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逆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附子一枚(15g),生用,去皮,破八片;甘草二两(6g),炙;干姜一两半(6g)

方歌

四逆汤方歌
四逆汤中附草姜
四肢厥逆急服尝
脉微吐利阴寒盛
救急回阳赖此方

功效

回阳救逆。

主治

心肾阳衰寒厥证

四肢厥逆,恶寒蜷卧,神衰欲寐,面色苍白,腹痛下利,呕吐不渴,舌苔白滑,脉微细。

用法

  • 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二合,去滓,分温再服。强人可大附子一枚,干姜三两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证乃因心肾阳衰,阴寒内盛所致。阳气不能温煦周身四末,故四肢厥逆、恶寒蜷卧;不能鼓动血行,故脉微细。《素问·生气通天论》曰:“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今心阳衰微,神失所养,则神衰欲寐;肾阳衰微,不能暖脾,升降失调,则腹痛吐利。此阳衰寒盛之证,非纯阳大辛大热之品,不足以破阴寒,回阳气,救厥逆。

  1. 故方中以大辛大热之生附子为君,入心、脾、肾经,温壮元阳,破散阴寒,回阳救逆。生用则能迅达内外以温阳逐寒。
  2. 臣以辛热之干姜,入心、脾、肺经,温中散寒,助阳通脉。附子与干姜同用,一温先天以生后天,一温后天以养先天,相须为用,相得益彰,温里回阳之力大增,是回阳救逆的常用组合。
  3. 炙甘草之用有三:一则益气补中,使全方温补结合,以治虚寒之本;二则甘缓姜、附峻烈之性,使其破阴回阳而无暴散之虞;三则调和药性,并使药力作用持久,是为佐药而兼使药之用。

综观本方,药简力专,大辛大热,使阳复厥回,故名“四逆汤”。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回阳救逆的基础方。临床应用以四肢厥逆,神衰欲寐,面色苍白,脉微细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心肌梗死、心力衰竭、急性胃肠炎吐泻过多、或某些急证大汗而见休克属阳衰阴盛者。

使用注意

若服药后出现呕吐拒药者,可将药液置凉后服用。本方纯用辛热之品,中病手足温和即止,不可久服。真热假寒者忌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霍乱

陈某,50余岁,住西大门。陡然腹痛,吐泻大作。其子业医,投以藿香正气散,入口即吐,又进丁香、砂仁、柿蒂之属,亦无效。至黄昏时,四肢厥冷,两脚拘孪,冷汗淋漓,气息低微,人事昏沉,病势危急,举家怆惶,求治于予。及至,患者面色苍白,两目下陷,皮肤干瘪,气息微弱,观所泄之物如米泔水,无腐秽气,只带腥气,切其脉,细微欲绝。余曰:此阴寒也。真阳欲绝,阴气霾漫,阳光将熄,势已危笃。宜回阳救急,以挽残阳。投大剂四逆汤,当晚连进两剂,冷服。

次早复诊:吐利止,厥回,脉细,改用理中加附子而康。(刘天鉴医案,录自湖南省中医药研究所.1980.湖南省老中医医案选第一辑.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

〔按〕阴寒直中太、少二阴,陡然腹痛吐泻,反用藿香正气散,非但不能祛里寒,反致虚阳散脱于外,急变四肢厥逆,两脚拘急,冷汗淋漓,气息低微,人事昏沉,面色苍白,脉微欲绝等真阳欲绝,阳光将息之危候。泻下物如米泔水,无腐秽气,此即《素问·至真要大论》“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是也。以大剂四逆汤回阳救逆,以挽残阳,故厥回而吐利得止。冷服者,以防拒药也,即《素问·五常政大论》“治寒以热,凉而行之”之服法反佐。大吐大泻,汗多,而见两目下陷,皮肤干瘪,不但阳脱,且阴液亦将竭,故阳回之后,改用理中加附子汤,亦即四逆汤加人参、白术之意,取人参、白术以固中州,且人参生津补液,使阳回而阴生。

少阴寒厥

唐叟,年逾古稀。冬月感寒,头痛发热,鼻流清涕。自服羚翘解毒丸六丸,自觉精神甚疲,而且手足发凉。其子恳余诊。切其脉未久,唐即侧头欲睡,握其手,凉而不温。切其脉不浮而反沉,视其舌则淡嫩而白。余曰:此少阴伤寒,肾阳已虚,如再进凉药,恐生叵测,法当急温,以回肾阳。与四逆汤。服一剂,精神转佳。再剂,手足转温而愈。(刘渡舟医案,录自刘渡舟.1984.新编伤寒论类方.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按〕年逾古稀,肾阳已虚,外感于寒,复因误用寒凉,以致阳气式微,阴寒内盛,故精神委靡,时时欲睡,手足发凉,脉沉。《伤寒论》曰:“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四逆汤为破阴回阳救逆之剂,使阴寒得散,阳气得复,故厥回而愈。

太少合病

患者男性,49岁。初诊:1961年9月6日。炎暑天气,赤身犹汗流不息,至夜凉风渐起,难免受凉,夜复夫妻同房。次日感头晕痛,全身酸痛,懒于起床。西医以感冒论治,服发汗退热剂,药后全身出汗不止,气急,嗜卧不能起床,无力与人应对,小便撒在床上,面白唇绀,神倦至极。脉沉弱无力,全身仍汗出如油,语言无力,声微,气促,舌淡苔白滑。身虽热而不愿去毛毯。此乃阳虚体质,复犯房事,虽有外感,《伤寒论》有急当救里,后治其表之明训。今当先用四逆汤加味回阳敛汗:炮附子30克 炙甘草15克 干姜24克 生龙骨30克 煅牡蛎30克 桂枝6克 白芍6克。急服1剂。药后半小时,汗止,气不促,索米汤饮服,身痛减,脉转浮数,患者安然入睡。嘱患者醒后服第二煎。

二诊:患者一夜安睡,面色恢复正常,体温37.8℃,身痛未净,仍恶风寒,舌淡滑苔薄白,脉沉迟。拟桂枝加附子汤、新加汤合剂:川桂枝6克 白芍9克 炙甘草6克 生姜9克 红枣10克 党参10克 炮附子9克。服2剂而愈。(张志民医案,录自何任等.1991.金匮方百家医案评议.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先有表证,复犯房事,少阴阳虚,故称太少舍病。以其全身酸痛,误服发汗退热剂,汗出不止,阳随汗泄,重虚其阳,出现神倦嗜卧,汗出如油,声微气促,脉沉弱等一派阳衰阴盛,亡阳欲脱之危象。当务之急,须先救其里,后治其表。故先用大剂四逆汤配以桂甘龙牡汤以回阳敛汗。阳回后,仍见身痛,恶风寒,是表证未解,再以桂枝加附子汤合新加汤治其表,兼顾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