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白术天麻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医学心悟》

组成

半夏一钱五分(4.5g)、天麻茯苓橘红各一钱(各3g)、白术三钱(9g)、甘草五分(1.5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化痰熄风,健脾祛湿。

主治

风痰上扰证

眩晕,头痛,胸膈痞闷,恶心呕吐,舌苔白腻,脉弦滑。

用法

  • 生姜一片,大枣二枚,水煎服
  • 现代用法:加生姜1片,大枣2枚,水煎服

方解

本方为治风痰眩晕之常用方剂。本方证缘于脾湿生痰,湿痰壅遏,引动肝风,风痰上扰清空所致。风痰上扰,蒙蔽清阳,故眩晕、头痛;痰阻气滞,升降失司,故胸膈痞闷、恶心呕吐;内有痰浊,则舌苔白腻;脉来弦滑,主风主痰。治当化痰熄风,健脾祛湿。方中半夏燥湿化痰,降逆止呕;天麻平肝熄风,而止头眩,两者合用,为治风痰眩晕头痛之要药。李东垣在《脾胃论》中说:“足太阴痰厥头痛,非半夏不能疗;眼黑头眩,风虚内作,非天麻不能除。”故以两味为君药。以白术、茯苓为臣,健脾祛湿,能治生痰之源。佐以橘红理气化痰,俾气顺则痰消。使以甘草和中调药;煎加姜、枣调和脾胃,生姜兼制半夏之毒。综观全方,风痰并治,标本兼顾,但以化痰熄风治标为主,健脾祛湿治本为辅。 本方亦系二陈汤加味而成,在原燥湿化痰的基础上,加入健脾燥湿之白术、平肝熄风之天麻,而组成化痰熄风之剂。 《医学心悟·头痛》中另有一半夏白术天麻汤,较本方多蔓荆子三钱,白术减为一钱,治痰厥头痛、胸膈多痰,动则眩晕之证。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风痰眩晕、头痛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眩晕头痛,舌苔白腻,脉弦滑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眩晕较甚者,可加僵蚕、胆南星等以加强化痰熄风之力;头痛甚者,加蔓荆子、白蒺藜等以祛风止痛;呕吐甚者,可加代赭石、旋覆花以镇逆止呕;兼气虚者,可加党参、生黄芪以益气;湿痰偏盛,舌苔白滑者,可加泽泻、桂枝以渗湿化饮。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耳源性眩晕、高血压病、神经性眩晕、癫痫、面神经瘫痪等属风痰上扰者。

使用注意

阴虚阳亢,气血不足所致之眩晕,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原发性高血压

袁某,女,44岁。素有高血压病,一般血压维持在(180~190)/(100~110)mmHg。近因工作劳累,血压上升到220/120mmHg,自觉头晕纳差,腹胀便稀,舌质稍红,脉象弦而小滑。因久服滋腻药物,以致脾气不远,胃纳呆滞,上腹痞满,痰湿内得,虚风内作,拟方健脾燥温,化痰祛风,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处方:半夏10克 苍 白术各10克 天麻10克 生黄芪15克 陈皮10克 太子参15克 泽泻30克 茯苓30克干姜3克 黄柏6克 枳实10克。上方服用4剂后,头晕已止,痰量减少,纳食增加,便稀已止,腹胀减轻,原方又服用4剂,饮食如常,腹胀消失,血压降为160/90mmHg。(时振声.1994.时门医述.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按〕半夏白术天麻汤为李东垣方,用于痰厥头痛,凡脾虚不运,痰湿上逆,头晕头痛等症,用之均有卓效。本例原系肾阴亏损,肝阳上亢,过服滋养肝肾之剂.以致脾气不运,胃纳呆滞,脾失运化则痰湿内停,蒙蔽清阳而致头晕,脾不能运则腹胀便稀。本例以半夏白术天麻汤合枳术丸治疗,参芪、二术以健脾,陈皮、半夏以化痰,茯苓、泽泻以利湿,天麻以熄风,枳实以降气,干姜与黄柏则一热一寒、辛开苦降,以消胃纳呆滞及上腹痞满,故服药后使脾气健运,痰湿得去,痞胀得消,虚风得息,诸症消失。

嗜眠

某女,34岁。平素体弱,加之工作劳累,近三月来经常头痛眩晕,嗜眠乏力,经西医诊断为“神经官能症”,屡用西药不效。症见:面色萎黄,精神倦怠,懒言少语,头重眩晕,嗜眠不易醒,食少脘闷,恶心欲吐,脉沉弱无力。治宜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药用半夏15克 白术15克 天麻15克 党参25克 黄芪15克 陈皮15克茯苓25克 升麻10克 柴胡10克 泽泻15克砂仁10克 杞叶15克 当归20克。5剂,水煎服,日3次。

二诊诸症均减,继服上方24剂而愈。[李志文.1984.半夏白术天麻汤治验三则.中医药学报,(5):57]

