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赤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小儿药证直诀》

组成

生地黄木通生甘草梢各等分(各6g)

方歌

导赤散方歌
导赤生地与木通
草梢竹叶四般攻
口糜淋痛小肠火
引热同归小便中

功效

清心利水养阴。

主治

心经火热证

心胸烦热,口渴面赤,意欲饮冷,以及口舌生疮;或心热移于小肠,小便赤涩刺痛,舌红,脉

用法

  • 上药为末,每服三钱(9g),水一盏,入竹叶同煎至五分,食后温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情增减

方解

本方为治心经火热证的常用方,又是体现清热利水养阴治法的基础方。本方证乃心经热盛或移于小肠所致。心火循经上炎,而见心胸烦热、面赤、口舌生疮;火热内灼,阴液被耗,故见口渴、意欲饮冷;心与小肠相表里,心热下移小肠,泌别失职,乃见小便赤涩刺痛;舌红、脉数,均为内热之象。心火上炎而又阴液不足,故治法不宜苦寒直折,而宜清心与养阴兼顾,利水以导热下行,使蕴热从小便而泄。

  1. 方中生地甘寒而润,入心肾经,凉血滋阴以制心火;木通苦寒,入心与小肠经,上清心经之火,下导小肠之热,两药相配,滋阴制火而不恋邪,利水通淋而不伤阴,共为君药。
  2. 竹叶甘淡,清心除烦,淡渗利窍,导心火下行,为臣药。
  3. 生甘草梢清热解毒,尚可直达茎中而止痛,并能调和诸药,还可防木通、生地之寒凉伤胃,为方中佐使。

四药合用,共收清热利水养阴之效。

  • 本方在《小儿药证直诀》治“小儿心热”,未言及“心移热于小肠”,至《奇效良方》扩大了运用范围,用治小便赤涩淋痛等。《医宗金鉴·删补名医方论》说:“赤色属心,导赤者,导心经之热从小便而出……故名导赤散。”可见本方理论与运用,皆是逐步发展而成。
  • 本方证病机,钱氏只言及“心热”,或“心气热”,未言及虚实,可见不宜以虚火或实火言之;再者,他在《小儿药证直诀·脉证治法》中虽提到“心气实”一证,但用方泻心汤仅提到黄连一味,与本方用生地配伍木通不同,说明本方证不应是实火。另一方面他在该书卷三之“目内证”中云:“赤者,心热,导赤散主之;淡红者,心虚热,生犀散主之”,说明本方证亦不是虚热。从以药测证分析,本方用生地配伍木通,甘寒与苦寒相合,滋阴利水为主,滋阴而不恋邪,利水而不伤阴,泻火而不伐胃,这与小儿稚阴稚阳、易寒易热、易虚易实、疾病变化迅速的特点和治实宜防其虚、治虚宜防实的治则要求,亦十分吻合。由此观之,《医宗金鉴》以“水虚火不实”五字括之,较为贴切。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心经火热证的常用方,又是体现清热利水养阴治法的基础方。临床应用以心胸烦热,口渴,口舌生疮或小便赤涩,舌红脉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心火较盛,可加黄连以清心泻火;心热移于小肠,小便不通,可加车前子赤茯苓以增强清热利水之功;阴虚较甚,加麦冬增强清心养阴之力;小便淋涩明显,加篇蓄瞿麦滑石之属,增强利尿通淋之效;出现血淋,可加白茅根小蓟旱莲草凉血止血。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口腔炎、鹅口疮、小儿夜啼等属心经有热者;急性泌尿系感染属下焦湿热者,亦可加减治之。

使用注意

方中木通苦寒,生地阴柔寒凉,故脾胃虚弱者慎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小儿夜啼

男婴,4个月。4天以来入夜哭啼不已,哭声响亮,面赤唇红,烦躁不安,大便干,舌尖红,指纹红紫,体温正常。此心经有热,扰动神明,治宜清心泻火。方用导赤散加减:生地 木通 淡竹叶各3克 黄连 生大黄后下 蝉蜕各2克 2剂。两天后复诊,夜啼已止,但大便清稀,仍以上方去大黄、黄连,加麦冬、茯苓各2克,2剂而愈。[罗蜀平.1987.小儿夜啼治验,四川中医,(5)4:21]

