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君子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SiJunZiTang
  • 出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组成

人参去芦白术茯苓去皮(各9g)、甘草(6g)各等分

方歌

四君子汤方歌
四君子汤中和义
参朮茯苓甘草比
益以夏陈名六君
健脾化痰又理气
除去半夏名异功
或加香砂胃寒祛

功效

益气健脾。

主治

脾胃气虚证

面色萎白,语声低微,气短乏力,食少便溏,舌淡苔白,脉虚弱。

用法

  •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15g),水一盏,煎至七分,通口服,不拘时候;入盐少许,白汤点亦得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证由脾胃气虚,运化乏力所致。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脾胃气虚,受纳与健运乏力,则饮食减少;湿浊内生,故大便溏薄;脾主肌肉,脾胃气虚,四肢肌肉无所禀受,故四肢乏力;气血生化不足;血不足不荣于面,而见面色萎白;脾为肺之母,脾胃一虚,肺气先绝,故见气短、语声低微;舌淡苔白,脉虚弱皆为气虚之象。正如《医方考》所说:“夫面色萎白,则望之而知其气虚矣;言语轻微,则闻之而知其气虚矣;四肢无力,则问之而知其气虚矣;脉来虚弱,则切之而知其气虚矣。”治宜补益脾胃之气,以复其运化受纳之功。

  1. 方中人参为君,甘温益气,健脾养胃。
  2. 臣以苦温之白术,健脾燥湿,加强益气助运之力;
  3. 佐以甘淡茯苓,健脾渗湿,苓、术相配,则健脾祛湿之功益著。
  4. 使以炙甘草,益气和中,调和诸药。

四药配伍,共奏益气健脾之功。

本方与理中丸比较,两方均用人参、白术、炙甘草以补益中气,仅一药之别,而功能相异。四君子汤配茯苓,功用以益气健脾为主,主治脾胃气虚证;理中丸用干姜,功用以温中祛寒为主,适用于中焦虚寒证。

君药 人参 甘温益气,健脾养胃。
臣药 白术 健脾燥湿,加强益气助运之力;
佐药 茯苓 健脾渗湿,苓、术相配,则健脾祛湿之功益著。
使药 炙甘草 益气和中,调和诸药。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脾胃气虚证的基础方,后世众多补脾益气方剂多从此方衍化而来。临床应用以面白食少,气短乏力,舌淡苔白,脉虚弱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呕吐者,加半夏以降逆止呕;胸膈痞满者,加枳壳、陈皮以行气宽胸;心悸失眠者,加酸枣仁以宁心安神;兼畏寒肢冷、脘腹疼痛者,加干姜、附子以温中祛寒。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胃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等属脾气虚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脾虚停食

一小儿饮食停滞,服消导之剂。曰:此脾胃气虚,不能克化也,法当调补为善,若数用克伐之剂,脾气益伤,饮食愈停矣。已而腹内又结一块,寒热潮热,食少作渴,大便不实,用四君子汤,饮食渐增。又用补中益气汤而愈。(清·魏之琇撰.续名医类案卷28.录自鲁兆麟等.1996.二续名医类案.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脾气虚弱,运化无力,以致饮食停滞不化,治标治本颇当斟酌。思其脾气之虚难当克伐,故予益气健脾先培其本,俟脾气健旺则食积渐化,此乃不治食而食自消之法,治病求本之道可见一斑。

小儿厌食症

金某,女,5岁。1999年10月5日初诊。患儿纳差厌食已有2月,近2周病情加重。厌食、拒食,强喂则恶心欲吐,面色萎黄,形体消瘦,四肢无力,大便夹不消化食物,舌质淡,苔薄白,脉细无力。诊断为小儿厌食症。处方:党参10克 白术10克 茯苓10克 炙甘草3克 山楂8克 神曲8克 砂仁2克。4剂。水煎,每日1剂分2次服。药后食欲增加。守原方继续服用8剂后,面色红润有光泽,饮食完全复常。随访半年无复发。(吴冬芳.2003.四君子汤加味治疗小儿厌食症78例.江苏中医药,24(6):34)

〔按〕厌食,古又有“哺露”之称。是指长时期内见食不贪,喂食而烦,甚至拒食的一种临床常见儿科病症。《诸病源候论·哺露候》栽“小儿乳哺不调,伤于脾胃。脾胃衰弱,不能饮食,血气减损,不荣肌肉,……谓之哺露也。”小儿脾胃稚弱,脾不和则食不化,胃不和则不思食,脾胃不和,则不思食且食不化,遂致斯症。故治宜益气补中,健脾养胃,消食助运之法。处方中四君子汤益气补中,健脾助运,再加砂仁化湿调中,山楂、神曲消食和胃。诸药合用,令中气充而脾运健,胃气和而宿食化,诸症遂除。

