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中益气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BuZhongYiQiTang
  • 出处:《内外伤辨惑论》

组成

黄芪病甚、劳役热甚者,一钱(18g)、炙甘草,各五分(9g)、人参去芦,三分(6g)、当归酒焙干或晒干,二分(3g)、橘皮不去白,二分或三分(6g)、升麻二分或三分(6g)、柴胡二分或三分(6g)、白术三分(9g)

方歌

方歌一
补中益气芪术陈,
升柴参草当归身。
虚劳内伤功独擅,
亦治阳虚外感因。

功效

补中益气,升阳举陷。

主治

脾虚气陷证

饮食减少,体倦肢软,少气懒言,面色萎黄,大便稀溏,舌淡脉虚;以及脱肛,子宫脱垂,久泻久痢,崩漏等。

气虚发热证

身热自汗,渴喜热饮,气短乏力,舌淡,脉虚大无力。

用法

  • 上口父咀,都作一服,水二盏,煎至一盏,去滓,食远稍热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或作丸剂,每服10—15g,日2-3次,温开水或姜汤下

方解

本方治证系因饮食劳倦,损伤脾胃,以致脾胃气虚、清阳下陷所致。脾胃为营卫气血生化之源,脾胃气虚,纳运乏力,故饮食减少、少气懒言、大便稀薄;脾主升清,脾虚则清阳不升,中气下陷,故见脱肛、子宫下垂等;清阳陷于下焦,郁遏不达则发热,因非实火,故其热不甚,病程较长。时发时止、手心热甚于手背,与外感发热之热甚不休、手背热甚于手心者不同。气虚腠理不固,阴液外泄则自汗。治宜补益脾胃中气,升阳举陷。

  1. 方中重用黄芪,味甘微温,入脾、肺经,补中益气,升阳固表,为君药。
  2. 配伍人参、炙甘草、白术补气健脾为臣,与黄芪合用,以增强其补益中气之功。
  3. 血为气之母,气虚时久,营血亦亏,故用当归养血和营,协人参、黄芪以补气养血;陈皮理气和胃,使诸药补而不滞,共为佐药。
  4. 并以少量升麻、柴胡升阳举陷,协助君药以升提下陷之中气,《本草纲目》谓:“升麻引阳明清气上升,柴胡引少阳清气上行,此乃禀赋虚弱,元气虚馁,及劳役饥饱,生冷内伤,脾胃引经最要药也”,共为佐使。
  5. 炙甘草调和诸药,亦为使药。

诸药合用,使气虚得补,气陷得升则诸症自愈。气虚发热者,亦借甘温益气而除之。

关于用本方治疗气虚发热的理论依据,李东垣说:“是热也,非表伤寒邪皮毛间发热也,乃肾间脾胃下流之湿气闷塞其下,致阴火上冲,作蒸蒸燥热。”又说:“既脾胃虚衰,元气不足,而心火独盛。心火者,阴火也,起于下焦,其系系于心,心不主令,相火代之;相火,下焦包络之火,元气之贼也。火与元气不两立,一胜则一负。”(《内外伤辨惑论》卷中)可见这种发热在李东垣看来,就是“阴火”。其实质主要是脾胃元气虚馁,升降失常,清阳下陷,脾湿下流,下焦阳气郁而生热上冲,加之化源不足,“中焦取汁”不足以化赤生血,则心血不足以养心而致心火独亢而出现的热象。治疗这种发热, “惟当以甘温之剂,补其中,升其阳,甘寒以泻其火则愈。”“盖温能除大热,大忌苦寒之药泻胃土耳!今立补中益气汤。” (《内外伤辨惑论》)综上李氏创立“温能除大热”的理论,对区别外感与内伤发热的辨证、病机、治则、治法以及使用的宜忌等均有阐发,对深入理解本方意义和指导临床运用均有裨益。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补气升阳,甘温除热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体倦乏力,少气懒言,面色萎黄,脉虚软无力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1. 若兼腹中痛者,加白芍以柔肝止痛;
  2. 头痛者,加蔓荆子、川芎;
  3. 头顶痛者,加藁本、细辛以疏风止痛;
  4. 咳嗽者,加五味子、麦冬以敛肺止咳;
  5. 兼气滞者,加木香、枳壳以理气解郁。
  6. 本方亦可用于虚人感冒,加苏叶少许以增辛散之力。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内脏下垂、久泻、久痢、脱肛重症肌无力乳糜尿慢性肝炎等;妇科之子宫脱垂、妊娠及产后癃闭胎动不安月经过多;眼科之眼睑下垂、麻痹性斜视等属脾胃气虚或中气下陷者。

