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芎茶调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

组成

薄荷叶不见火,八两(240g)、川芎荆芥去梗,各四两(各120g)、细辛去芦,一两(30g)、防风去芦,一两半(45g)、白芷、[[羌活、甘草炙,各二两(各60g)

方歌

川芎茶调散方歌
川芎茶调荆芥防
辛芷薄荷甘草羌
目昏鼻塞风攻上
正偏头痛悉能康

功效

疏风止痛。

主治

外感风邪头痛

偏正头痛,或巅顶作痛,目眩鼻塞,或恶风发热,舌苔薄白,脉浮。

用法

  •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6g),食后,茶清调下
  • 现代用法:共为细末,每次6g,每日2次,饭后清茶调服;亦可作汤剂,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

方解

本方为治疗外感风邪头痛的常用方剂。本方所治之头痛,为外感风邪所致。风为阳邪,头为诸阳之会,清空之府。风邪外袭,循经上犯头目,阻遏清阳之气,故头痛、目眩;鼻为肺窍,风邪侵袭,肺气不利,故鼻塞;风邪犯表,则见恶风发热、舌苔薄白、脉浮等表证;若风邪稽留不去,头痛日久不愈,风邪入络,其痛或偏或正,时发时止,休作无时,即为头风。外风宜散,故当疏散风邪以止头痛。

  1. 方中川芎辛温香窜,为血中气药,上行头目,为治诸经头痛之要药,善于祛风活血而止头痛,长于治少阳、厥阴经头痛(头顶或两侧头痛),故为方中君药。
  2. 薄荷、荆芥辛散上行,以助君药疏风止痛之功,并能清利头目,共为臣药。其中薄荷用量独重,以其之凉,可制诸风药之温燥,又能兼顾风为阳邪,易于化热化燥之特点。
  3. 羌活、白芷疏风止痛,其中羌活长于治太阳经头痛(后脑连项痛),白芷长于治阳明经头痛(前额及眉棱骨痛),李东垣谓“头痛须用川芎。如不愈,各加引经药,太阳羌活,阳明白芷” (《本草纲目》卷 14);细辛祛风止痛,善治少阴经头痛(脑痛连齿),并能宣通鼻窍;防风辛散上部风邪。上述诸药,协助君、臣药以增强疏风止痛之功,共为方中佐药。
  4. 甘草益气和中,调和诸药为使。

服时以茶清调下,取其苦凉轻清,清上降下,既可清利头目,又能制诸风药之过于温燥与升散,使升中有降,亦为佐药之用。综合本方,集众多辛散疏风药于一方,升散中寓有清降,具有疏风止痛而不温燥的特点,共奏疏风止痛之功。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外感风邪头痛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头痛,鼻塞,舌苔薄白,脉浮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风为百病之长,外感风邪,多有兼夹。若属外感风寒头痛,宜减薄荷用量,酌加苏叶、生姜以加强祛风散寒之功;外感风热头痛,加菊花、僵蚕、蔓荆子以疏散风热;外感风湿头痛,加苍术、藁本以散风祛湿;头风头痛,宜重用川芎,并酌加桃仁、红花、全蝎、地龙等以活血祛瘀、搜风通络。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感冒头痛、偏头痛、血管神经性头痛、慢性鼻炎头痛等属于风邪所致者。

使用注意

导致头痛的原因很多,有外感与内伤的不同,对于气虚、血虚、或肝肾阴虚、肝阳上亢、肝风内动等引起的头痛,均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头痛

王某,男,35岁。1946年初秋来寓就诊。自诉三月前患风寒感冒后即感头痛,忽左忽右,经常发作,迄今未止。前医曾作火炎于上而投过清凉之剂,疼痛反增,不分昼夜,时重时轻,坐卧不宁。病急则杂药乱投,总难奏效。切其脉,左右俱浮,两寸兼紧,舌苔薄黄。知为风寒火郁之证,盖头为人身诸阳之会,患者初感风寒之际,未能及时汗解,更进以凉遏之品,致风邪愈加冰伏难除,阻于经络,郁遏清阳之气不得宣畅,反化火上冲而成此证。脉浮兼紧者,风寒之邪外束也;阳郁化火则舌苔薄黄。法当疏散风寒,宣解郁热,但病程已久,惟恐单用内治其力不支,乃采用内外合治之法。内服方:川芎二钱 吴白芷二钱 生姜二片 薄荷二钱 羌活一钱 菊花二钱 防风一钱 炒黄芩一钱 陈茶二钱。外用方:蚕砂二两,清水煎煮,俟药汁将干,将蚕砂并汁摊开于新布上,包扎痛处,每日换药一次。经外治半月,服药10剂后病即痊愈。(李继昌医案整理小组.1978.李继昌医案.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

