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宫牛黄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温病条辨》

组成

牛黄一两(30g) 郁金一两(30g) 犀角(水牛角代)一两(30g) 黄连一两(30g) 朱砂一两(30g) 梅片二钱五分(7.5g) 麝香二钱五分(7.5g) 真珠五钱(15g) 山栀一两(30g) 雄黄—两(30g) 黄芩—两(30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鉴别

凉开三宝
方药 功效 鉴别点
安宫牛黄丸 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高热+神昏谵语
紫雪丹 清热开窍、息风止痉 高热+抽搐
至宝丹 化浊开窍、清热解毒 高热+化浊

功效

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主治

邪热内陷心包证

高热烦躁,神昏谵语,舌謇肢厥,舌红或绛,脉数有力。亦治中风昏迷,小儿惊厥属邪热内闭者。

用法

  • 上为极细末,炼老蜜为丸,每丸一钱(3g),金箔为衣,蜡护。脉虚者人参汤下,脉实者银花、薄荷汤下,每服一丸。大人病重体实者,日再服,甚至日三服;小儿服半丸,不知,再服半丸。
  • 现代用法:以水牛角浓缩粉50g替代犀角。以上11味,珍珠水飞或粉碎成极细粉,朱砂、雄黄分别水飞成极细粉;黄连、黄芩、栀子、郁金粉碎成细粉;将牛黄、水牛角浓缩粉及麝香、冰片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适量炼蜜制成大蜜丸。每服1丸,每日1次;小儿3岁以内1次1/4丸,4-6岁1次1/2丸,每日1次;或遵医嘱。亦作散剂:按上法制得,每瓶装1.6g。每服1.6g,1日1次;小儿3岁以内1次0.4g,4~6岁1次0.8g,1日1次;或遵医嘱

方解

本方证因温热邪毒内闭心包所致。热闭心包,必扰神明,故高热烦躁、神昏谵语;“温邪内陷之证,必有粘腻秽浊之气留恋于膈间”(《成方便读》),邪热夹秽浊蒙蔽清窍,势必加重神昏;舌为心窍,热闭窍机,则舌謇不语;热闭心包,热深厥亦深,故伴见手足厥冷,是为热厥。所治中风昏迷、小儿高热惊厥,当属热闭心包之证。治以清热解毒、开窍醒神为法,并配辟秽安神之品。方中牛黄苦凉,清心解毒,辟秽开窍;水牛角咸寒,清心凉血解毒;麝香芳香开窍醒神。三药相配,是为清心开窍、凉血解毒的常用组合,共为君药。臣以大苦大寒之黄连、黄芩、山栀清热泻火解毒,合牛黄、犀角则清解心包热毒之力颇强;冰片、郁金芳香辟秽,化浊通窍,以增麝香开窍醒神之功。佐以雄黄助牛黄辟秽解毒;朱砂、珍珠镇心安神,以除烦躁不安。用炼蜜为丸,和胃调中为使药。原方以金箔为衣,取其重镇安神之效。本方清热泻火、凉血解毒与芳香开窍并用,但以清热解毒为主,意“使邪火随诸香一齐俱散也”(《温病条辨》)。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热陷心包证的常用方,亦是凉开法的代表方。凡神昏谵语属邪热内陷心包者,均可应用。临床应用以高热烦躁,神昏谵语,舌红或绛,苔黄燥,脉数有力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用《温病条辨》清官汤煎汤送服本方,可加强清心解毒之力;若温病初起,邪在肺卫,迅即逆传心包者,可用银花、薄荷或银翘散加减煎汤送服本方,以增强清热透解作用;若邪陷心包,兼有腑实,症见神昏舌短、大便秘结、饮不解渴者,宜开窍与攻下并用,以安宫牛黄丸2粒化开,调生大黄末9g内服,先服一半,不效再服;热闭证见脉虚,有内闭外脱之势者,急宜人参煎汤送服本方。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中毒性痢疾、尿毒症、肝昏迷、急性脑血管病、肺性脑病、颅脑外伤、小儿高热惊厥以及感染或中毒引起的高热神昏等属热闭心包者。

