷穴,夜寤不寐,前以镇摄小效,独心中怔悸不已,以桑螵蛸散,从心肾治。(叶天士.1959.临证指南医案.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按〕案例(1)~(3)之遗精均属心肾不交所致,用本方从心肾论治。案(1)上下交损,病情尤重,故兼治其中,以化生精血;历半月,精关方得收摄,然仍有“心脾营血暗损”,故用归脾汤收功。古人云:“心为情志之府”,若淫欲常扰,则精室不安,而遗泄难止,故案(2)叮嘱“宜戒欲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