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仁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温病条辨》

组成

杏仁五钱(15g)、飞滑石六钱(18g)、白通草二钱(6g)、白蔻仁二钱(6g)、竹叶二钱 (6g)、厚朴二钱(6g)、生薏苡仁六钱(18g)、半夏五钱(15g)

方歌

三仁汤方歌
三仁杏蔻薏苡仁
朴夏通草滑竹伦
水用甘澜扬百遍
湿瘟初起法堪遵

功效

宣畅气机,清利湿热。

主治

湿温初起及暑温夹湿之湿重于热证

头痛恶寒,身重疼痛,肢体倦怠,面色淡黄,胸闷不饥,午后身热,苔白不渴,脉弦细而濡。

用法

  • 甘澜水八碗,煮取三碗,每服一碗,日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是治疗湿温初起,邪在气分,湿重于热的常用方剂。究其病因,一为外感时令湿热之邪;一为湿饮内停,再感外邪,内外合邪,酿成湿温。诚如薛生白所言:“太阴内伤,湿饮停聚,客邪再至,内外相引,故病湿热”(《温热经纬》)。卫阳为湿邪遏阻,则见头痛恶寒;湿性重浊,故身重疼痛、肢体倦怠;湿热蕴于脾胃,运化失司,气机不畅,则见胸闷不饥;湿为阴邪,旺于申酉,邪正交争,故午后身热。其证颇多疑似,每易误治,故吴瑭于《温病条辨》中明示“三戒”:一者,不可见其头痛恶寒,以为伤寒而汗之,汗伤心阳,则神昏耳聋,甚则目瞑不欲言;二者,不可见其中满不饥,以为停滞而下之,下伤脾胃,湿邪乘势下注,则为洞泄;三者,不可见其午后身热,以为阴虚而用柔药润之,湿为胶滞阴邪,再加柔润阴药,两阴相合,则有锢结不解之势。故治疗之法,惟宜宣畅气机、清热利湿。

  1. 方中杏仁宣利上焦肺气,气行则湿化;白蔻仁芳香化湿,行气宽中,畅中焦之脾气;薏苡仁甘淡性寒,渗湿利水而健脾,使湿热从下焦而去。三仁合用,三焦分消,是为君药。
  2. 滑石、通草、竹叶甘寒淡渗,加强君药利湿清热之功,是为臣药。
  3. 半夏、厚朴行气化湿,散结除满,是为佐药。

综观全方,体现了宣上、畅中、渗下,三焦分消的配伍特点,气畅湿行,暑解热清,三焦通畅,诸症自除。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主治属湿温初起,湿重于热之证。临床应用以头痛恶寒,身重疼痛,午后身热,苔白不渴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湿温初起,卫分症状较明显者,可加藿香、香薷以解表化湿;若寒热往来者,可加青蒿、草果以和解化湿。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肠伤寒、胃肠炎、肾盂肾炎、布氏杆菌病、肾小球肾炎以及关节炎等属湿重于热者。

使用注意

舌苔黄腻,热重于湿者则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暑温

前日左关独浮而弦,系少阳头痛,因暑而发,用清胆络法。兹左美巳平其半,但缓善,舌苔白厚而滑,胸中痞闷,暑中之热已解;而湿尚存也。议先宣上焦气分之温,生薏仁、飞滑石、藿香梗、杏仁泥、牛夏、广郁金、旋覆花、广皮、白通草、茯苓皮、白蔻仁。(秦伯束.1958.清代名医医案精华·吴鞠通医案精华.上海:上海卫生出版社)

〔按〕此案因感受暑邪后致少阳头痛,吴氏用清除胆热法,热邪虽退,湿邪尚存,形成典型的热轻湿重证。治法虽曰宣上焦,但处方以三仁开上、畅中、导下,又用藿香梗助白蔻仁芳香化湿醒脾,陈皮行气燥湿,旋覆花利气下行,使气行则湿化,半夏燥湿,郁金开郁,滑石、通草、茯苓皮利湿,全方集化湿、燥湿、渗湿于一体,乃针对“湿尚存”而设。就主次而言,似略偏重于渗下,而且由于杏仁之开上,发挥了启上闸的作用,因而更有利于水湿之下行,犹如提壶揭盖之法,可谓妙哉。

湿温

初十日,某,六脉俱弦而细,左手沉取数而有力,面色淡黄,目白晴黄。自春分午后身热,至今不愈。曾经太渴后,身软不渴,现在虽不泄泻,大便久未成条,午前小便清,午后小便赤浊。与清湿中之热之苦辛寒法。飞滑石六钱茵陈四钱苍术炭三钱云苓皮五钱 杏仁三钱 晚蚕砂三钱生苡仁五钱 黄芩二钱 白通草一线五分海金沙四钱黄连一钱。煮三碗,分三次服,十三日,于前方内去苍术炭,加石膏,增黄连、黄芩。(吴塘.1960.吴鞠通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乃湿热之证。吴氏所用苦辛寒法,系三仁汤合黄芩滑石汤加减而成。后因湿减热增,故于原方去性温之苍术,加性寒之石膏、芩、连以清热。对此湿热病证,“徒清热则湿不退,徒祛湿则热愈炽”,只宜“宣气利小便”,使“气化则湿化,小便利则火腑通而热自清矣。(《温病条辨》卷2)”可见,行气、利小便乃治疗湿热病证的重要方法。

