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苓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妇人良方》

组成

猪苓十八铢去皮(9克) 泽泻一两六铢(15克) 白术十八铢(9克) 茯苓十八铢(9克) 桂枝半两去皮(6克) 苍术四两(120克) 厚朴三两(90克) 陈皮二两(60克) 甘草二两炙(60克)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健脾燥湿,化气利水。

主治

停饮挟食,脾胃损伤,腹痛吐泻,小便短少

用法

  • 原方每服五七钱,用姜、枣水煎,空心服。

方解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运用

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浮肿

秦某,女,49岁,工人。初诊:1975年6月21日。全身浮肿已8~9年,腹胀食后更甚,身重无力,大便溏,小便甚多,每逢夏季加甚,冬日较舒。曾经中西医治疗,均未见效。舌质淡,苔灰厚腻,脉濡细。由于脾虚湿重,气机运行失常,充满于肌肤,因而发生浮肿。治以健脾燥湿为主,用胃苓汤加减。苍白术(各)9克川朴4.5克茯苓12克 炙甘草4.5克 桂枝4.5克 木防已12克 赤芍12克 槟榔4.5克 焦神曲12克,14剂。

二诊:7月5日。腹胀浮肿已减,舌苔厚腻微黄,前方加藿香、佩兰各9克。7剂。

三诊:8月2日。服药时断时续,病情尚不稳定,苔薄黄,脉濡细,仍守原法。前方去川朴。14剂。

四诊:8月30日。浮肿基本退尽,略有轻度腹胀。精神已振,纳食有时欠香,舌苔薄腻中黄,脉濡细已较有力。余湿未清,脾胃功能渐复,从初诊以来,单服中药治疗,病情已趋稳定。仍拟前法加减。初诊方去槟榔,加陈皮9克。(杨菁华.1999.黄文东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该患者浮肿已长达8~9年,病久伤正,脾气必虚,脾土不足,制水失职,则水湿更盛,故浮肿日久不退,夏季雨水偏多,湿气偏盛,脾喜燥恶湿,湿气偏盛则脾易为湿困,故浮肿以夏季为甚;脾气不足,气血生化乏源,则乏力、舌淡、脉;脾土亏虚,清阳不升,水谷下趋大肠,则大便稀溏;脾虚及肾,气化失常,则小便反多;又脾处中州,为气机升降之枢纽,脾虚气机运行失常,故而腹胀;食后食壅气机,故腹胀以食后为甚;身重、舌苔厚腻,皆为水湿内盛之象。辨证总属本虚标实,治疗以健脾助运,理气化湿为主,方用胃苓汤加减。苍术、白术、川朴、炙甘草健脾理气,燥湿助运;桂枝通阳化气;木防己利水消肿;槟榔理气消胀;赤芍化瘀利水;焦神曲开胃和中。二诊因苔腻未化,加藿香、佩兰芳香化湿。三诊时浮肿减轻,舌苔薄黄,乃湿郁化热之趋,故去温燥之川朴,不必再用清泄之品,湿去则热郁亦可泄。四诊时浮肿基本退尽,腹胀亦明显减轻,故去槟榔,加陈皮理气和中,巩固疗效。该案例乃脾虚不运与水湿内停兼挟之证,本虚标实,而以标实为主。治疗重在健脾燥湿,浮肿退后还应进一步补气健脾以固其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