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柴胡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别名: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柴胡半斤(24g)、黄芩三两(9g)、人参三两(9g)、甘草三两,炙(9g)、半夏半升,洗(9g)、生姜三两,切(9g)、大枣十二枚,擘(4枚)

方歌

小柴胡汤方歌
小柴胡汤和解功
半夏人参甘草从
更加黄芩生姜枣
少阳为病此方宗

功效

和解少阳。

主治

伤寒少阳证

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目眩,舌苔薄白,脉弦者。

对应鉴别表
证候 方剂
身热夜甚 清营汤
夜热早凉 青蒿鳖甲汤
日晡潮热 大承气汤
往来寒热 小柴胡汤
皮肤蒸热 泻白散

热入血室证

妇人伤寒,经水适断,寒热发作有时。

其它

黄疸、疟疾以及内伤杂病而见少阳证者。

用法

  • 上七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再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为和解少阳的代表方剂。少阳经脉循胸布胁,位于太阳、阳明表里之间。伤寒邪犯少阳,邪正相争,正胜欲拒邪出于表,邪胜欲入里并于阴,故往来寒热;足少阳之脉起于目锐眦,其支者,下胸中,贯膈,络肝,属胆,循胁里;邪在少阳,经气不利,郁而化热,胆火上炎,而致胸胁苦满、心烦、口苦、咽干、目眩;胆热犯胃,胃失和降,气逆于上,故默默不欲饮食而喜呕;若妇人经期,感受风邪,邪热内传,热与血结,血热瘀滞,疏泄失常,故经水不当断而断、寒热发作有时。邪在表者,当从汗解;邪入里者,则当吐下。今邪既不在表,又不在里,而在表里之间,则非汗、吐、下所宜,故惟宜和解之法。

  1. 方中柴胡苦平,入肝胆经,透泄少阳之邪,并能疏泄气机之郁滞,使少阳半表之邪得以疏散,为君药。
  2. 黄芩苦寒,清泄少阳半里之热,为臣药。柴胡之升散,得黄芩之降泄,两者配伍,是和解少阳的基本结构。
  3. 胆气犯胃,胃失和降,佐以半夏、生姜和胃降逆止呕;邪从太阳传入少阳,缘于正气本虚,故又佐以人参、大枣益气健脾,一者取其扶正以祛邪,一者取其益气以御邪内传,俾正气旺盛,则邪无内向之机。
  4. 炙甘草助参、枣扶正,且能调和诸药,为使药。

诸药合用,以和解少阳为主,兼补胃气,使邪气得解,枢机得利,胃气调和,则诸症自除。原方“去滓再煎”,使药性更为醇和,药汤之量更少,减少了汤液对胃的刺激,避免停饮致呕。

   小柴胡汤为和剂,一般服药后不经汗出而病解,但也有药后得汗而愈者,这是正复邪却,胃气调和所致。正如《伤寒论》所说:“上焦得通,津液得下,胃气因和,身濈然汗出而解。”若少阳病证经误治损伤正气,或患者素体正气不足,服用本方,亦可见到先寒战后发热而汗出的“战汗”现象,属正胜邪却之征。
君药 柴胡 苦平,入肝胆经,透泄少阳之邪,并能疏泄气机之郁滞,使少阳半表之邪得以疏散
臣药 黄芩 苦寒,清泄少阳半里之热,柴胡之升散,得黄芩之降泄,两者配伍,是和解少阳的基本结构
佐药 半夏、生姜 和胃降逆止呕
人参、大枣 益气健脾,一者取其扶正以祛邪,一者取其益气以御邪内传,俾正气旺盛,则邪无内向之机
使药 炙甘草 助参、枣扶正,且能调和诸药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伤寒少阳证的基础方,又是和解少阳法的代表方。临床应用以往来寒热,胸胁苦满,默默不欲饮食,心烦喜呕,口苦,咽干,苔白,脉弦为辨证要点。临床上只要抓住前四者中的一二主证,便可用本方治疗,不必待其证候悉具。正如《伤寒论》所说:“伤寒中风,有柴胡证,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

加减变化

若胸中烦而不呕,为热聚于胸,去半夏、人参,加瓜蒌清热理气宽胸;渴者,是热伤津液,去半夏,加天花粉止渴生津;腹中痛,是肝气乘脾,宜去黄芩,加芍药柔肝缓急止痛;胁下痞硬,是气滞痰郁,去大枣,加牡蛎软坚散结;心下悸,小便不利,是水气凌心,宜去黄芩,加茯苓利水宁心;不渴,外有微热,是表邪仍在,宜去人参,加桂枝解表;咳者,是素有肺寒留饮,宜去人参、大枣、生姜,加五味子、干姜温肺止咳。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感冒、流行性感冒、疟疾、慢性肝炎、肝硬化、急慢性胆囊炎、胆结石、急性胰腺炎、胸膜炎、中耳炎、产褥热、急性乳腺炎、睾丸炎、胆汁返流性胃炎、胃溃疡等属邪踞少阳,胆胃不和者。

