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正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组成

车前子瞿麦萹蓄滑石山栀子仁炙甘草木通大黄面裹煨,去面,切,焙,各一斤(各500g)

方歌

八正散方歌
八正木通与车前
扁蓄大黄滑石研
草梢瞿麦兼栀子
煎加灯草痛淋蠲

功效

清热泻火,利水通淋。

主治

湿热淋证

尿频尿急,溺时涩痛,淋沥不畅,尿色浑赤,甚则癃闭不通,小腹急满,口燥咽干,舌苔黄腻,脉滑数。

用法

  • 上为散,每服二钱,水一盏,入灯心,煎至七分,去滓,温服,食后临卧。小儿量力少少与之
  • 现代用法:散剂,每服6~10g,灯心煎汤送服;汤剂,加灯心,水煎服,用量根据病情酌定

方解

本方为治疗热淋的常用方,其证因湿热下注膀胱所致。湿热下注蕴于膀胱,水道不利,故尿频尿急、溺时涩痛、淋沥不畅,甚则癃闭不通;湿热蕴蒸,故尿色浑赤;湿热郁遏,气机不畅,则少腹急满;津液不布,则口燥咽干。治宜清热利水通淋。

  1. 方中以滑石、木通为君药。滑石善能滑利窍道,清热渗湿,利水通淋,《药品化义》谓之:“体滑主利窍,味淡主渗热”;木通上清心火,下利湿热,使湿热之邪从小便而去。
  2. 萹蓄、瞿麦、车前子为臣,三者均为清热利水通淋之常用品。
  3. 佐以山栀子仁清泄三焦,通利水道,以增强君、臣药清热利水通淋之功;大黄荡涤邪热,并能使湿热从大便而去。
  4. 甘草调和诸药,兼能清热、缓急止痛,是为佐使之用。煎加灯心以增利水通淋之力。

《太平惠民和剂局方》原用本方“治大人、小儿心经邪热,一切蕴毒……”乃取方中木通、山栀子仁、大黄、车前子、灯心诸药,皆入心经,俱有清心泻火解毒之功。同时,还能通利小肠,导湿热下行,合滑石、篇蓄、瞿麦以增利水通淋之效,故又云:“治小便亦涩,或癃闭不通,及热淋、血淋。”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主治湿热淋证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尿频尿急,溺时涩痛,舌苔黄腻,脉滑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本方苦寒清利,凡淋证属湿热下注者均可用之。若属血淋者,宜加生地、小蓟、白茅根以凉血止血;石淋,可加金钱草、海金沙、石韦等以化石通淋;膏淋,宜加萆薢、菖蒲以分清化浊。

现代运用

常用于膀胱炎、尿道炎、急性前列腺炎、泌尿系结石、肾盂肾炎、术后或产后尿潴留等属湿热下注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淋证

王左。由发热而致溲结不爽,甚至带出血块。此热结膀胱,高年之所忌也。细木通、滑石块、牛膝梢、赤猪苓、丹皮、车前子,甘草梢、泽泻、瞿麦、淡竹叶,上沉香三分,西血珀四分,二味研细先调服。(张聿青.1963.张聿青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此案系年高之人,辨证因热结膀胱而致,小便带出血块,且小便不畅,故法取八正之旨,为增通淋利湿清热之功,佐入猪苓、泽泻、竹叶,去大黄者,虑其年迈不耐攻逐之品;更伍祛瘀通窍之琥珀,沉降之沉香,补利兼优之牛膝,投之获效。

臌胀

某男,48岁。因肝硬化腹水入院。现腹胀如鼓,腹肤光亮坚硬,脚肿如斗,近一月。巩膜微黄,小便深黄,大便涩少色黑,一日七八次,渴甚,平日嗜酒,脉弦数。属阳盛肝热。大黄20克滑石12克 萹蓄12克 木通9克 瞿麦12克车前子12克 茯苓12克 泽泻12克 猪苓12克 白术9克 甘草4.5克 丑牛末12克

