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全生指迷方》录自《是斋百一选方》

组成

茯苓一两(6克) 枳壳麸炒,去瓤半两(3克)半夏二两(9克)风化朴硝一分(3克)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燥湿行气,软坚化痰。

主治

痰伏中脘,流于经络。两臂疼痛,手不能上举,或左右时复转移,或两手麻木,或四肢浮肿,舌苔白腻,脉沉细或弦滑等。

用法

  • 为末,生姜自然汁煮糊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6克),以生姜汤送下
  • 现代用法:为末,姜汁糊丸,每服6克,姜汤或温开水送下

方解

本方所治两臂疼痛,或四肢浮肿之证,乃痰停中脘,“滞于肠胃,流于经络”(《徐大椿医书全集·杂病证治》卷2)所致。治当燥湿行气,软坚化痰。方以半夏燥湿化痰为君,以茯苓健脾渗湿化痰为臣,两者合用,既消已成之痰,又杜生痰之源。佐以枳壳理气宽中,使痰随气行,气顺则痰消;风化朴硝软坚润燥,使结滞之伏痰消解而下泄。用生姜汁煮糊为丸,非但取其制半夏之毒,且可化痰散饮。诸药合用,共奏燥湿化痰之功,且作用较强,对其痰停中脘之证,用此方消痰润下,确有“潜消默运”之效。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运用

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失眠

某女,38岁。自诉夜不能寐半月余,服西药安定等罔效,近日加重,一夜只睡2~3小时,症见口干口苦,五心烦热,溲赤便干,胸腹满闷,不能进食,食入即吐。患者形体丰腴,语声高亢,舌质红,苔黄腻,脉滑数。先用清化痰热之温胆汤,服后不效,改为茯苓丸加减:茯苓15克 枳壳12克 半夏9克 芒硝9克 竹茹12克 黄芩12克 石菖蒲12克 炒枣仁12克 泽泻9克 生姜3片。进2剂后,睡眠较前好转(一夜可睡4~5小时),效不更方,继进3剂而愈。[戴振生.1984.指迷茯苓丸的临床运用体会.河北中医,(4):47]

〔按〕此人素体丰腴,多痰多饮,停于胸膈中脘,久而化热,痰热积于中脘,上扰心神,故不能眠。服温胆汤不效者,病重药轻故也。取茯苓、半夏祛中脘之痰,用黄芩、竹茹清化痰热;尤以芒硝散结化痰,泻火通便,使药力大增;石菖蒲开心窍,炒枣仁养心安神。邪去正安,气道畅通,心神得安矣。

梅核气

某女,36岁。咽嗌不适,如物堵塞,咯之不出,咽之不下,病已半年。经耳鼻喉科检查无异常.查患者咽喉不红不肿,无赘生物。脉滑,苔白,诊断为“梅核气”。方投茯苓丸。患者服药10剂后病瘥。[孙会文.1984.指迷茯苓丸治验举隅.四川中医,(4):48]

〔按〕本案病机为痰滞气郁,结于咽喉。茯苓丸中法半夏和生姜燥湿化痰;茯苓淡渗利湿;湿去则痰化;枳壳疏理气滞,气顺则痰除;芒硝润下软坚,润下则痰降,软坚则痰消。故用于痰滞气郁之梅核气甚为合拍。

肢体痹痛

某女,43岁。患者肢体肌肉内针刺样游走灼热痛已70余天。缘由迁怒起病致胃脘疼痛大作,次日胃痛止,肢体疼痛灼热走注,手不可近。逐日加剧,步履艰难,甚则卒暴昏厥,其状目瞪上视,口呆不语,四肢拘急,项强,不呕,经治无效来诊。症见面色萎黄,肢体痛楚、重着难忍,舌质暗红,苔薄黄,脉沉细。诊为痰气郁结,痰浊滞留肌肤。处方:风化硝 茯苓各15克 法半夏 枳实各9克 石菖蒲1.5克 郁金4.5克 海蛤壳12克。服药3剂后,肢体肌肉刺痛灼热大减,10剂后肢体疼痛消失,诸症悉除。[许明悌.1984.茯苓丸治验案.新中医,(9):16]

〔按〕此例肢体痹痛乃因郁怒伤肝,令脾气不运。脾滞则气不得行,故胃脘疼痛大作;脾滞水津不布,聚为痰湿,“诸痉项强,皆属于湿”。肢体拘急项强系痰湿阻于经络隧道之中的表现。痰随气动,故时卒暴昏仆,目瞪口呆,重用风化硝通其腑以折其逆,加海蛤壳清肺金以疏通水道,痰浊得除,气机通畅,则结聚可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