使用注意

阴虚发热及内热炽盛者忌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头痛

某患头痛累月,苦不可忍,成用散风清火之剂。诊其脉浮虚不鼓,语言懒怯,肢体恶寒。此劳倦伤中,清阳之气不升,浊阴之气不降,故汗之反虚其表,清之益伤其中,其恶寒乃气虚,不能上荣而外固也,与补中益气汤升清降浊,加蔓剂为使,令至高巅,一剂知,二剂已。(清·魏之琇.续名医类案卷22.录自鲁兆麟等.1996.二续名医类案.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头痛病因有外感、内伤之别,病机有正虚、邪实之异。本案久患头痛,且伴体倦语怯,畏寒脉虚,当由气虚清阳不升,清窍失养而致。前医屡投散风清火之剂,升散益耗其气,苦寒愈伤其中,以致患者苦不可忍。故改投补中益气汤加蔓剂子以补气升阳,使清阳上升,清窍得以濡养,则累月之疾应手而愈。蔓剂子辛苦微寒,轻浮上行,加入补中益气汤中,既助升麻、柴胡升阳举陷之力,又有清利头目之长,东垣治疗此证曾力荐之,在补中益气汤方后加减法中明示:“头痛,加蔓荆子三分,痛甚,加川芎五分。”

内伤发热

上湖吕氏子,年三十余,九月间因劳倦发热,医作外感治,用小柴胡、黄连解毒汤、白虎等汤,反加痰气上壅,狂言不识人,目赤上视,身热如火,众医技穷。八日后召余诊视,六脉数疾七八至,又三部豁大无力,左略弦而芤。予曰:此病先因中气不足,又内伤寒凉之物,致内虚发热,因与苦寒药太多,为阴盛格阳之证,幸元气稍充,未死耳,以补中益气汤,加制附子二钱、干姜一钱,又加大枣、生姜煎服。众医笑曰:此促其死也。黄昏时服1剂,痰气遂平而熟寐。伊父报曰;自病不寐,今安卧,鼾声如平时。至半夜方醒,始识人,而诸病皆减。又如前再与1剂,至天明时,得微汗气和而愈。(明·虞抟.1965.医学正传卷2.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劳倦发热,乃中虚气馁,清阳下陷,阴火上冲而起,前医却误为外感实热而屡投寒凉之剂,致中气愈损,虚阳浮越,反见目赤狂言,身热如火。证似实火内炽,然从六脉数疾,按之无力而芤测知由中虚气陷,阴盛格阳使然,所谓“至虚有盛候”是也。即如李杲所云:“内伤不足之病,苟误认作外感有余之病而反泻之,则虚其虚也”(《脾胃论》)。治疗之法,东垣亦有明训:“内伤不足之病,……惟当以甘温之剂,补其中,升其阳,……盖温能除大热,大忌苦寒之药泻胃土耳”(《内外伤辨惑论》)。予补中益气汤加辛热之姜、附,即补中益气汤与四逆汤合法,益气升清,补中回阳,甘温以除大热,〓清阳得升,浮阳内敛,则虚热自退。气虚发热之辨证要点,其热多发于昼而伴自汗,病程较久,时作时休,时重时轻,手心热甚于手背,且劳则加重,脉虚大无力,李杲谓之“阴火”。与外感发热,热甚不休,手背热甚于手心,脉数而有力者不同,与阴虚发热之夜热盗汗者亦有区别。

脱肛

农民徐早发之幼子,4岁,于1970年冬某日,大便后脱肛于外达二寸,无法上收。徐妻急携幼子前采求治,望其舌质淡苔薄白,知其为更衣之时,努挣太甚,气虚下陷所致。亟宜益气升提,投补中益气汤原方。服药三剂,其肛即收。随访至1974年夏,脱肛之证未见复发。(连建伟.2005.方剂学.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稚子年幼,元气未充,大便努责而致脱肛,诊其舌淡苔薄白,而判为气虚下陷,升举无力之证。故予补中益气汤益气补中,升阳举陷,药服3剂,即收全功。

尿浊(乳糜尿)

黄某,男,34岁。患乳糜尿病1年,稍疲劳或食油脂后即发作,形体消瘦,精神不振,舌苔薄白,脉细软。乙醚试验阳性。病由脾虚气陷,清浊泌别失常,脂液下流。治拟补中益气。药用:党参 淮山药各12克 当归 白术各10克 黄芪15克 陈皮6克 升麻4克 柴胡 炙甘草各3克。上药共服30余剂,尿浊转清,活动及食油脂亦无影响,小便乙醚试验:三次均为阴性。[周仲瑛.2006.补中益气汤临床新用.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30(2):156~157转162]

〔按〕本案由脾虚气陷,清浊泌别失常,精微下泄,致成尿浊。证侯较为单纯,故予补中益气汤益气升阳即效。若兼有湿热,还当补中寓清,通补兼施;若久病脾虚及肾,肾失固摄,又当脾肾同治,补肾固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