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肝熄风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医学衷中参西录》

组成

怀牛膝 一两(30g)、生赭石 一两(30g),轧细、生龙骨 五钱(15g),捣碎、生牡蛎 五钱(15g),捣碎、生龟板五钱(15g),捣碎、生杭芍五钱(15g)、玄参五钱(15g)、天冬五钱(15g)、川楝子二钱(6g),捣碎、生麦芽二钱(6g)、茵陈二钱(6g)、甘草钱半(4.5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镇肝熄风,滋阴潜阳。

主治

类中风。头目眩晕,目胀耳鸣,脑部热痛,面色如醉,心中烦热,或时常噫气,或肢体渐觉不利,口眼渐形喁斜;甚或眩晕颠仆,昏不知人,移时始醒,或醒后不能复元,脉弦长有力。

用法

  • 水煎服。

方解

本方为治疗类中风的常用方剂。本方所治之类中风,张氏称之为内中风。其病机为肝肾阴虚,肝阳化风所致。肝为风木之脏,体阴而用阳,肝肾阴虚,肝阳偏亢,阳亢化风,风阳上扰,故见头目眩晕、目胀耳鸣、脑部热痛、面红如醉;肾水不能上济心火,心肝火盛,则心中烦热;肝阳偏亢,气血随之逆乱,遂致卒中。轻则风中经络,肢体渐觉不利,口眼渐形喁斜;重则风中脏腑,眩晕颠仆,不知人事等,即《素问·调经论》所谓“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反则生,不反则死。”本证以肝肾阴虚为本,肝阳上亢,气血逆乱为标,但以标实为主。治以镇肝熄风为主,佐以滋养肝肾。方中怀牛膝归肝肾经,入血分,性善下行,故重用以引血下行,并有补益肝肾之效为君。代赭石之质重沉降,镇肝降逆,合牛膝以引气血下行,急治其标;龙骨、牡蛎、龟板、白芍益阴潜阳,镇肝熄风,共为臣药。玄参、天冬下走肾经,滋阴清热,合龟板、白芍滋水以涵木,滋阴以柔肝;肝为刚脏,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过用重镇之晶,势必影响其条达之性,故又以茵陈、川楝子、生麦芽清泄肝热,疏肝理气,以遂其性,以上俱为佐药。甘草调和诸药,合生麦芽能和胃安中,以防金石、介类药物碍胃为使。全方重用潜镇诸药,配伍滋阴、疏肝之品,共成标本兼治,而以治标为主的良方。

方中茵陈,张锡纯谓“茵陈为青蒿之嫩者”。为此,后世医家有的改用青蒿,有的仍用茵陈。从该书“茵陈解”及有关医案分析,当以茵陈为是。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类中风之常用方。无论是中风之前,还是中风之时,抑或中风之后,皆可运用。临床应用以头目眩晕,脑部热痛,面色如醉,脉弦长有力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心中烦热甚者,加石膏、栀子以清热除烦;痰多者,加胆南星、竹沥水以清热化痰;尺脉重按虚者,加熟地黄、山茱萸以补肝肾;中风后遗有半身不遂、口眼喁斜等不能复元者,可加桃仁、红花、丹参、地龙等活血通络。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高血压、脑血栓形成、脑溢血、血管神经性头痛等属于肝肾阴虚,肝风内动者。

使用注意

若属气虚血瘀之风,则不宜使用本方。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肝阳上亢

刘某,丁卵来津后,其脑中常觉发热,时或眩晕,心中烦躁不宁,脉象弦长有力,左右皆然,知系脑充血证。盖其愤激填胸,焦思积虑者已久,是以有斯证也。为其脑中觉热,俾用绿豆实于囊中作枕,为外治之法。又治以镇肝熄风汤,于方中加地黄一两,连服数剂,脑中已不觉热。遂去川楝子,又将生地黄改用六钱,服过旬日,脉象和平,心中亦不烦躁,遂将药停服。(河北新医大学《医学衷中参西录》修订小组.1957.医学衷中参西录.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