老年性习惯性便秘

刘某某,女,82岁,1997年6月9日初诊。患者便秘10余年,曾数度在多家医院住院治疗,采用过手抠排便、灌肠排便及口服排便药等多种排便方法。此次就诊前1周因胆囊炎发作,服用过2天解痉止痛药。因近1周未大便,且阵发性腹痛遂来就诊。症见精神不佳,气虚力怯,腹痛阵阵,呻吟不绝,腹稍膨隆,左半结肠部可触及条索状肿物,肛检触及大便,腹平片示“不会性肠梗阻”,舌暗红,苔干稍黄,脉细弦。西医诊断为“老年性习惯性便秘”,“不全肠梗阻”。急以手抠、生理盐水灌肠通便除梗,1000ml盐水注入后排出粪块逾盆,腹痛顿减。次日复诊,投以四君子汤加味:太子参30克 云茯苓15克 生白术10克 粉甘草6克 大生地12克 北黄芪15克 肉苁蓉10克 川厚朴6克。2剂,水煎服。药后隔日采诊,诉日前已解大便,稍烂,腹痛消失,饮食增加,原方太子参改为党参12克,生地改为熟地,3日1剂,长期饮服,并嘱多食蔬菜,日行百步,随访至今未见便秘。[牛豫洁.2001.四君子汤治疗急症数得.黑龙江中医药,(9):32]

〔按〕老年人便秘临床常见。其原因西医学认为有活动量少、排便无力、饮水量少、膳食缺乏纤维素、脑供血不足以致神经或精神性改变使排便反射迟钝等多种;中医则认为多因老年人高年体虚,气虚津亏,大肠传导无力,腑气不通而致。本案患者八十有二,便秘10余年,其虚弱之体显见。更兼本次起病前服用解痉之药令腑气更滞,酿成本虚标实之候。因患者已出现肠梗阻,初时需借助外力急治其标,俟积粪排出,腑气初畅,则转而标本兼治。处方取四君子合黄芪补益中气,使大肠传导得力;加生地、肉苁蓉养阴润肠,川朴下气行滞。1剂则效。惟太子参、生地性偏寒凉,于气虚之体不宜久服,故复诊易以党参、熟地。三年守方如一,大便始终通畅,可见立法得当,药证相合。四君子汤中之人参,可依据证候之轻重、病情之缓急、阴津之盈亏而选用太子参、党参、红参、高丽参或西洋参等。

肺结核咯血

钟某,女,36岁,机关干部,1996年3月5日就诊。患肺结核5年,间断服西药治疗。近1月来因工作操劳倍感疲乏,10天前突然大口咯血,量多盈盆,经某医院推注脑垂体后叶素、输血治疗后,咯血量减,但仍咳嗽、痰带血丝,缠绵不愈,遂来我院就诊。诊见咳嗽时作,咳声无力,痰稍粘稠,混杂血丝,面色无华,语音低微,舌胖色淡,舌苔白润,脉象虚数。证属肺脾两虚,土不生金,宗益气补中,健脾养胃法,投四君子汤加味:高丽参6克(切片另焗) 茯苓20克 白术15克 甘草6克 阿胶10克(烊化) 侧柏叶10克,水煎分上下午服。1剂后复诊:咳血量减,偶见血丝,精神转佳,惟仍咳嗽,气力不支,上方加五味子6克。2剂后咳减血止,精神转佳,饮食亦增,守上方再服2剂善后。[牛豫洁.2001.四君子汤治疗急症数得.黑龙江中医药,(9):32]

〔按〕咯血之疾,病位在肺,涉及五脏。本案乃久病伤肺,操劳损脾,肺脾两虚,气不摄血而成咯血。故见咳声无力,语声低微,血出不止,气血双虚则面色无华,舌胖色淡,脉象虚数。治当肺脾双补,培土生金。方中四君子汤补气健脾,培土生金;再配入阿胶、柏叶养肺止血,五味子敛肺止咳。全方补虚培本益气撮血为主,兼以止血治标,药证合拍,收效迅捷。

低热

华某某,6岁。平素脾胃虚弱,经常大便溏薄,纳食不香,一月前因中毒性消化不良住院治疗,吐泻止后,低热长期不退,经多种化验检查,诊断为“功能性低热”。就诊时所见:面色〓白,肢倦乏力,语声低微,不思饮食,时觉口干喜热饮,额角及两手心发热,舌质胖润,苔薄白,脉细缓无力,体温37.5~38.5℃之间。治宜四君子汤补气健脾,加山药、天花粉滋养脾胃之阴,以期阴乎阳秘。5帖后热退病愈。[邵继荣.1984.四君子汤治小儿低热,四川中医,2(1):44]

〔按〕吐泻之后脾胃虚弱,元气受损,虚阳外浮而致发热。以四君子汤加滋养脾胃之阴的山药、天花粉,以补气健脾,益阴敛阳,药服5剂证平。由上可见,大凡脾胃气虚之证,无论其临床表现为何,以本方化裁进治皆可收到良好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