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角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 拼音:XiNiuJiao
  • 别名:犀角、低密、乌犀角、香犀角
  • 出处:《药性本草》《全国中草药汇编》

概述

  1. 由于犀牛属于濒危保护物种,20世纪90年代起临床上以水牛角代替犀角
  2. 犀科动物印度犀Rhinoceros unicornis L.又名:独角犀、爪哇犀R. sondaicus Desmarest又名:小独角犀、苏门犀R. sumatrensis Cuvier又名:双角犀、黑犀R. bicornis L.及白犀R. simus Cottoni等,以角入药。
  3. 犀角片:取犀角劈咸瓣,置温水中浸泡,捞出,镑片,晒干。犀角粉:取犀角锉粉,研成极细粉末。

性味归经

苦、酸、咸,寒。入心、肝经。

功效主治

清热凉血,解毒定惊。

临床应用

温热病热盛火炽、壮热不退、神昏谵语、惊厥抽搐等症

犀角性寒,能清心热而定惊,常与黄芩黄连山栀牛黄冰片麝香等品制成丸药服用。

温热毒盛、身发斑疹,血热妄行的吐血、衄血等症

犀角又能清血分热,解热毒,故对热毒燔于血分,血热伤络,迫血妄行所致的吐衄、发斑等症,均有良好的作用,常与赤芍丹皮鲜生地等同用。如属气血两燔所致的高热神昏、发斑等症,本品又可与生石膏知母等同用。

清营血、解热毒

配以牛黄或羚羊角,则清心定惊;配鲜生地、赤芍、丹皮,则凉血止血、配大青叶玄参升麻等,则凉血化斑;配连翘竹叶卷心等,则清心解毒;配生石膏、知母玄参等,则凉血清热。

用量用法

煎服。6~15g,锉碎先煎。亦可锉末冲服,每次五分至一钱。外用磨汁涂。

使用注意

脾胃虚寒者不宜用。

  1. 《雷公炮炙论》:“妇人有妊勿服,能消治气。”
  2. 《本草经集注》:“松脂为之使。恶菌、雷丸。”
  3. 《本草纲目》:“升麻为之使。恶乌头、乌喙。”
  4. 《本草经疏》:“痘疮气虚无大热者不宜用;伤寒阴证发躁,不宜误用。”

鉴别用药

犀角、鲜生地都能清热凉血,鲜生地长于养阴生津,犀角则偏于解毒定惊。犀角主要用于清血分实热,与生石膏的清气分实热,也有所不同;但犀角与石膏相同,以治气血两燔,则功效甚好。

相同点 相同点内容
不同点 不同点内容
不同点内容

古籍摘要

  1. 《本草纲目》:“犀角,足阳明药也。胃为水谷之海,饮食药物必先受之,故犀角能解一切诸毒。五脏六腑皆禀气于胃,风邪热毒,必先干之,故犀角能疗诸血及惊狂斑痘之证。”
  2. 《本草经疏》:“犀角,今人用治吐血、衄血、下血,伤寒蓄血发狂谵语,发黄、发斑,疮疽稠密热极黑陷等证,皆取其入胃入心、散邪清热、凉血解毒之功耳。”
  3. 《本草正》:“犀角,性升而善散,故治伤寒热毒闭表,烦热昏闷而汗不得解者。磨尖搀入药中,取汗速如响应。仲景云:如无犀角,以升麻代之者,正以此两物俱入阳明,功皆升散,今人莫得其解。每致疑词,是但知犀角之解心热,而不知犀角之能升散,尤峻速于升麻也。倘中气虚弱,脉细无神,及痘疮血虚,真阴不足等证;凡畏汗,畏寒,畏散者,乃所当忌。或必不得已,宜兼补剂用之。”
  4. 《本经逢原》:“犀角,治吐血、衄血、大小便血,犀角地黄汤为专药。若患久气虚,又为切禁,以其能耗散血气也。痘疮之血热毒盛者,尤为必需;然在六、七日灌浆之时,又为切禁,以其能化脓为水也;而结痂后余毒痈肿,则又不忌;惟气虚毒盛之痘,切不可犯。”

现代研究

化学成分

  1. 主要成分为角蛋白。此外还含其他蛋白质、肽类及游离氨基酸、胍衍生物、甾醇类等。犀角角蛋白的组成氨基酸中,胱氨酸占8.7%,3种碱性氨基酸:组氨酸、赖氨酸、精氨酸。
  2. 其分子数比值为1:5:12,因此它与羊毛、牛角等相似,主要属于优角蛋白。近来在医疗上常用价廉的水牛角以代犀角,因此促进了对于两种角的成分研究。
  3. 简单地说,两种角都含胆甾醇,但犀角尚含微量的其他甾醇、碱性肽类的组成氨基酸,犀角有天冬氨酸,而水牛角没有。犀角所含胍类较水牛角为少。犀角煎液,执行纸上电泳,在阳极侧有比半胱氨酸略慢的茚三酮阳性点两个,经水解后,有半胱氨酸。又发现比半胱氨酸略慢的酸性氨基酸1种。犀角用热水抽提,可得2毫克/克的氨基酸,中含丝氨酸,甘氨酸等约20种酸。水煎液又含乙醇胺。

药理作用

  1. 对心血管的影响:犀角水煎剂对正常及衰弱的离体蟾蜍、兔心脏及蟾蜍在位心脏均有强心作用,犀角对犬、家兔的血压先上升,后下降,然后持续上升,此种血压的变化可能是由于心脏和血管的综合作用。对蟾蜍下肢灌流先表现短暂的收缩而后扩张。
  2. 解热作用:犀角与广角对大肠杆菌发热之家兔无解热作用,水牛角混悬剂及水牛角注射液对牛乳发热之家兔亦无明显解热作用。
  3. 其他作用:犀角及牛或羊角、猪蹄爪甲煎剂对离体兔肠有兴奋作用。对家兔白细胞总数在减少后急剧上升。在体内、体外对葡萄球菌均无抑制作用。
  4. 从离体心脏、肠管、兔血压、解热、血象、抑菌等实验的初步试验结果,有人认为牛羊角及猪蹄爪甲与犀角的作用基本相似。
  5. 犀角以生理盐水浸煮后,对离体蛙心在短暂的抑制后有兴奋作用(振幅增大,心率无明显改变);家兔静脉注射后血压上升,兔耳血管扩张,离体兔肠及子宫兴奋;对大肠杆菌发热之家兔,静脉注射可使体温降至正常;对兔眼有轻度扩瞳作用;小鼠静脉注射30%0.5毫升可出现痉挛、呼吸不整、眼球突出,5分钟内消失,以后呈睡眠状态达5~6小时。

临床研究

  1. “犀角解毒饮”加减游泳预防新生儿毒性红斑的发生的临床效果进行研究。选取2013年1月-2014年6月在万州区妇幼保健院2000例刚刚分娩的足月新生儿按照数学方法分为两组,观察组和对照组,每组1000例。每天对两组新生儿进行常规的护理,观察组在此基础上对新生儿进行“犀角解毒饮”加减游泳。观察比较两组新生儿的皮肤有无红斑发生,红斑的发生时间、程度、持续时间。结果:对照组的新生儿患毒性红斑的数量为400例,远比观察组新生儿患毒性红斑的50例要多,组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0.05)。结论:“犀角解毒饮”游泳对于预防新生儿的毒性红斑的发生具有显著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