〔按〕患者平日愤激填胸,焦思积虑,肝肾阴血暗耗。又因移居异地,环境变迁,致使水不涵木,肝阳僭逆,上扰清窍,内风已有旋动之势,故脑中发热,时或眩晕,脉弦长有力。《素问·至真要大论》云:“诸风掉眩,皆属于肝”。《类证治裁·卷之三·肝气》云:“肝主藏血,血燥则肝急……凡肝阳有余,必须介类以潜之,柔静以摄之……务清其营络之热,则升者服已”。本案使用镇肝熄风汤,主以介类药物潜降肝阳,兼以柔静药物滋补阴精,标本同治,以镇潜熄风为主,方中加用生地黄,入肝经,清热凉血,“清其营络之热”。外用绿豆做枕,清热下气,内病外治。服药后病情缓解,脑中热感消失,肝阳肝热得到控制,故去苦寒之川楝子,并减生地黄用量,以防寒凉太过伤及胃气。

头痛

天津于氏所娶新妇,过门旬余,忽然头疼。医者疑其受风,投以发表之剂,其疼陡剧,号呼不止。延愚为之诊视,其脉弦硬而长,左部尤其,知其肝胆之火上冲过甚也。遂投以镇肝熄风汤,加龙胆草三钱,以泻其肝胆之火,一剂病愈强半,又服两剂,头已不疼,而脉象仍然有力。遂去龙胆草,加生地黄六钱,又服数剂,脉象如常,遂将药停服。(河北新医大学《医学衷中参西录》修订小组.1957.医学衷中参西录.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

〔按〕本案以头痛为主症。女子本为阴柔之体,阴血易亏,阳气易亢。患者新婚紧张焦虑,肝火内郁,阳气亢盛,肝阳肝火冲逆于上,骤发头痛。此头痛非外感,误用辛散发表药物助长阳热,故服药之后头痛陡然加剧。张氏使用镇肝熄风汤加龙胆草治疗,镇潜肝阳,清泄肝火,兼补阴血。因方证相符,服药三剂后头痛解除,但患者脉象依然有力,说明肝经阳热并未完全平静,恐其复发,故继续使用前方,并减龙胆草以防苦寒太过,加用生地黄滋阴清热。服药数剂,脉象转至正常方才停药,提示临证治疗脉证兼参的重要性。

中风

在沧州治一人,六十四岁,因事心中懊〓,于旬日前即觉头痛,不以为意。一日晨起,忽仆于地,状若昏厥,移时苏醒,左手足遂不能动,且觉头疼甚剧。医者投以清火通络之剂,兼法王勋臣补阳还五汤之义,加生黄芪数钱,服后更觉脑中疼如锥刺,难忍须臾,求为诊视,其脉左部弦长,右部洪长,皆重按甚实。询其心中,恒觉发热。其家人谓其素性嗜酒,近因心中懊〓,益以烧酒浇愁,饥时恒以酒当饭……遂为疏方(注:怀牛膝一两 生杭芍 生龙骨 生牡蛎 生赭石各六钱 玄参 川楝子各四钱 龙胆草三钱 甘草二钱)。为其右脉亦洪实,因于方中加生石膏一两……服两剂,头疼痊愈,脉已和平,左手足已能自动,遂改用全当归、赭石、生杭芍、玄参、天冬各五钱,生黄芪、乳香、没药各三钱,红花一钱,连服数剂,即扶杖能行矣。(河北新医大学《医学衷中参西录》修订小组.1957.医学衷中参西录.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

〔按〕患者素来嗜酒,此次因情志不遂,肝火旺盛,阳热上扰,罹患头痛。病后失治,更以酒浇愁,病情恶化,肝阳化风,血随气逆,并走于上,骤然昏仆,发为中风。《素问·调经论》云:“血之与气,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复返则生,不返则死”。患者虽有幸苏醒,却又遭黄芪甘温升阳之误治,以致风阳挟痰浊上扰清空,留滞经络,头痛剧烈,半身不遂,脉象弦长有力。该证以风火阳亢为主,张氏治疗重在镇潜清降,用镇肝熄风汤化裁,加龙胆草以清泄肝火。镇肝熄风汤加龙胆草是张锡纯治疗风火阳亢的常用配伍。患者右脉洪大,乃平日嗜酒,脾胃积热,故方中加用生石膏清热。石膏寒凉质重,与生赭石并用,可加强清热潜降之功。服两剂,病情缓解,继用滋阴益气,活血通络之品,标本同治而日渐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