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母瓜蒌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医学心悟》

组成

贝母一钱五分(4.5g) 瓜蒌一钱(3g) 花粉 茯苓 橘红 桔梗各八分(各2.5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主治

燥痰咳嗽

咳嗽呛急,咯痰不爽,涩而难出,咽喉干燥哽痛,苔白而干。

用法

  • 水煎服。

方解

本方证多由燥热伤肺,灼津成痰所致。燥痰不化,清肃无权,以致肺气上逆,咳嗽呛急;“燥胜则干”(《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燥伤津液,故咯痰不爽、涩而难出、咽喉干燥哽痛;苔白而干为燥痰之佐证。治宜润肺清热,理气化痰。方中贝母苦甘微寒,润肺清热,化痰止咳;瓜蒌甘寒微苦,清肺润燥,开结涤痰,与贝母相须为用,是为润肺清热化痰的常用组合,共为君药。臣以天花粉,既清降肺热,又生津润燥,可助君药之力。痰因湿聚,湿自脾来,痰又易阻滞气机,无论湿痰抑或燥痰,皆须配伍橘红理气化痰、茯苓健脾渗湿,此乃祛痰剂配伍通则,但橘红温燥、茯苓渗利,故用量颇轻,少佐贝母、瓜蒌、花粉于寒性药中,则可去性存用,并能加强脾运,输津以润肺燥。桔梗宣肺化痰,且引诸药入肺经,为佐使药。全方清润宣化并用,肺脾同调,而以润肺化痰为主,且润肺而不留痰,化痰又不伤津,如此则肺得清润而燥痰白化,宣降有权而咳逆自平。 本方与清燥救肺汤、麦门冬汤同治燥咳,但主治病机不尽相同,因而立法、用药亦随之而异。本方证为燥热伤肺,灼津为痰所致,故方中以贝母、瓜蒌为主,旨在润燥化痰,主治燥痰咳嗽、痰稠难咯;清燥救肺汤证为新感温燥,耗气伤阴,故方中以桑叶宣肺,配伍石膏清热、麦冬润燥、人参益气,旨在清宣燥热,主治温燥伤肺、身热头痛、干咳少痰、口渴等;麦门冬汤证为肺胃阴虚,气火上逆,故方中以大量麦冬配伍半夏、人参,旨在滋阴润肺,降逆下气,主治虚热肺痿、咳唾涎沫等。 《医学心悟》卷3类中风篇另有一贝母瓜蒌散,较本方少花粉、茯苓、桔梗,多胆南星、黄芩、黄连、黑山栀、甘草,主治痰火壅肺的类中风证,其证虽亦卒然昏倒、喉中痰鸣,但无斜偏废之候。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燥痰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咳嗽呛急,咯痰难出,咽喉干燥,苔白而干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如兼感风邪,咽痒而咳,微恶风者,可加桑叶、杏仁、蝉蜕、牛蒡子等宣肺散邪;燥热较甚,咽喉干涩哽痛明显者,可加麦冬、玄参、生石膏等清燥润肺;声音嘶哑、痰中带血者,可去橘红,加南沙参、阿胶、白及等养阴清肺,化痰止血。

现代运用

本方可用于肺结核、肺炎等属燥痰证者。

使用注意

对于肺肾阴虚,虚火上炎之咳嗽,则非所宜。

古籍摘要

  1. 《医学心悟》卷3:“燥痰涩而难出,多生于肺,肺燥则润之,贝母瓜蒌散。”
  2. 冉先德《历代名医良方注释》: “燥痰之证,多由肺阴不足、虚火灼津而成。方以贝母清热润肺,止咳化痰为君;瓜蒌、花粉清热涤痰而润燥为臣;茯苓、橘红健脾理气以祛痰为佐;桔梗载诸药入肺,宣肺利气为使。共奏清热润燥,理气化痰之功,使肺阴得润而燥痰可除,清肃有权则咳逆可止。”

临床报道

= == 案例

咳嗽 === 姜某,女,3岁。1984年秋末,患儿恶寒发热,咳嗽少痰,咽痛口干,舌淡红苔花剥,脉细数。先投桑杏汤二剂,表证得解,但仍咳嗽,咯痰不爽,咽中有痰声。肺燥有痰,治宜润肺清热,化痰止咳,改用贝母瓜篓散加味。方用:川贝母5克瓜蒌皮3克 天花粉3克 茯苓3克 橘红3克 桔梗3克 北沙参5克 麦冬5克 玉竹5克。服药三剂,病遂告愈。(连建伟.1987.历代名方精编.浙江: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患儿感邪后,恶寒发热,咳嗽少痰,咽痛口干,舌淡红苔花剥,脉细数。是风热犯肺,肺失宣肃。治宜清热宣肺,投用桑杏汤二剂,表证得解,但咳嗽仍在,咯痰不爽,咽中有痰声。此系肺燥有痰,治宜润肺清热,化痰止咳。以贝母瓜蒌散加味治之。方中贝母、瓜蒌清热化痰,润肺止咳为主药,辅以天花粉、北沙参、麦冬、玉竹生津养阴润燥,桔梗宣肺利咽,橘红、茯苓顺气化痰,合为佐使。服药三剂,病遂告愈。

燥咳

柳某,女,35岁,杭州电子管厂工人。1987年10月30日诊:咳嗽已半月,干咳无痰,咽燥,胸痛,脉涩,舌苔薄腻,质偏红。此属时令燥咳,用贝母瓜篓散法。以其患腰痛日久,加入补肾之品,使金水相生,上燥亦可好转。处方:川贝(研、吞)6克 瓜蒌皮12克 天花粉12克 桔梗5克 生甘草3克 化橘红6克 茯苓12克南沙参10克 杏仁10克 当归6克 六味地黄丸(包煎)15克。至同年12月4日,患者来谓服此方6剂咳愈。(连建伟.2004.连建伟中医文集,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患者于秋季患燥咳,故用贝母瓜萎散润燥清肺,化痰止咳,以其有久病肾虚之本,故合六味地黄丸补肾养阴,加当归者,《本经》谓其“主咳逆上气。”取其滋养阴血,润燥止咳也。

结核性胸膜炎

万某,男,14岁,学生,1996年11月3日入院,主诉咳嗽痰稠、胸痛1月余,伴气逆,夜间不能平卧,午后潮热,纳呆,神疲,面色少华,大便结,小便黄,舌质红、苔腻,脉滑数。胸片提示胸腔积液,行胸腔穿刺活检提示结核性胸膜炎,因惧怕抽胸水,要求中药治疗。中医辨证属脾虚湿阻,痰热壅肺,治宜清热化痰,健脾利湿,方用瓜篓仁12克 杏仁10克 川贝10克 百部10克 延胡索10克 白芍10克 云苓15克功劳叶15克 紫菀10克 法夏10克 猪苓10克 郁金10克 泽泻10克 桔梗10克。每日1剂,服药7剂后,患者咳嗽、胸痛缓解,气逆明显好转,夜间能平卧入睡。守原方续服7剂,患者咳嗽消失,胸痛、气逆明显好转,纳食增加。查体:左下肺闻及少许湿〓音,叩诊为清音,胸片提示胸腔积液消失。[李健.2001.中医治疗结核性胸膜炎11例临床体会.江西中医药,(6):66]

〔按〕结核性胸膜炎,多属本虚标实之证,病位在肺、脾、肾三脏。治疗上,当以补虚为主,参以杀虫,正如《医学正传·劳极》所云,“一则杀其虫以绝其根本,一则补其虚以复其真元”。只有这样,才能取得满意的临床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