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正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QianZhengSan
  • 出处:《杨氏家藏方》

组成

白附子白僵蚕全蝎去毒,各等分,并生用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牵正散是杨家方, 牵正散治口眼斜(xiá),
全蝎僵蚕白附襄; 白附僵蚕全蝎加;
服用少量热酒下, 混合研细酒调服,
口眼歪斜疗效彰。 风中络脉效力佳。

功效

祛风化痰,通络止痉。

主治

风中头面经络。口眼喁斜,或面肌抽动,舌淡红,苔白。

用法

  • 上为细末。每服一钱(3g),热酒调下,不拘时候
  • 现代用法:共为细末,每次服3g,日服2-3次,温酒送服;亦可作汤剂,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定

方解

本方为治疗风中经络,口眼斜的常用方剂。本方所治之证,为风痰阻于头面经络所致。足阳明之脉夹口环唇,布于头面;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眦。阳明内蓄痰浊,太阳外中于风,风邪引动内蓄之痰浊,风痰阻于头面经络,经隧不利,筋肉失养,则弛缓不用;无邪之处,气血运行通畅,筋肉相对而急,缓者为急者牵引,故口眼喁斜。治宜祛风,化痰,通络。

  1. 方中白附子辛温燥烈,入阳明经而走头面,以祛风化痰,尤其善散头面之风为君。
  2. 全蝎、僵蚕均能祛风止痉,其中全蝎长于通络,僵蚕且能化痰,合用既助君药祛风化痰之力,又能通络止痉,共为臣药。
  3. 用热酒调服,以助宣通血脉,并能引药入络,直达病所,以为佐使。

药虽三味,合而用之,力专而效著。风邪得散,痰浊得化,经络通畅,则喁斜之口眼得以复正,是名“牵正”。

君药 白附子 辛温燥烈,入阳明经而走头面,以祛风化痰,尤其善散头面之风为君。
臣药 全蝎 均能祛风止痉,长于通络;
僵蚕 均能祛风止痉,且能化痰。
佐使药 热酒 宣通血脉,并能引药入络,直达病所。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风痰阻于头面经络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卒然口眼喁斜,舌淡苔白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初起风邪重者,宜加羌活防风白芷等以辛散风邪;病久不愈者,酌加蜈蚣地龙天麻桃仁红花等搜风化瘀通络。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颜面神经麻痹三叉神经痛偏头痛等属于风痰阻络者。

使用注意

若属气虚血瘀,或肝风内动之口眼喁斜半身不遂,不宜使用。方中白附子和全蝎有一定的毒性,用量宜慎。

古籍摘要

  1. 《杨氏家藏方》卷1:“治口眼喁斜。”
  2. 张秉成《成方便读》卷2:“夫中风口眼喁斜一证,《金匮》有言‘邪气反缓,正气即急,正气引邪,僻不遂’数语,尤注谓其受邪之处,经脉不用而缓,无邪之处,正气独治而急。是以左喁者,邪反在右;右喁者,邪反在左也。然足阳明之脉,夹口环唇;足太阳之脉,起于目内眦;足少阳之脉,起于目外眦。则中风一证,无不皆自三阳而来,然二气贯于一身,不必分左血右气。但左右者,阴阳之道路,缘人之禀赋各有所偏,于是左右不能两协其平,偏弊相仍,外邪乘袭而病作矣。此方所治口眼喁斜无他证者,其为风邪在经而无表里之证可知。故以全蝎色青善走者,独入肝经,风气通于肝,为搜风之主药;白附之辛散,能治头面之风;僵蚕之清虚,能解络中之风。三者皆治风之专药。用酒调服,以行其经。所谓同气相求,衰之以属也。”

临床报道

王氏以本方加鳝鱼500g(剪去尾部,放入砂锅中,加清水500ml,让其游动20分钟后,加入牵正散),水煎服,每日1剂,并配合用鳝鱼血于临睡前涂于患侧面颊、额头等处,治疗面瘫98例。结果:痊愈97例(自觉症状消失,外观正常),好转1例(自觉症状好转,外观轻度口角不对称),一般治疗4-5天即愈。[王成文.牵正散加鳝鱼血治疗面瘫98例临床观察。中国民间疗法 1997;(2):31]