湿温

鲍左。时病之后,湿热未清,熏蒸阳明。晴后微热,有时凛寒,胸中欲咳稍舒,湿郁后荣卫不宣.宜轾宣肺气,气化则湿亦清也。杏仁、寇仁、赤白苓、竹茹、橘皮、鲜佛手、薏仁、通草、猪苓、白残花。

二诊:宣化气湿,暮热顿退,而昨晚又觉微热,咳嗽痰不失,湿热未清,兼感新风,宜为疏化。前胡、杏仁、橘红、赤猪苓、象贝、炒由薇、蒌皮、生薏仁、豆蔻花。

三诊:胸中渐舒,咳亦减,然暮热时退时来,阳明湿蒸,再为清化。制半夏,蔻仁、猪苓、通草、冬瓜子、生薏仁,杏 仁、赤白茯苓、滑石块、白残花。

四诊:湿蒸阳明,湿邪旺于阴分,至暮身热,宣肺气,淡渗温,熏蒸既解,暮热已退,拟和中醒脾,谷气既旺,津气自发。制半夏一钱五分 茯芩三钱 通草八分 藿香二钱 生熟谷芽各三钱 生于术一钱五分 薏仁三钱 猪苓一钱五分 白残花七分 橘白一钱。

五诊:培土和中,胃纳稍起,前法再为扩充。党参二钱 法半夏一钱五分 黑豆衣三钱 炒于术二钱 茯苓三钱 橘白一钱 炒白薇一钱五分 女贞子三钱 生熟谷芽各二钱 佩兰叶一钱五分。(张聿青.1963.张聿青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此案因感受时病致湿热未清,出现日晡后微热,正所谓“午后身热,状若阴虚,病难速已,名曰湿温”(《温病条辨》卷1)。治宜“轻宣肺气,气化则湿亦清也”。一诊用三仁取三焦同治,但以宣上为主,又用橘皮、鲜佛手、白残花行气,赤白苓、通草、猪苓利湿,故二诊时“暮热顿退”。由于湿热未清,加之新感风邪,故加用前胡宣散,又将豆蔻仁改豆蔻花,更宜于宣上。三诊、四诊时因新感症除,仍以三仁为主,与其他祛湿药同施。五诊时因湿邪已退,胃气尚未全复,则以培土和中以图根本。本案用药轻灵,因证变通,重在舒展气机,宣化湿浊,示人以治湿之法度规矩。

盗汗

某女,53岁。夜寐出汗,寤则渐止,已1周。汗出淋漓,浸湿衣被,每晨必换衣裤,汗出渐渐恶寒,周1身不舒,口干口苦,大便干结,2~3日一行,小便稍黄,舌苔白腻,根部微黄,脉滑数有力,形体率腴。乃湿热内蒸,迫津外出。治以清热利湿,宜化气机。杏仁 薏苡仁茯苓 滑石 法半夏 黄芩 连翘 瓜篓皮 仁丹皮各10克白蔻仁(后下)3克 茵陈12克 川朴6克 牡蛎(先煎) 糯稻根须各30克。服6剂,盗汗止。鲍正飞.1991.三仁汤化裁治愈盗汗一例.江苏中医,(7):22]

〔按〕本案盗汗病证属实,乃湿热所致。湿热熏蒸,入于阴分,阴液不得内守,被迫外出而为盗汗。治疗不宜滋阴敛汗,而应清利湿热,热请则湿无所恋,湿花则热无所附,故于三仁汤中去竹叶、通草之淡,而加黄芩、连翘、瓜姜、丹皮清解热邪;复以茵陈、茯苓蠲利湿浊;更入牡蛎、糯稻根须,以止汗。

泄泻

某男,56岁。患慢性结肠炎10多年,此次因天热食甜瓜发病,腹痛泄泻,每日稀便6~7次,无里急后重。胃脘满闷,恶心,尿黄少,灼热不畅,脉弦滑数,苔白腻。检查:糊状便,沉渣中有少许白细胞,乃胃肠挟有湿滞,升降失司,清浊不分。治以芳香化浊,利湿止泻。杏仁6克 白豆薏10克 薏苡仁18克 葛根15克 黄连10克 黄柏10克 厚补6克 清夏10克 甘草6克。3剂后大便次数减少,脘闷纳呆,再加焦三仙、苍白术,调理10剂而康复。[张兆同.1991.三仁汤治杂病验案二则.北京中医学院学报.(3):54]

〔按〕三仁汤除用治湿温、暑湿证外,对某些杂病亦有卓效。本案素来脾土虚弱,加之外邪侵袭,饮食不节,致脾失运化,湿邪内生,郁而化热,湿热阻塞气机,以致泄泻。黄诊三仁汤予湿邪以出路,更入黄连、黄柏清热燥湿以止利;佐葛根意在升脾胃清阳以化湿浊。再诊利减,但脘闷,故入三仙以消导,苍白术以助运化,遂告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