使用注意

因方中柴胡升散,芩、夏性燥,故对阴虚血少者禁用。

古籍摘要

案例

热入血室

有刘谊者,其妻患感证旬日。午后寒熟如疟,昼日神清,夜则谵语,迭延数医,方药杂投,未获寸效,举家惶然。继延刘谷人诊之。刘公闻其状,即言此证必由经水适来而得,问之果然。遂作热入血室治,用小柴胡汤原方,服3剂,其证霍然。(刘祖胎等.1983.三湘医粹·医话,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热入血室,乃外感之热邪乘行经之虚入于血室也。血室内属于肝,肝胆互为表里,故热入血室,出现寒热如疟的少阳证。热扰血分,血属阴,夜暮亦属阴,故昼日神清,夜则谵语。小柴胡汤能使热陷于血室者升发而出之,热邪一解,血结自能行通,其病自愈。

发热

某女,成年。2月前困感冒发热服药,热退后即上班,二三天后下午仍发热,且症状愈多,经诊治无效。就诊时主诉胸胁胀满,胃脘堵闷,食欲不振,口苦耳鸣,下午低热,有时恶心,二便正常,月经正常,苔薄白,脉右弦滑,左弦。西医诊为发热待查。治以和解少阳法,用小柴胡汤加减:柴胡12克 黄芩10克 生姜3片 炙甘草9克 枳壳10克 枳实10克 栝蒌30克 川连5克 桔梗6克 水煎服,进5剂病去火半。再以上方去枳实,加陈皮10克,生麦芽10克 香稻芽10克 又进4剂而痊愈。(焦树德.1995.方剂心得十讲.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症见发热,实乃外感未愈,邪入少阳,又添气滞,用小柴胡汤减补益之品,加理气散结药物,则邪去正安,发热自退。

颈部结核

孟某,女,64岁,退休工人。1987年8月10日诊。患者右侧颈,部结核已半月,如2分钱币大,左关脉弦,舌苔黄腻。此属少阳气郁,痰火凝聚,治宜小柴胡汤加减,清少阳、化痰火、散郁结。方用:柴胡5克 黄芩6克 制半夏9克 天花粉12克 牛蒡子12克 火贝母12克 牡蛎30克 赤芍9克 丹皮9克 连翘9克 夏枯草15克 小青皮6克。患者连服此方14剂,颈部结核全消,于9月30日特来致谢。(连建伟医案,录自何任等.1991.金匮方百家医案评议.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颈部乃少阳经循行之地,左关脉弦,舌苔黄腻,乃少阳气郁痰凝为患。以其属实属热,故用小柴胡汤去参、草、姜、枣,加入清热凉血、化痰散结之品。药虽平淡,方却中病,故服后颈部结核全消。说明分清脏腑经络,乃辨证论治的重要环节。

呕吐

李某,女,38岁。长期呕吐,兼见低烧,服药已百余剂不效。舌苔白滑,时有进修医生陈君在侧,问曰:“此何证也?”余曰:“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果然3剂而呕止烧退。(刘渡舟医案,录自何任等.1991.金匮方百家医案评议.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呕吐发热,柴胡证已具。欲止其呕,必解其邪,故以小柴胡汤疏解清热,和胃降逆,果然呕止热退。

可见小柴胡汤证确实“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具”。

产后郁冒

高某,女,28岁,营业员,福鼎城关人,1980年4月3日诊。产后已13天,系足月顺产。产后几日洗浴后,但觉头晕,头部汗出甚多,呕逆欲吐,纳食则不能下,急延医诊治,用生化汤、生脉散、浮小麦、麻黄根、煅牡蛎等,以及注射阿托品、青霉素之类,效罔。特邀余会诊。探见面色无华,头昏、汗出甚多,齐颈而止,呕逆欲吐,纳呆,大便5日未行,腹微胀,小便短少,口干微饮,心烦不安,寐差,乳汁减少,恶露未净,卧床忌起,动则汗出淋漓,头昏冒及呕逆加剧,腹不疼,,舌质淡红,苔白微燥,脉象微弱。此属产后郁冒之证,由外闭内郁,下虚上冒而致,治以小柴胡汤加味。处方:党参柴胡 益母草各15克 条芩 半夏生姜各10克 甘草6克 红枣12枚。水煎分3次温服。1剂汗出微微,脉象更弱,知产后气血亏虚,遂以原方再加党参15克。再1剂头汗全消,头晕亦撤,不呕能食,二便通,恶露净。(林上卿医案,录自何任等.1991.金匮方百家医案评议.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符合《金匮要略》新产“亡血复汗,寒多,故令郁冒”的记载,虽兼受外邪,而其本则为里虚,故脉象微弱。此时用小柴胡汤解散客邪,调和阴阳,以外邪不可不散,里虚不可不顾也。又因产后恶露未净,加益母草行血祛瘀。复诊重用党参至30克,以其汗出微微,脉象更弱,参能益气生血,补充津液,故重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