案例

口眼斜

谷某,女,38岁,门诊号甲/84476。初诊:1960年7月2日。主诉:口眼向左斜三天。病史:三天前因受寒,出现右侧眼裂较大,鼻唇沟较浅,口角低,不能皱额、蹙眉,饮水后常从右侧口角流出。四肢无瘫痪现象,未引出病理反射。血压120/90mmHg。诊断:面神经麻痹。医案:口眼斜,偏向左侧,而右面颊麻木不仁。脉濡,苔薄腻。风邪所伤,首先犯上。方以祛风化痰为治,主以牵正散。全蝎9克 白附子9克 白僵蚕9克,上三药共研成极细粉末,分二次服,每隔十二小时服一次,热陈酒和下。疗效:上药服二剂后,面显潮红,症状有显著好转。再服二剂后斜已正,麻木亦解。后以养血以作善后,方用金石斛9克 生地黄9克 全当归9克 炒白芍9克 女贞子9克 旱莲草12克 珍珠母30克 炙远志9克。(张羹梅.2001.张羹梅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病起于受寒,风寒痰浊卒中头面经络以致口眼斜。因患者无肢体症状,故属中风之中经络。方用牵正散祛风化痰,通行头面经络,并加热酒以助药势。因起病仅三天,当积极治疗,故嘱病人十二小时服药一次,意在速去邪气。服药二剂以后患者面色潮红,说明药证相符,血脉已通。再服二剂,经脉气血运行正常,斜消除。考虑病后筋脉当以滋养为主,故改用滋养阴血药物巩固疗效,以善其后。

风中经络

张某,女26岁。时值炎夏,乘长途汽车返乡,面朝敞窗而座,疾风掠面,当时殊觉凉爽,抵家却发觉左侧面部肌肉拘急不舒,口眼斜。视其舌苔白而润,切其脉浮。辨为风中阳明经络,正邪相引所致。治当疏阳明之风邪,兼以缓急解痉法。桂枝9克 白芍9克 生姜9克 大枣12克 炙甘草6克 葛根15克 白附子6克 全蝎6克。(陈明等.1996.刘渡舟临证验案精选.北京:学苑出版社)

〔按〕面部为阳明经所行,手阳明经“其支者,从缺盆上颈贯颊”,足阳明经起于鼻交頞中,循鼻外入齿挟口,绕承浆,循颐,出大迎,循颊车,上耳前。颜面迎风而吹,风中阳明头面经络,气机不利,痰浊凝滞,筋脉拘急,口眼斜。本案选用桂枝加葛根汤合牵正散治疗。桂枝加葛根汤主以疏风散邪,其中桂枝善于温通经络,白芍善于养阴缓急舒筋;葛根主入阳明,生津舒筋,善于治疗外邪阻滞,经络拘急之症。配伍牵正散之白附子、全蝎疏风祛痰,通行经络。诸药合用,外散风邪,舒缓筋脉,祛痰通络。

偏头痛

丁某,女,37岁。1987年8月23日初诊。主诉:发作性头痛16年。此次发作三天。自21岁开始,经常有额角部及太阳穴处疼痛,或左或右,以左为著,甚则欲裂,牵引巅项,难以忍受。发作时面色苍白,额汗出,四末冷,并恶心呕吐,近年来发作频繁,月数次。自服索米痛片(去痛片)、麦角胺片等未效。曾颅脑CT检查,未见异常。经脑电图检查,报告左半球见较多量4~7次/分,60~100uVQ波,呈短簇活动,并见较多量2~3次/分,50uVQ波短簇散在活动,提示偏头痛,脑血流图报告左侧脑血管痉挛。体检:面色苍白,手指凉,心肺听诊阴性,腹平软,肝脾胁下来触及,神经系未有病理反射引出。苔白厚,脉弦。辨证:风痰阻络。治法:驱风祛痰,通络息痛。方药:天麻9克 钩藤 蝉表 僵蚕 地龙 法半夏各12克 白芍18克 葛根30克 甘草 炙白附 川芎 胆南星各6克 全蝎3克。服药三剂,头痛消失,继服息痛汤3剂,以巩固疗效。随访半年,偶有发作,自服原方即能止痛.(罗和古.2005.内科医案.北京:中国医学科技出版社)

〔按〕患者反复发作偏头痛已十余年,疼痛时牵引巅顶,舌苔白厚,脉弦,是肝风挟湿痰上扰清空,瘀滞经络所致。医者采用平熄肝风,燥湿化痰,通络止痛之法治疗,方中天麻、钩藤、蝉蜕平肝熄风,白芍柔肝缓急止痛,半夏、胆南星燥湿化痰,川芎活血祛风止痛,葛根生津舒筋。配伍牵正散加地龙以搜剔经络,疏风祛痰。本案医者将治疗中风面瘫之牵正散灵活应用于偏头痛,说明牵正散不仅治疗风中经络之口眼斜,凡风痰阻于经络之病证均可灵活加减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