〔按〕脾主健运,升清降浊,为气血生化之源。本病例诸证缘于劳倦太过,伤于脾脏,脾失运化,水湿内停,清阳不升,浊阴不降,痰浊内蕴之故,投以半夏白术天麻汤燥湿化痰,加砂仁、泽泻以祛痰浊,治其标;复加党参、黄芪、升麻、柴胡益气升阳,杞叶、当归补血,以治其本;使脾气得健,痰浊得化,嗜眠可愈。

眩晕

某女,70岁。冬月冒寒,头昏头痛,视物旋转10天,西医诊断为“梅尼埃病”,服药罔效。刻下眩晕未减,泛恶干呕吐涎沫,心悸气短,胸痞纳差,口中黏腻,舌尖发麻,屡欲更衣,大便量少而细软,形体丰腴,舌苔白腻,六脉濡弱。诊为风痰上犯,中气素虚。处方:法半夏天麻陈皮各10克 白术12克 茯苓 党参 山楂各15克 吴茱萸5克 生姜6克 炙甘草3克。服药3剂,诸症太减,巳不泛恶,继服3剂而愈。予益气健脾剂巩固疗效。[王礼.1985.半夏白术天麻汤的临床应用.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17]

〔按〕本案患者年已古稀,形体丰腴,气虚脾弱,痰湿易自内生;又冬月冒寒,阳气不行,浊阴上逆,与风痰相结,上冲于头,发为眩晕。故用半夏白术天麻汤祛风痰,加吴茱萸温中散寒,平厥阴寒气上冲;加党参组成六君子汤(参、术、苓、草、夏、陈),益气助阳、健脾祛痰;更加山楂消积导滞,共杜生痰之源,而获佳效。

头痛

某女,43岁。左侧偏头痛反复发作5年,加重2用。患者脑后、巅顶至左额筋脉抽掣,阵发性跳痛胀痛如电击刀割,痛苦难言,伴泛恶纳减头昏肢量,舌苔白腻,边有齿痕,脉濡滑。经脑血流图、颞脑平片检查,诊断为“血管神经性头痛”,服止痛、镇静、麦角胺类药物,可使症状减轻。中医辨证为风痰上冲,瘀阻脑络。处方:法半夏白术 天麻各19克 茯苓 赤芍 延胡索 川芎各15克 桂枝6克 葛根 丹参各30克全蝎3克 川蜈蚣1条。服药3剂,偏头痛发作间歇时间延长,6剂后偶有发作,9剂后诸症告失。观察至令,未见复发.[杨越明.1989.半夏白术天麻汤之浅见及临床运用体会.贵阳中医学院学报,(4):27]

〔按〕头为诸阳之会,五脏六腑之清阳和气血均上会于此。“不通则痛”。本例痰浊瘀血痹阻脑络,清阳被遏,肝风上旋,致使头痛。因此立法抓住“痰”、“瘀”二字,并加全蝎、蜈蚣等虫类搜剔之品熄风止痉、祛瘀通络;又加桂枝、葛根宣通阳气,改善血运。药证相符,痹蠲痛除。

胸痹

某男,58岁。3年前自觉心前区疼痛,每次持续3分钟,向左肩部放射。伴胸闷纳差,呕恶痰多。经西医确诊为冠心病,给以强心利尿扩血管治疗后病情减轻。1月前患者受寒后病情加重,曾服用冠心Ⅱ号方合血府逐瘀汤30余剂,疗效不显。查体:T:37℃,P: 80次/分,BP: 102/90mmHg,精神差,形体肥胖,口唇发绀,心率80次/分,心尖区可闻及室性期前收缩,心音低钝,心界向左下扩大。既往无高血压及心肌炎病史。症见:左侧心胸部憋闷疼痛,每次持续5分钟,伴心慌、胸闷、身困乏力,恶心纳差,舌体胖大,苔白厚腻,脉弦滑。诊为胸痹(痰湿内盛,胸阳痹阻),治以健脾化痰,温通心阳。投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白术 陈皮 郁金 石菖蒲 薤白各12克天麻 茯苓 瓜萎各15克 枳实 川芎 半夏各10克 丹参20克。每日1剂,分3次温服。服药20余剂后,左侧心胸闷痛减轻,次数减少,食欲增加,余症消失。又连服20余剂,诸症消失。以上方巩固,随访半年未复发。[杨德放.1990.半夏白术天麻汤的临床应用.陕西中医,(8):360]

〔按〕脾主运化,脾虚则运化失职,水停聚于内而为湿,湿阻中焦,阳气被遏,若胸阳不振,则可见心胸部疼痛;脾不健运,则纳差;胃失和降,则呕恶;湿聚为痰,痰湿内盛,故痰多。胸阳被遏是本证的主要病机,故用半夏白术天麻汤燥湿化痰为主,加瓜萎、薤白、枳实祛痰宽胸;郁金、丹参、川芎行气活血化瘀,以温通心阳。诸药合用,共奏健脾化痰通阳之功,药证相合,诸症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