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气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干地黄八两(240g) 薯蓣(即山药) 山茱萸各四两(各120g) 泽泻 茯苓 牡丹皮各三两(各90g) 桂枝 附子炮,各一两(各30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补肾助阳。

主治

肾阳不足证。腰痛脚软,身半以下常有冷感,少腹拘急,小便不利,或小便反多,入夜尤甚,阳痿早泄,舌淡而胖,脉虚弱,尺部沉细,以及痰饮,水肿,消渴,脚气,转胞等。

用法

  • 上为细末,炼蜜和丸,如梧桐子大,酒下十五丸(6g),日再服。

方解

本方为治疗肾阳虚弱之证的代表方剂。本方证皆由肾阳不足所致。腰为肾府,肾阳不足,故腰痛脚软、身半以下常有冷感、少腹拘急;肾阳虚弱,不能化气利水,水停于内,则小便不利、少腹拘急,甚或转胞;肾阳亏虚,水液直趋下焦,津不上承,故消渴、小便反多;肾主水,肾阳虚弱,气化失常,水液失调,留滞为患,可发为水肿、痰饮、脚气等。病症虽多,病机均为肾阳亏虚,所以异病同治,治宜补肾助阳为法,即王冰所谓:“益火之源,以消阴翳”之理。

  1. 方中附子大辛大热,为温阳诸药之首;桂枝辛甘而温,乃温通阳气要药;二药相合,补肾阳之虚,助气化之复,共为君药。
  2. 然肾为水火之脏,内寓元阴元阳,阴阳一方的偏衰必将导致阴损及阳或阳损及阴,而且肾阳虚一般病程较久,多可由肾阴虚发展而来,若单补阳而不顾阴,则阳无以附,无从发挥温升之能,正如张介宾说:“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则阳得阴助,而生化无穷”(《类经》卷14),故重用干地黄滋阴补肾;配伍山茱萸、山药补肝脾而益精血,共为臣药。君臣相伍,补肾填精,温肾助阳,不仅可藉阴中求阳而增补阳之力,而且阳药得阴药之柔润则温而不燥,阴药得阳药之温通则滋而不腻,二者相得益彰。
  3. 方中补阳之品药少量轻而滋阴之晶药多量重,可见其立方之旨,并非峻补元阳,乃在微微生火,鼓舞肾气,即取“少火生气”之义。正如柯琴所云:“此肾气丸纳桂、附于滋阴剂中十倍之一,意不在补火,而在微微生火,即生肾气也”(《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再以泽泻、茯苓利水渗湿,配桂枝又善温化痰饮;丹皮苦辛而寒,擅入血分,合桂枝则可调血分之滞,三药寓泻于补,俾邪去而补药得力,为制诸阴药可能助湿碍邪之虞。诸药合用,助阳之弱以化水,滋阴之虚以生气,使肾阳振奋,气化复常,则诸症自除。

由于本方功用主要在于温补肾气,且作丸内服,故名之“肾气丸”。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1. 一是补阳之中配伍滋阴之品,阴中求阳,使阳有所化;
  2. 二是少量补阳药与大队滋阴药为伍,旨在微微生火,少火生气。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补肾助阳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腰痛脚软,小便不利或反多,舌淡而胖,脉虚弱而尺部沉细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方中干地黄,现多用熟地;桂枝改用肉桂,如此效果更好;若夜尿多者,宜肾气丸加五味子;小便数多,色白体羸,为真阳亏虚,宜加补骨脂、鹿茸等,加强温阳之力;若用于阳痿,证属命门火衰者,酌加淫羊藿、补骨脂、巴戟天等以助壮阳起痿之力。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肾炎、糖尿病、醛固酮增多症、甲状腺功能低下、神经衰弱、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慢性支气管哮喘、更年期综合征等属肾阳不足者。

使用注意

若咽干口燥、舌红少苔属肾阴不足,虚火上炎者,不宜应用。此外,肾阳虚而小便正常者,为纯虚无邪,不宜使用本方。吴仪洛称:“此亦为虚中夹邪滞而设尔,若纯虚之证,而兼以渗利,未免减去药力,当用右归丸或右归饮。”(《成方切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水肿

汪舜赓翁令嫒水肿,色白肤嫩,肾气不充,数月病魔,脾元又困,诸医调治,病势日增,请求其本而论治焉。经言诸湿肿满,皆属于脾。曩服五苓、五皮,非无所据,但肾为胃关,关门不利,故聚水而从其类。仲师主用肾气丸,即此意也。若谓童年精气未泄,补之不宜,然治标不应,理应求本,所谓有者求之,无者求之是已。夫水流湿,火就燥,二阳结,谓之消。三阴结,谓之水。消者患其有火,水者患其无火。且水病虽出三阴,而其权尤重于肾。肾居水脏而火寓焉,此火者,真火也,天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水不能有生。即膀胱津液藏焉,亦必由命门气化而出。华元化曰:肾气壮则水还于肾,肾气虚则水散于皮。前服肾气丸颇应,日来饮食不节,病复再投不效。考诸《己任编》云:此病单用肾气丸不效,单用补中益气汤亦不效,须用补中益气汤,吞金匮肾气丸。谨宗其旨。(《程杏轩医案》辑录,2004.中华医典(第三版).长沙:湖南电子音像出版社)

