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患关系模式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医患关系模式(physician-patient relationship model)是对不同情形的医患关系进行概括和总结的基本式样,其主要作用在于描述医患之间的技术关系和非技关系。 1956年美国医生萨斯(Thonsas Szasa)和荷伦德(Mare Hollender)发表了《医患关系的基本模式》,依据在医疗措施的决定和行中医生和患者各自主动性的大小分为主动-被动模式、指导-合作模式和共同参与模式

主动-被动模式

在这种模式中,医患双方不是双向作用,而是医生对患者单向发生作用。因此,医生的权威性得到了充分肯定,处于主动地位;患者处于被动地位,并以服从为前提。这种模式… 适用于昏迷、休克、精神病患者发作期、严重智力低下者以及婴幼儿等一些难以表达主观意志的患者。 这种模式类于父母与婴儿的关系,医生的责任是“为患者做什么”,从而有益于发挥医生的积极性,但对于具有自主能力的患者来说则不利于其积极参与医疗过程,进而可能会影响诊治效果。

指导-合作模式

在这种模式中,患者被看作有意识、有思想的人,具有一定的主动性,能够主动述说病情,反映诊治情况,配合检查和治疗。但对医生的诊治措施既提不出异议,也提不出反对意见,医者仍具有权威性,仍居于主导地位,这种模式适用于大多数患者。它类似于父母与青少年的关系,医生的责任是“告诉患者做什么”。这种模式与主动-被动型模式相比,有助于发挥患者的积极性,提高诊治效果,也是目前较普遍采用的一种模式。

共同参与模式

在这种模式中,医患双方共同参与医疗方案的讨论、制订与分享。这种模式适用于具有一定医学知识背景或长期的慢性病患者,它类似于成人与成人之间的关系,医生的责任是“帮助患者自疗”。从理论上讲,这种模式是最理想的,不但可以提高诊治水平,而且有利于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但是,并不是所有患者都具有参与的能力或意愿,即使具有自主能力的患者也往往因缺乏必要的医学知识而难以真正实施。

萨斯-荷伦德模式的根本缺陷在于它仅仅考虑了医患之间的技术关系,而忽视了医患之间的情感互动,忽视了文化差异及患者消费观念的改变、权利意识的增长所引起的医患关系的变动性及多样性等非技术性问题。正像他的批评者指出的:“坚持认为一种模式比另一个模式好是错误的和使人误解的。更确切地说,这是一个哪种模式对某种特定情况更适用的问题。”尽管以上三种模式在它们特定的范围内都是正确、有效的,但对大多数患者来说应当按照指导-合作模式或共同参与模式来组织诊疗。尤其是随着公众受教育程度的提高及医学知识的普及,共同参与模式将成为一种理想的模式。

此外,美国学者罗伯特•维奇(Robert Veatch)还提出了工程模式、教父模式、契约模式三种医患关系模式;布朗斯坦(J.J.Branmsteim)提出了医患关系的“传统模式”和“人道模式”;萨奇曼(Suchman)提出了患病行为的社会心理学模式或称为疾病和医疗照顾行为模式等。这些模式尽管表述各异,但其实质与萨斯-荷伦德模式没有根本的区别,而且都是围绕医患关系之间的技术关系与非技术关系并基于患者个体展开的。

由于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的差异,在研究医患关系模式时还应当充分考虑到文化差异的问题,不能将西方的个人主义简单地移植到中国的医患关系模式中。当然,中国传统的家庭主义亦不能适应现代医患关系之要求,如何充分地协调患者个体及其家庭成员在医患关系中的作用对于研究医患关系模式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