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甘草炙、枳实破,水渍,炙干。柴胡芍药各十分(各6g)

方歌

四逆散方歌
阳郁厥逆四逆散
等份柴芍枳实甘
透邪解郁理肝脾
肝郁脾滞力能堪

功效

透邪解郁,疏肝理脾。

主治

阳郁厥逆证

手足不温,或腹痛,或泄利下重,脉弦。

肝脾气郁证

胁肋胀闷,脘腹疼痛,脉弦。

用法

  • 上四味,捣筛,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四逆者,乃手足不温也。其证缘于外邪传经入里,气机为之郁遏,不得疏泄导致阳气内郁,不能达于四末,而见手足不温。此种“四逆”与阳衰阴盛的四肢厥逆有本质区别。正如李中梓云:“此证虽云四逆,必不甚冷,或指头微温,或脉不沉微,乃阴中涵阳之证,惟气不宣通,是为逆冷。”故治宜透邪解郁,调畅气机为法。

  1. 方中取柴胡入肝胆经升发阳气,疏肝解郁,透邪外出,为君药。
  2. 白芍敛阴养血柔肝为臣,与柴胡合用,以补养肝血,条达肝气,可使柴胡升散而无耗伤阴血之弊。
  3. 佐以枳实理气解郁,泄热破结,与柴胡为伍,一升一降,加强舒畅气机之功,并奏升清降浊之效;与白芍相配,又能理气和血,使气血调和。
  4. 使以甘草,调和诸药,益脾和中。

综合四药,共奏透邪解郁,疏肝理脾之效,使邪去郁解,气血调畅,清阳得伸,四逆自愈。原方用白饮(米汤)和服,亦取中气和则阴阳之气自相顺接之意。由于本方有疏肝理脾之功,所以后世常以本方加减治疗肝脾气郁所致胁肋脘腹疼痛诸症。

本方与小柴胡汤同为和解剂,同用柴胡、甘草。但小柴胡汤用柴胡配黄芩,解表清热作用较强;四逆散则柴胡配枳实,升清降浊,疏肝理脾作用较著。故小柴胡汤为和解少阳的代表方,四逆散则为调和肝脾的基础方。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原治阳郁厥逆证,后世多用作疏肝理脾的基础方。临床应用以手足不温,或胁肋、脘腹疼痛,脉弦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咳者,加五味子、干姜以温肺散寒止咳;悸者,加桂枝以温心阳;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以利小便;腹中痛者,加炮附子以散里寒;泄利下重者,加薤白以通阳散结;气郁甚者,加香附、郁金以理气解郁;有热者,加栀子以清内热。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肝炎、胆囊炎、胆石症、胆道蛔虫症、肋间神经痛、胃溃疡、胃炎、胃肠神经官能症、附件炎、输卵管阻塞、急性乳腺炎等屑肝胆气郁,肝脾(或胆胃)不和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案例

泄利下重

圆通和尚,腹痛下利,里急后重,利下赤白,湿热痢疾也。清浊混乱,升降失常故尔。柴胡6克 白芍6克 甘草6克 枳壳6克 薤白30克。

二诊:利下见差。四逆散加薤白30克。(浙江省中医研究所等.1986.范文甫专辑.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伤寒论》原方后有“泄利下重,加薤白”等记载。本方四味已具升清降浊之妙用,再加薤白通阳,以除后重,俾气机宣通,清升浊降,则泄利下重自愈。

慢性痢疾

高某,女,39岁,已婚,干部,于1963年3月15日初诊。从1962年8月开始下利脓血,日七八次,有里急后重及腹痛,当时发热,西医诊为急性茵痢,用西药抗生素约一月,症稍减轻,但一直不愈,又更换另一种抗生素痢才止,但以后每半月左右即复发下利一次,大便有黏液及白胶状块物,虽续服抗生素仍时止时发。近二月每日大便三五次,成形,夹黏液,有后重,不发热,周身疲乏无力,纳差,胃不痛而胀,嗳气不适,月经正常,平时易急躁,小便少而黄,尿道内有发痒的刺激感,睡眠不佳,西医诊断为慢性菌痢,脉象两关弦细,舌质红,苔黄腻,属脾胃不调,肝胆热郁,治宜调脾胃、和肝胆,用四逆散合左金、香连丸加味。处方:柴胡4.5克 炒枳实4.5克 白芍6克 炙甘草3克 吴萸1克 川连2.5克 木香2克 乌梅肉二枚(炮) 隔天一剂,服五剂。

3月25日二诊:服上方后大便已无黏液,恢复每天一次,有时胃痛,口发酸,食纳差,腹部仍有肠鸣,小便尚有刺激感,性情仍有急躁,睡眠特佳,脉两寸尺沉细,两关弦,仍宗前旨,原方因口酸去乌梅加白术4.5克,再服五剂,隔天一剂。

4月5日三诊:药后大便基本正常,偶有一次微带黏液,口不发酸,食欲转佳,尚急躁,睡眠佳,脉沉缓,舌正苔薄白,原方再五剂,同上服法。

4月17日四诊:药后大便已正常,每天一次,食纳佳,胃痛已除,急躁亦减,小便已正常,脉沉弦,舌正无苔,诸症业已消失,可以停药,但宜注意饮食及克服急躁情绪。(高辉远等.1972.蒲辅周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患者下利,后重,胃胀,嗳气等属脾胃不调,加之眠差,性情急躁,关脉弦等,兼肝胆热郁,故用四逆散调和肝脾,合左金、香连清肝止利,故效如桴鼓;隔日一剂者,缓图之意也。

脘胁胀痛

李某,男,63岁。初诊:1985年11月19日。主诉:近半年来,胸胁肩背作痛,走窜不定,时作时休;胃脘胀满,嗳气颇多,自觉有气上冲。1985年7月份曾在解放军某医院作上消化道造影,未见异常;经B型超声波诊断,发现“慢性胆囊炎”、“胆结石”。曾经耳针治疗,但症状如故。诊查:舌苔黄,脉沉小。辨证:证属肝气横逆,木土不和。治法:拟以疏肝理气,行气消胀为法。处方:柴胡10克 枳壳10克 郁金10克 白芍12克 甘草10克 青陈皮各8克 香橼皮8克 厚朴10克 炒山栀10克 旋覆花10克 生赭石10克 法夏10克 全瓜篓15克 荷梗3克 片姜黄10克。二诊:12月3日。上方服药12剂,诸症近平。舌黄已退,脉仍同前。续进上方药,巩固疗效。(步玉如医案,录自董建华.1990.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三.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此例病位在胃脘,然走窜不定、气逆上冲乃风木之象,正所谓肝为起病之源,胃为受邪之地也,故治疗当以疏肝为主。盖肝主疏泄,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虽有横逆,乃本于郁滞,故方以四逆散加青陈皮、香橼皮、片姜黄疏其血气,令其条达;再以旋覆花、生赭石平其冲逆,则郁滞得舒,气循常道,不复横逆。更用瓜萎、山栀解其郁热,厚朴、荷梗升降气机,故诸症得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