(一次空腹吞下)栀子9克。药尽6剂,腹较轻松,大便日约10次,量不多。服药至9剂,小便转长,腹虽大已不觉胀,大便越泻精神越爽,渴甚。服药至12剂加元参、生地各20克,腹部逐渐消软,但大便一日六七次,因此,每日加服丑牛末12克(并原有的共24克,分两次各服)再服6剂,每日泻近20次,量多,不但不觉头昏,而且每泻一次精神又觉爽快些。照原方又服药6剂,至此,小便多而长,大便一日十七八次,腹水已完全消失。患者自诉无不适,神爽食增,遂去丑牛,减大黄为9克,加当归、白芍各12克,服上方药8剂后,恢复如常而出院。(董建华.2002.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本案系阳盛实热证。湿热酒毒,弥漫三焦,充盈内腑,病势鸱张,非大肆攻下不能挫折病势,故重用大黄、丑牛连续攻泻24日,腹水始消。后又加用扶正之品,使正气内存,诸证消除。此案大黄、丑牛用量之大,服用之久,当为其用药独具匠心之处。示人临证若辨证精准,谨守病机,每可力起沉疴。然心中不了,指下不明者,断不可以“孟浪”之技,仿“上工”之术。

下疳

某男,37岁。患者不慎将龟头戳破,因而发炎,龟头及阴茎红肿,继而溃破溢脓,今已月余,曾注射大量抗生素未愈,现发热,体温38℃,阴茎溃烂,溢脓,痛如火燎,口干而苦,小便黄赤,两侧腹股沟可扪及肿大之淋巴结,脉数,舌苔黄。此系肝肾湿热,染毒而成,治宜清热解毒,泄火利湿。篇蓄12克 瞿麦12克 生栀子9克 车前子9克 木通6克 大黄9克 牡丹皮9克盐炒黄柏9克 泽泻9克 竹叶心6克 滑石30克 甘草梢6克。另用洗药熏洗患处;羌独活各9克 荆防各9克 白芷9克 苦参12克威灵仙9克 生艾叶30克,葱须根7个,日3~5次。服药后二便通利,热已退,肿消痛平,溢脓亦瘥。以原方去大黄、竹叶心,加银花30克继服,共服药6剂,熏洗2剂,痊愈。(董建华.2002.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本病系由肝肾积热,又染毒所致。虽曰“下疳”,但据口干而苦,小便黄赤,苔黄脉数诸症,可知属下焦湿热之证,遂用八正散清利湿热,通泄二便,以泻火毒,并佐入盐炒黄柏清热燥湿,重在治下;丹皮意在凉血清热而泻火;泽泻、竹叶心以助清利,又泻心肾之火;同时外用洗药,内外兼治,故能速愈。

泌尿系结石

某男,46岁。西医经X线摄片诊断为右肾结石,结石有小指节大,呈棱角状。中医诊断,见患者有阵发性腰痛,疲乏,天便秘结,小便出血,口苦,脉迟缓而沉实,舌苔白质红,乃膀胱湿热。用八正散,意参考朱丹溪加木香的方法予以增减。金钱草 萹蓄各15克 生地 瞿麦 滑石海金沙各12克 生栀子 牛膝 车前子各9克大黄6克 木香 木通 甘草梢各4.5克。经用上方随证加减,断续服药20剂,终于排出一枚大结石,诸症告愈。[吴光岱.1965.八正散加减治愈肾结石一例.浙江中医杂志,(1):23]

〔按〕上案结石病例,辨证属湿热为患。《太平急民和剂局方》在八正散主治病证中提到:“治小便赤涩,或癃闭不通,及热淋、血淋”。固结石损伤血络,故表现为血淋之小便出血。八正散清热利湿通淋,对消除湿热病证尤有效验;更佐入海金沙、金钱草以利湿排石,生地黄清热凉血以止血,木香行气以利通淋排石,牛膝利水益肾,兼活血通络而不留瘀。

前列腺炎

某男,50岁。面色苍白,尿急,小便困难呈点滴状,尿道灼痛已有两天,今晨小便不通,尿急,下腹胀痛难忍,大便干结,舌质红,苔白厚,脉弦滑。外科诊断为前列腺肥大合并感染。乃湿热壅结下焦,治宜清热散结,通阳利水。木通车前子栀子 甘草 矍麦 萹蓄各9克 大黄6克 滑石25克 肉桂3克(焗服) 北芪15克 黄柏6克。连服2剂,大小便已通,尿急,尿痛减少,睡眠好转,舌质淡红,苔根黄厚,脉弦细。再以上方去大黄加白术12克服5剂,原有症状消失。改用健脾渗湿,养血活血的方法告愈。[张新良.1975.八正散加减临证举隅.新医学,(5):263]

〔按〕现代医学之前列腺炎多属中医淋证范畴,尤以温热型多见。本案即由湿热壅结下焦而致,投以八正散清利下焦,使小便畅利;入黄柏,以增其清燥湿热之力;所少佐之肉桂颇具匠心,其与黄芪为伍,意在扶正而引火归原,且以肉桂之辛温,兼制诸味苦寒冰伏湿邪之弊,故而获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