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脾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正体类要》

组成

白术当归白茯苓黄芪远志龙眼肉酸枣仁,各一钱(3g);人参一钱 (6g)、木香五分(1.5g)、炙甘草三分(1g)

方歌

归脾汤方歌
归脾汤用术参芪
归草茯神远志宜
酸枣木香龙眼肉
煎加姜枣益心脾
此方为:四君子汤+当归、远志、龙眼肉、酸枣仁、木香

功效

益气补血,健脾养心。

主治

心脾气血两虚证

心悸怔忡,健忘失眠,盗汗,体倦食少,面色萎黄,舌淡,苔薄白,脉细弱。

脾不统血证

便血,皮下紫癜,妇女崩漏,月经超前,量多色淡,或淋漓不止,舌淡,脉细弱。

用法

  • 加生姜、大枣,水煎服。

方解

本方证因恩虑过度,劳伤心脾,气血亏虚所致。心藏神而主血,脾主思而统血,思虑过度,面色萎黄,脾气亏虚则体倦、食少;心血不足则见惊悸、怔忡、健忘、不寐、盗汗;面色萎黄、舌质淡,苔薄白,脉细缓均属气血不足之象。上述诸症虽属心脾两虚,却是以脾虚为核心,气血亏虚为基础。脾为营卫气血生化之源,《灵枢·决气》曰:“中焦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为血”,故方中以参、芪、术、草大队甘温之品补脾益气以生血,使气血旺而血生;当归、龙眼肉甘温补血养心;茯苓(多用茯神)、酸枣仁、远志宁心安神;木香辛香而散,理气醒脾,与大量益气健脾药配伍、枣调和脾胃,以资化源。全方共奏益气补血,健脾养心之功,为治疗思虑过度,劳伤心脾,气血两虚之良方。

本方的配伍特点:一是心脾同治,重点在脾,使脾旺则气血生化有源,方名归脾,意在于此;二是气血并补,但重在补气,意即气为血之帅,气旺则自生,血足则心有所养;三是补气养血药中佐以木香理气醒脾,补而不滞。故张璐说:“此方滋养心脾,鼓动少火,妙以木香调畅诸气。世以木香性燥不用,服之多致痞闷,或泄泻,减食者,以其纯阴无阳,不能输化药力故耳。”(《古今名医方论》)

本方原载宋·严用和《济生方》,但方中无当归、远志,至明·薛已补此二味,使养血宁神之效尤彰。本方的适应范围,随着后世医家的临床实践,不断有所扩充,原治思虑过度、劳伤心脾之健忘、怔忡。元·危亦林在《世医得效方》中增加治疗脾不统血之吐血、下血。明·薛已《内科摘要》增补了治疗惊悸、盗汗、嗜卧少食、月经不调、赤白带下等症。

归脾汤与补中益气汤同用参、芪、术、草以益气补脾。前者以补气药配伍养心安神药,意在心脾双补,复二脏生血、统血之职,主治心脾气血两虚之心悸怔忡、健忘失眠、体倦食少,以及脾不统血之便血、崩漏等。后者是补气药配伍升阳举陷药,意在补气升提,复脾胃升清降浊之能,主治脾胃气虚、气陷之少气懒言、发热及脏器下垂等。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心脾气血两虚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心悸失眠,体倦食少,便血或崩漏,舌淡,脉细弱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崩漏下血偏寒者,可加艾叶炭、炮姜炭,以温经止血;偏热者,加生地炭、阿胶珠、棕榈炭,以清热止血。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胃及十二指肠溃疡出血、功能性子宫出血、再生障碍性贫血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神经衰弱心脏病等属心脾气血两虚及脾不统血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1. 原书主治:《正体类要》卷下:“跌仆等症,气血损伤;或思虑伤脾,血虚火动,寤而不寐;或心脾作痛,怠惰嗜卧,怔忡惊悸,自汗,大便不调;或血上下妄行。”
  2. 方文选录:汪昂《医方集解·补养之剂》:“此手少阴、足太阴药也。血不归脾则妄行,参、术、黄芪、甘草之甘温,所以补脾;茯神、远志、枣仁、龙眼之甘温酸苦,所以补心,心者,脾之母也。当归滋阴而养血,木香行气而舒脾,既以行血中之滞,又以助参、芪而补气。气壮则能摄血,血自归经,而诸症悉除矣。”