〔按〕水肿而服健脾利水之五苓、五皮,病势何以日增?盖因其水泛之本缘于肾气失充,虚损未复则水泛益甚。“治标不应,理应求本”,故予肾气丸温补肾中阳气,令命门气化复常,则水自消矣。后因饮食不节又损脾气,再配合补中益气汤以实脾助运,先后天并调,而收全功。

痞结泄泻

一人坐立久则手足麻木,虽夏月亦足寒如冰,复因醉睡觉而饮水复睡,遂觉右腹痞结,摩之则腹间沥漉有声,得热摩则气泄而止,饮食稍多则作痛泄,此非脾胃病,乃命门火衰不能生土,虚寒使之然也,服八味丸而愈。(明·薛己撰.1985.内科摘要卷上.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肾阳虚衰,火不暖土,脾失健运,致成腹胀痛泄。肾气丸不仅温补肾中阳气,且兼补脾助运,渗湿止泻之功,故获满意疗效。

腰胯痛

某男,72岁。一月前自感右腰胯疼痛,不向下肢放射,遇冷加重,与走路无关。舌体胖,苔薄白,脉沉滑。腰胯弛痛为少阴里证,肾阳虚不能化水所致,故用金匮肾气丸改汤治疗。生地24克 山药 山茱萸各12克 泽泻10克 茯苓 丹皮各9克 附子 桂枝各3克。水煎分2次服。药服3剂后,腰胯疼痛消失,服完5剂,腰部感到轻松,精神也有好转,故停诊观察。(权依经.1981.古方新用.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按〕患者年事已高,出现腰胯疼痛,遇冷加重,舌胖苔薄白,脉沉滑等症,乃肾阳虚弱,腰府失温所致,故予肾气丸温肾助阳而愈。

反胃

曾治富商汤名扬,自谓体旺,酒色无度,行年四十,饮食渐减,形神尫羸,或教以每早进牛乳酒,初食似可,久之朝食至暮,酒乳结成羊屎形,一一吐去,其大小便日夜不过数滴,全无渣滓下行,卧床不起,告急请诊。按之两尺脉微如丝,右关弦紧,乍有乍无,两寸与左关洪大而散。余曰:足下之恙,乃本实先拨,先天之阴虚宜补水,先天之阳虚宜补火,水火既济,庶可得生。乃用熟地一两 山茱 山药各四钱 茯苓 泽泻 丹皮 肉桂 附手各三钱,煎服一剂,明早令进牛乳酒,至幕则下行,而不上吐矣,连服十剂,饮食渐进。遂从前方药料为丸,日服二次,嘱戒酒色,半载而康。(清·齐秉慧撰.1997.齐氏医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本案之反胃缘于酒色过度,以致肾之阴阳俱损,予肾气丸治疗而效。处方增熟地之量,且以肉桂易桂枝,肉桂与附子用量又三倍于原方,使“少火生气”之剂变为阴阳并补之方。

消渴(糖尿病)

某男,52岁,2003年7月6日初诊。患糖尿病2年,多饮多尿,体倦乏力,日益消瘦,服降糖药及控制食量好转。近2个月来,体倦乏力加重,腰膝较软,小便频数,混浊如膏,面色黧黑,舌质淡,苔薄白,尺脉沉细。查:空腹血糖8. 1mmol/L,餐后血糖为13.5mmol/L。辨证为下消之肾气不足证。以肾气丸治之,处方:热地黄25克 山茱萸12克 山药12克 枸杞子12克 茯苓9克 泽泻9克 肉桂6克 附子5克。每日1剂,水煎,早晚分服,10天为1疗程。嘱控制食量,停服西药。2个疗程后,诸证明显改善。改服金匮肾气丸,每服8克,日服2次。2个月后复查血糖、尿糖,均正常。[芮建宏.2006.金匮肾气丸加减临床运用举隅.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1):84]

〔按〕本案所见诸症,皆由肾气不足而致:肾虚膀胱失约则多尿或尿频,小便混浊,体倦乏力;膀胱气化失司,津不上承故多饮。至于腰膝酸软、舌淡,尺脉沉细等均为肾之阳气虚衰的表现。故治予肾气丸阴中求阳,少火生气而效。减丹皮者,意在不欲其过于寒凉;加枸杞子者,乃助是方补益肝肾之力;处方改用熟地、肉桂,且桂、附之量加至原方二倍,旨在增强该方补肾助阳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