使用注意

本方孕妇慎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温疹

天津杨姓幼子,年四岁,于季春发生温疹。病因:春暖时气流行,比户多有发生此病者,因受传染。证候:周身出疹甚密,且灼热异常。闭目昏昏,时作谵语。气息迪促,其唇干裂紫黑,上多凝血。脉象数而有力。大便不实,每日溏泻两三次。诊断:凡上焦有热之证,最忌下焦滑泻。此证上焦之热已极,而其大便又复溏泻,欲清其热,又恐其溏泻益甚,且在发疹,更度其因溏泻毒内陷也。是以治此证者,当上清其热下止其泻,兼托疹毒外出,证候虽险,自能治愈。处方:生怀山药(一两) 滑石(一两) 生石膏(一两捣细) 生杭芍(六钱) 甘草(三钱) 连翘(三钱) 蝉蜕(钱半去土) 共煎一大盅,分多次徐徐温饮下。效果:分七八次将药服完。翌日视之其热大减,诸病皆见愈。惟不能稳睡,心中似骚扰不安,其脉象仍似有力。遂将方中滑石、石膏皆减半,煎汤送安宫牛黄丸半丸,至煎渣再服时,又送服半丸,病遂全愈。(张锡纯.2002.医学衷中参西录.石家庄:河北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安宫牛黄丸、紫雪丹均有芳香化秽浊而利诸窍之功,可用治身热不恶寒,精神不了了之症,吴鞠通先生谓安宫牛黄丸最凉,紫雪次之,至宝又次之。主治略同,而各有所长。《重订通俗伤寒论·六经方药·清凉剂》徐荣斋按云,“紫雪丹宜于斑疹伤寒,大便溏薄者不宜用,因有攻泻药——朴硝在内。”本例有大便溏泻在先,故在托邪外出后,用安宫牛黄丸豁痰解毒,兼清余热。

暑温

壬戌六月二十九日,甘,二十四岁,暑温邪传心包,谵语神昏,右脉洪大数实而模糊,势甚危险。连翘六钱 生石膏一两 麦冬六钱 银花八钱 细生地六钱 知母五钱 元参六钱 生甘草三钱 竹叶三钱,煮成三碗,分三次服。牛黄丸二丸、紫雪丹三钱,另服。(吴塘.2005.吴鞠通医案.北京:人民卫生红版社)

〔按〕吴塘言:“手厥阴暑温,身热不恶寒,精神不了了,时时谵语者,安宫牛黄丸主之,紫雪丹亦主之。”本案即属于此。

温疫昏厥

官某,50岁,辛酉年八月染疾,前医屡次攻下无效。初起恶寒头疼,四肢酸痛,屡经误治,遂致舌胀满口,不能言语,昏不识人,呼之不应,小便自遗,便闭旬余,大小腹胀,按之如板,六脉洪大,齿垢紫如干漆,脉症合参,此极重之温疫昏厥也。医者不明病源,发表数次,大耗其液,温补药多,更助其火,火炽液伤,上蒸心脑,下烁肠胃,病之所以酿成坏象也。治当汤丸并进。生石膏八钱 真犀角四钱 小黄连四钱 黄芩四钱 青速翘三钱 玄参一两 鲜生地一两 知母八钱 丹皮三钱 焦栀子三钱 生绿豆二两 鲜竹叶五钱,令其先服利便糖表丸五粒,接服蓖麻油一两,服后约一时许,大便自下,大小腹俱软,速进汤药两剂头煎,调服安宫牛黄丸二颗。

二诊:六脉和而略大,齿垢净尽,舌尚干,能言语,惟昏谵未净除,是余热未清,原方减共用量,再进两服,间服安宫牛黄丸一颗,汤药调服。

三诊:六脉平和,舌苔退而微干,时有错语,仿增液汤意,令其连进两剂,间用万氏牛黄丸一颗,汤药调下。八日即能坐起,旬余胃健而愈。(何廉臣.1959.重印全国名医验案类编.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上病于温疫,气血两燔,热陷心包,神昏痉厥,以安宫牛黄丸而效。并兼用西法通腑,意为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