〔按〕患者风寒感冒后头痛,忽左忽右,经常发作,是表证虽解,但外邪未尽,扰于清阳所致,本为川芎茶调散证。但患者病情迁延日久,兼之误治,风邪化火,以致外有风寒,内有火郁。脉左右俱浮,两寸兼紧,舌苔薄黄,是其证据。故医者选用川芎茶调散内服以祛风止痛,外用蚕砂以清疏郁热,内外合治,终收全效。

三叉神经痛

赵某,男,78岁,老教师,五台县人。1970年12月24日初诊:患者右侧颜面及头部剧烈疼痛多年,经县医院诊断为三叉神经痛。中西医多方治疗,效果不明显。近来发作频繁,疼痛剧烈,类似针刺、火烙,每日发作十几次,疼痛难忍。脉象沉细。证属风寒凝滞,痛久入络。拟用散寒祛风,活络止痛之法。处方:川芎4.5克 僵蚕4.5克 酒地龙6克 白芷4.5克 防风4.5克 芥穗4.5克 羌活1.5克 醋柴胡3克 白芍12克 炙草2克 细辛1克 桃仁6克 当归9克 薄荷4.5克,水煎服。服上药二剂后,剧烈疼痛很快缓解,随即停止发作。之后患者头痛偶再发作,服上药二剂,辄收效。(王新华.1998.中国历代医案精选.南京: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巅顶之上,惟风可到”,本案患者发作性右侧颜面及头部疼痛,痛时虽有火烙样感觉,但脉象沉细,故病属风寒扰于清阳。又因患病多年,顽疾不除,久痛入络,致使血脉瘀阻,故疼痛剧烈难忍。医者采用疏风散寒,活血通络之法治疗,方用川芎茶调散疏风寒止头痛,加用地龙、僵蚕、桃仁、当归活血通络。又因病证日久,痛在偏侧,肝胆气机失和,故再入柴胡、白芍疏肝柔肝,条畅气机。药证相符,治愈顽疾。

头痛

张某,男,43岁。1998年3月21日因左后枕部剧烈疼痛2天来我院就诊。有类似发作2天。此次因骑摩托车头部受风吹而发病。自服布洛芬(芬必得)及索米痛片(去痛片)不能缓解头痛。患者形寒怕冷,左后枕部持续掣痛,向头顶部放射,遇风则头痛加剧,头痛喜裹,夜不能寐,舌淡红,苔薄白,脉浮数。体检:左侧枕大神经出口处(相当于“风池穴”)有压痛,且向头顶部放射,左耳后及枕部无红、肿,热等异常改变。颈椎正侧位片示:颈椎生理弧度消失,后侧韧带骨化,C↓5、G↓6锥体前缘有骨桥形成,提示颈椎病。西医诊断:左枕大神经痛、颈椎病。中医诊断:头痛,证属风寒痹阻,气血凝滞。服本方3剂后头痛明显减轻,服究7剂后左枕部疼痛完全消失。随访一年半无复发。方剂:川芎15克 全蝎5克 蜈蚣2条 荆芥10克 羌活10克 细辛3克 薄荷(后下)5克 白芷10克 防风10克 甘草5克。每日一剂,加水500ml,煎取300ml,分2次服。[黄伟.2000.川芎茶调散加全蝎蜈蚣治疗枕大神经痛31例.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122]

〔按〕患者头痛起于骑摩托车受风,以风池部位为甚,且头痛喜裹,遇风加剧,是风邪入侵,阻遏头部清阳无疑。兼之患者形寒怕冷,故此头痛当属风寒为患。故医者选用川芎茶调散疏风散寒,止头痛。又因患者头痛反复发作2年之久,“久病入络”,恐风邪滞留经络,故方中加入全蝎、蜈蚣虫类药物,以增强疏通经络,搜剔风邪之效。方证相符,病证获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