〔按〕小儿夜啼,为心经有热扰动神明所致,治以泻火清心之导赤散加味。药证合拍,故收良效。

木舌

男婴,4个月,混合喂养。3个月前出现舌体肿大,吃奶作声,烦躁哭闹,曾被诊为“先天愚型”,经治无效。现诊见舌体肿大板硬,塞满于口,舌伸口外,不能转动,吮乳困难,伴见面赤唇红,舌质红,苔黄,大便秘,小便少,烦躁不安,哭闹不止。此乃心脾积热,邪热循经上行于口舌,治当清心泻火,解毒消肿:方以导赤散合清热散(水牛角、黄连、滑石、栀子)等,水煎频服。复诊诸症减轻,继服9天痊愈。[王梅花.1994.木舌治验举隅,河南中医,14(4):254]

〔按〕木舌,证属心脾积热,循经上炎而引起,故治当清心泻火,辅以解毒消肿.药证合拍,故收良效。

发热而搐

一小儿周岁,发热而搐,以泻青丸投之不效。乃问其发搐之状,其母曰:搐过后只好睡,以乳与之则饮,不与则不思,醒时则戏作猫儿声,见人则笑,不发搐,便是好了。万曰:医要识症,药要对症,怪底前药之不效也。以导赤散服之,一剂而安。其父问故,曰:心脏属火,其声为笑。火生于寅,属虎。猫者,虎之类也。猫声而笑,知非肝病,乃心病也,故以导赤散泻其心火而安。(魏之琇.1997.续名医类案·万密斋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小儿发热而搐,多责之于肝热动风,投泻青丸似亦合乎医理,却不得其效。可见识证之微妙,辨证之艰难。从小儿“醒时则戏作猫儿声”而判断非为“肝病”,“乃心病也”,且用导赤散一剂而安。本案启迪人之处至少有二:一是医者识证必得从细微处体验;二是识证必得渊博的人文知识和扎实的中医理论功底而后可。

小儿啼哭

万密斋治县尹张之子,未周岁,啼哭昼夜不止。医谓腹痛,用理中丸不效。又谓伤食,用泻黄散不止。万视之曰:公子腮面赤,乃心烦而哭也。若腹痛当见面青,伤食当见面黄也。乃用导赤散,木通、竹叶、生地、灯心、黄芩、甘草,加黄连、麦冬煎服之。次日早即入告曰:昨夜哭多何也?万曰:病即安矣。曰:病安何以哭不止?曰:公子啼哭,三日夜不吃乳,昨夜热退心凉欲得乳,而乳母在外。盖往夜之哭,病哭也,昨夜之哭,饥哭也。乃笑曰:果然。乳母五更到,即止矣。(魏之琇.1997.续名医类案·万密斋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小儿科又称“哑科”,全凭望闻而得以识证,这是对医者辨证功夫的考验。从本案足见万氏识证的细微准确、一丝不苟:从面色断其既非腹痛、又非伤食,“乃心烦而哭也”;从啼哭辨其病哭抑或饥哭。识证既准,用药自有捷效。与案3一样,让我们深深感到,临床辨证准确是保证论治奏效的前提,而辨证的准确又谈何容易?是必以坚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以为后盾的。

血淋

黄某,女,28岁。初诊:1975年4月6日。主诉:昨起小便频急,涩痛而赤,腰酸,少腹胀,心烦,少寐。诊查:舌质红,苔腻,脉细数。尿常规:蛋白(++),红细胞(++++),白细胞(0~1)。辨证:湿热蓄于下焦,膀胱气化不利,血得热而下注,证属血淋。治法:凉血滋阴,清利湿热。处方:生地15克 竹叶6克 生甘草5克 木通3克 黄芩15克 小蓟草30克 乌药9克。2剂。

二诊:4月3日1。昨日诸症一度减轻,尿色稍清。今晨又见尿频涩痛,腰酸,少腹胀痛。苔腻,脉细数。尿常规:蛋白微量,红细胞(+++ +),白细胞(0)。再予前方加味。原方加萆薢15克。2剂。

三诊: 4月10日。尿频明显减轻,尿色已清,少腹胀痛基本消失,腰酸乏力。脉细带数。尿常规:红细胞(0~1),白细胞(0~1)。再守原意。前方去木通。四剂。(董建华等.1990.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淋证初起,多湿多热,治宜宣通清利为主。心烦少寐,舌红脉数,心火亢盛,故用导赤散加味。生地凉血滋阴,竹叶清心泻火,均以鲜者为佳;木通、甘草清热通淋,兼治尿道刺痛;并加重小蓟凉血止血,萆薢分利湿浊,乌药行气利窍。诸药配合,以血止淋通而收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