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苓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猪苓十八铢(9g),去皮、泽泻一两六铢(15g)、白术十八铢(9g)、茯苓十八铢(9g)、桂枝半两(6g),去皮

方歌

五苓散方歌
五苓散治太阳腑,白术泽泻猪茯苓;
膀胱化气添官桂,利便消暑烦渴清。
除桂名为四苓散,无寒但渴服之灵;
猪苓汤除桂与术,加入阿胶滑石停;
此为和湿兼泻热,疸黄便闭渴呕宁。
五苓散和猪苓汤组成区别
五苓散 泽泻、猪苓、茯苓、白术、桂枝 谢二玲主贵
猪苓汤 泽泻、猪苓、茯苓、阿胶、滑石 谢二玲狡猾

功效

利水渗湿,温阳化气。

主治

膀胱气化不利之蓄水证

小便不利,头痛微热,烦渴欲饮,甚则水入即吐;或脐下动悸,吐涎沫而头目眩晕;或短气而咳;或水肿、泄泻。舌苔白,脉浮或浮数。

用法

  • 捣为散,以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多饮暖水,汗出愈,如法将息
  • 现代用法:散剂,每服6—l0g;汤剂,水煎服,多饮热水,取微汗,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定

方解

本方主治病症虽多,但其病机均为水湿内盛,膀胱气化不利所致。在《伤寒论》中原治蓄水证,乃由太阳表邪不解,循经传腑,导致膀胱气化不利,而成太阳经腑同病。太阳表邪未解,故头痛微热;膀胱气化失司,故小便不利;水蓄不化,郁遏阳气,气不化津,津液不得上承于口,故渴欲饮水;其人本有水蓄下焦,饮入之水不得输布而上逆,致水入即吐,故此又称“水逆证";水湿内盛,泛溢肌肤,则为水肿;水湿之邪,下注大肠,则为泄泻;水湿稽留肠胃,升降失常,清浊相干,则为霍乱吐泻;水饮停于下焦,水气内动,则脐下动悸;水饮上犯,阻遏清阳,则吐涎沫而头眩;水饮凌肺,肺气不利,则短气而咳。

治宜利水渗湿为主,兼以温阳化气之法。

  1. 方中重用泽泻为君,以其甘淡,直达肾与膀胱,利水渗湿。
  2. 臣以茯苓、猪苓之淡渗,增强其利水渗湿之力。
  3. 佐以白术、茯苓健脾以运化水湿。《素问·灵兰秘典论》谓:“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膀胱的气化有赖于阳气的蒸腾,故方中又佐以桂枝温阳化气以助利水,解表散邪以祛表邪,《伤寒论》示人服后当饮暖水,以助发汗,使表邪从汗而解。

诸药相伍,甘淡渗利为主,佐以温阳化气,使水湿之邪从小便而去。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利水化气之剂。临床应用以小便不利,舌苔白,脉浮或缓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水肿兼有表证者,可与越婢汤合用;水湿壅盛者,可与五皮散合用;泄泻偏于热者,须去桂枝,可加车前子、木通以利水清热。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慢性肾炎、水肿、肝硬化腹水、心源性水肿、急性肠炎、尿潴留、脑积水等属水湿内停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小便不利

程仁甫治孚谭汪尚新之父,年五十余。六月间,忽小便不通,更数医已五日矣。予诊其六脉沉而细,日夏月伏阴在内,因用冷水、凉药过过多,气不化而愈不通矣。用五苓散倍加肉桂、外用葱白煎水,热洗,一剂顿通。(并瓘.宣统元年.名医类案.上海:上海书局石印)

〔按〕夏月湿重,因用冷水、凉药过多而损其阳,阳气不化,津气不行,水湿相结,小便不通。用五苓散利水湿,化阳气。重用肉桂,外用葱白热洗,更使阳气通行,气化有力,故一剂顿通。

