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泻心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BanXiaXieXinTang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半夏半升(12g),黄芩干姜人参 各三两(各9g),黄连 一两(3g),大枣十二枚(4枚),甘草三两(9g)

方歌

半夏泻心汤方歌
半夏泻心黄连芩
干姜甘草与人参
大枣和之治虚痞
治在降阳又和阴

功效

寒热平调,消痞散结。

主治

寒热错杂之痞证。心下痞,但满而不痛,或呕吐,肠鸣下利,舌苔腻而微黄。

用法

  •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为治疗中气虚弱,寒热互结,升降失常,而致肠胃不和的基础方,又是寒热平调、散结除痞的代表方。凡中气虚弱,寒热互结之痞证,或吐或利者,均可以本方加减治之。此方所治之痞,原系小柴胡汤证误行泻下,损伤中阳,少阳邪热乘虚内陷,以致寒热错杂,而成心下痞。痞者,痞塞不通,上下不能交泰之谓;心下即是胃脘,属脾胃病变。脾胃居中焦,为阴阳升降之枢纽,今中气虚弱,寒热错杂,遂成痞证;脾为阴脏,其气主升,胃为阳腑,其气主降,中气既伤,升降失常,故上见呕吐,下则肠鸣下利。本方证病机较为复杂,既有寒热错杂,又有虚实相兼,以致中焦失和,升降失常。治当调其寒热,益气和胃,散结除痞。

  1. 方中以辛温之半夏为君,散结除痞,又善降逆止呕。
  2. 臣以干姜之辛热以温中散寒;黄芩、黄连之苦寒以泄热开痞。以上四味相伍,具有寒热平调,辛开苦降之用。
  3. 然寒热错杂,又缘于中虚失运,故方中又以人参、大枣甘温益气,以补脾虚,为佐药。
  4. 使以甘草补脾和中而调诸药。

本方即小柴胡汤去柴胡、生姜,加黄连、干姜而成。因无半表证,故去解表之柴胡、生姜,痞因寒热错杂而成,故加寒热平调之黄连、干姜,变和解少阳之剂,而为调和肠胃之方。后世师其法,随证加减,广泛应用于中焦寒热错杂、升降失调诸症。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1. 寒热互用以和其阴阳,苦辛并进以调其升降,补泻兼施以顾其虚实,是为本方的配伍特点。
  2. 寒去热清,升降复常,则痞满可除、呕利自愈。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中气虚弱,寒热错杂,升降失常而致肠胃不和的常用方;又是体现调和寒热,辛开苦降治法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心下痞满,呕吐泻利,苔腻微黄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湿热蕴积中焦,呕甚而痞,中气不虚,或舌苔厚腻者,可去人参、甘草、大枣、干姜,加枳实、生姜以下气消痞止呕。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慢性胃肠炎、慢性结肠炎、慢性肝炎、早期肝硬化等属中气虚弱,寒热互结者。

使用注意

本方主治虚实互见之证,若因气滞或食积所致的心下痞满.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脘痞

孙某,男,60岁,退休职工。1984年6月6日初诊:素啖膏粱厚味,助湿蕴热。近旬来自觉中脘痞满,小溲微黄,脉缓,苔略黄腻,此属酒家湿热中阻,治宜寒热并用,苦辛通降,用半夏泻心汤加味。方用:制半夏9克 黄芩6克 干姜3克 黄连2.4克 党参9克 炙甘草3克 大枣5枚 炒枳实6克 炮鸡金6克 焦六曲12克 茯苓12克 车前子12克 5剂。并嘱尽量少吃酒类、荤腻之品。

复诊:6月23日。前方共进10剂,中脘痞满见瘥,小溲转清。诊其脉实有力,右关尤甚,苔略黄腻。仍拟前法,去补虚之品,加消导之属。前方去党参、炙甘草、大枣之补中,车前子之清利;加焦山楂12克,炒谷麦芽各12克,黑山栀9克,淡豆豉9克,以消导积滞,清热和胃。再服7剂而愈。(连建伟医棠,录自何任等.1991.金匮方百家医案评议.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患者性嗜膏粱,湿热内生,以致脘痞溲黄,故用半夏泻心汤清热燥湿,苦辛通降,兼顾中气之虚。并加枳实消痞散结,神曲、鸡金消酒肉之积,茯苓、车前通利小便。复诊时脉实有力,右关尤甚,故去参、甘、大枣;小便清利,故去车前。因患者伤于肉食,积热未清,苔略黄腻,则又加入山楂、谷麦芽消导积滞,山栀、豆豉清热和胃。山栀、豆豉合枳实,为《伤寒论》枳实栀子豉汤,可用治食积轻证。

严重失眠症

李某,女性,年约六旬,山东大学干部家属。1970年春,失眠症复发,屡治不愈,日渐严重,竟至烦躁不食,昼夜不眠,每日只得服安眠药片,才能勉强略睡一时。当时我院在曲阜开门办学,应邀往诊。按其脉涩而不流利,舌苔黄厚黏腻,显系内蕴湿热。因问其胃脘满闷否?答曰:非常满闷。并云大便数日未行,腹部并无胀痛。我认为这就是“胃不和则卧不安”,要使安眠,先要和胃。处方:半夏泻心汤原方加枳实。傍晚服下,当晚就酣睡了一整夜,满闷烦躁都大见好转。接着又服了几剂,终至食欲恢复,大便畅行,一切基本正常。(李克绍.1978.伤寒解惑论.济南:山东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不眠不食,胃脘满闷,舌苔黄厚粘腻,显系“胃不和则卧不安”。宗《灵枢·邪客》“补其不足,泻其有余,调其虚实,以通其道而去其邪”之旨,投半夏泻心汤加枳实,苦辛通降,补泻兼施,终于使壅塞决渎,经络大通,阴阳得和,其卧立至。

伤食吐泻

某男,5岁,伤食吐泻,口渴尿少。医者不问病源,贸然进以温补药,企图止之,病反剧。后医又以水湿分利失常,治以五苓散,渴未减而吐利如故,因迎余治。诊视指纹淡红隐隐,心烦欲饮,水入则吐,食亦少进,舌苔黄白而腻,腹鸣下利,时呕,大便稀,淡黄有腥气,嗜睡不少动,病月余矣。综合判断,乃系肠热胃寒,食积湿困之象,既不可温,又不可凉,治宜寒温并用,处以半夏泻心汤。半夏降逆止呕,参、姜、草益气温中,芩、连清理肠热,枣、草甘温和胃,增茯苓健脾利水,花粉生津止渴,以宏效果。服后吐泻均减,再剂病瘥。惟病久虚极,进以参苓白术散平调脾胃,十剂能行,又半月而健。(赵守真.1962.治验回忆录.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虽由伤食引起,但经吐泻耗津,又病已月余,其心烦欲饮,水入则吐,颇似五苓散证,用五苓散不效者,以此方只能分利水湿,而无辛开苦降之功也。根据指纹和症状综合判断,此为肠热胃寒,食积湿困之证,故用半夏泻心汤寒热并用,补泻兼施,增入利水生津之品而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