泄泻

江应宿治余氏仆,年十七岁。五月初患泄泻,至六月骨瘦如柴,粒米不入者五日矣,将就木。诊其脉沉细,濡弱而缓。告其主曰,湿伤脾病也。用五苓散加参、术各三钱,不终剂而索粥,三剂而愈。(江瓘.宣统元年.名医类案.上海:上海书局石印)

〔按〕本案泄泻乃“湿伤脾病也”,其人泄泻日久,无水谷充体,则“骨瘦如柴”,脾失所运,“粒米不入”,然其脉濡、缓而细弱,知脾虚而湿胜,故以五苓散渗湿健脾,更入人参,重用白术,则改利水之剂,而为益气健脾祛湿之方,法效“春泽”之意,使湿邪去,脾健运化有力,则泄泻自止。

水逆

友人王晓同寓云中,一仆十九岁,患伤寒发热,饮食下咽,少顷尽吐;喜饮凉水,入咽亦吐,号叫不定,脉洪大浮滑。此水逆证,投五苓散而愈。(江瓘.宣统元年.名医类案.上海:上海书局石印)

〔按〕水气停于胃腑,影响中焦转输之常,胃失和降而致水逆。所谓:“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名曰水逆。”由水气不化,津液不升,则渴欲饮水。用五苓散化气利水,使蓄于下焦之水饮得除,则输布津液,药后呕吐遂止。

多尿(尿崩症)

某男,7岁。患儿多饮多尿,在当地医院曾检查尿比重为1: 007,诊断为尿崩症,治疗无效,近来济南。经余诊视,神色脉象,亦无异常,惟舌色淡,有白滑苔,象刷一层薄薄不匀的浆糊。因患此症,可能是水饮内结,阻碍津液输布,所以渴欲饮水,饮不解渴。因与五苓散方:白术12克茯苓9克 泽泻6克 桂枝6克 猪苓6克。水煎服。上方共服2剂,家长来述症状减轻。又与原方2剂而愈。(李克绍.1984.伤寒解感论.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小儿为稚阳之体,阳气未充,气化无力,津不上承,故多饮;阳弱蒸腾乏力,故多饮而致多尿。用五苓散温阳利水,使阳气蒸腾津液上承而不渴,阳气通利,则水津转运正常。虽云用“五苓散方”,但不重用泽泻,而重用白术,意在取五苓散利水之功,又以扶正之白术与桂枝相伍,以顾小儿阳气未充之体。足见方剂药量变化之妙,绝非一日之功。

解颅(脑积水)

某男,9个月。出生后至7个月前,一切正常。第7个月后,发现右手不灵活,右腿活动能力较差。之后患儿头部明显迅速增大,至8个半月时,双眼已黑“落日”状,头部青筋显露,颜面紫红,头不能抬,四肢不能活动,身体极度消瘦。头围56cm,前后囟门扩大而饱满,凸出于颅骨。先后级数个医院诊断为:“脑积水”。患儿自第10个月开始服用本方;茯苓15克 大腹皮15克猪苓10克 泽泻10克 牛膝10克 车前子10克 白术5克 桂枝2克。水煎顿服。服药后尿量明显增多,大便亦黑稀水状。至服完第6剂后,囟门明显凹陷,面色渐转红润。前后共服27剂药,患儿四肢渐能活动,颈部亦有力能抬头活动,囟门未再凸起而痊愈。7年后追访,患者已9岁,与同龄健康儿童无异。(李飞.2002.中医药学高级丛书·方剂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脑积水”一症,以中医理论观之,属水饮范畴,多从肺、脾、肾三脏功能失调论治。属肺失宣降,停水上泛者,必兼咳嗽、喘促等症;属脾失运化,停水上逆者,多见神疲乏力,短气食少,面色苍白等症;属肾阳不足,阳不化气者,多兼腰酸腿软,畏寒肢冷症状。从此例患者观之,当为水饮内停上泛所致,故予五苓散渗利水湿;佐入大腹皮行气利水;车前子助五苓淡渗利水;牛膝利水益肾,而善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