临床报道

李氏用归脾汤加减辅助治疗食管癌放化疗毒副作用获较好疗效。对照组采用单纯放化疗,治疗组除放化疗外,辅以归脾汤加减,从放化疗前3天开始服用,每日1剂,服至化疗结束后2周停用。结果:骨髓抑制情况在Ⅲ、Ⅳ度,两组间存在显著性差异(P<0.01),说明归脾汤能显著减轻放化疗对骨髓功能的抑制;放化疗组CD3、CD4、NK细胞数目治疗后较治疗前均明显下降,而归脾汤组治疗后较治疗前下降程度明显较对照组小,说明归脾汤有显著保护或提高患者免疫功能的作用。[李卫河,等。归脾汤对食管癌放化疗毒副作用的疗效观察。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2000;7(6):68]

实验研究

归脾汤对三种实验性胃溃疡模型的影响发现:该方对急性应激性溃疡、利血平性溃疡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对幽门结扎性溃疡无效;对胃液分泌量、胃蛋白酶排出量等没有明显影响。作者认为该方的作用部位可能在中枢神经系统,通过对紊乱的神经系统的调节,使胃的分泌、运动等功能恢复正常,发挥了抑制溃疡形成的作用。[张仲一,等。归脾汤抗胃溃疡的实验研究。天津中医 1995;12(4):28]

案例

心悸

马元仪治一人患心悸症,肢体倦怠,或以阴虚治之不效。诊其脉浮虚无力,盖得之焦劳思虑伤心也。……心之下脾位,脾受心病,郁而生涎,精液不生,清阳不布,故四肢无气以动而倦怠也。法宜大补心脾,乃与归脾汤二十剂,即以此方作丸,服之痊愈。(清·魏之琇.续名医类案卷27.录自鲁兆麟等.1996.二续名医类案.沈阳: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症见心悸,肢体倦怠,脉浮虚无力,病在心脾可知,气血不足亦可知矣。故治以归脾汤补益心脾,充养气血,宁心安神。初服以汤剂,俟证缓则改服丸剂缓图,终收全功。

失眠

刘某,女,51岁。平素多忧多虑,起初入睡困难,多梦易醒,反复发作,遂致彻夜不能入睡,随之月经失调,淋漓不断已二年。近日面浮,午后潮热,双下肢浮肿,面色白黄无华,舌体胖,苔白中厚,脉象双寸关大而无力,尺脉沉弱。此证系劳伤心脾,气血生化之源不足,脾虚血失统摄,治当健脾益气,养心宁神,归脾汤加珍珠母15克,白芍12克,水煎,服6剂。服药后自觉症状稍有减轻,继用上方加味,后服归脾丸调养而愈。[李桂兰.1984.归脾汤应用三例.内蒙古中医药,(1):44~45]

〔按〕脾虚气血生化乏源,神失所养,故见失眠、面色无华;脾不统血,则经漏不止;脾失健运,湿邪内停,则下肢浮肿,舌苔中厚。故治以益气补血,健脾报血,养心安神之归脾汤,再加入真珠母、白芍更增安神补血之效。

紫癜

朱某某,女,23岁。素无其他疾患,惟月经有时不调。1950年秋即觉心动悸,胃纳不佳,关节酸痛,精神疲倦,下肢皮肤时常出血,有紫斑点,乃住院,以西药治疗4个月病况无甚转变。现面色苍白,委靡倦怠,月经不调,食欲不佳,声低微,心动悸,四肢无力,睡眠不佳,关节酸痛,下肢有紫斑点如环状,大小不一,躯干及上肢较少。乃处以归脾汤作煎剂,每日一服,诸症减轻,继续进剂至三星期,诸症若失,已照常工作。[盛国荣.1953.归脾汤对紫癜病的治验和归脾汤的运用,北京中医,(5):13~17]

〔按〕皮下紫癜而伴面色苍白,倦怠乏力,语声低微,食欲不佳,心悸寐差,月经不调等症,系由心脾气血两虚,脾不统血,神失所养而致,故以归脾汤益气补血,健脾养心而效。

虚劳(慢性疲劳综合征)

孙某,男,39岁。平素工作繁忙,近1年来疲劳感明显,全身酸困不适,睡眠差,记忆力下降,偶发头痛,已行脑CT、心电图、胸片、血常规和血生化等多种检查未见异常。诊见患者神色疲惫,体倦乏力,舌淡胖,苔薄白,脉沉细弦。证属心脾两虚,气血不足。治予健脾养心,益气补血。归脾汤加未瓜15克、川芎12克,每日1剂,水煎服。服用1周,病情明显改善,连服30天后,疲劳及全身酸困不适感消失,睡眠正常,记忆力明显提高,未再发头痛,舌质淡红,苔薄白,脉弦有力。[营建恒.2005.归脾汤加减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45例.四川中医,23(6):54]

〔按〕慢性疲劳综合征的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明确,一般认为可能是病毒感染,应激(尤其是精神应激)等多种因素导致神经一内分泌一免疫网络系统紊乱的结果。由于脾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在志为思,在体合肌肉、主四肢。若脾失健运,气血生化乏源,四肢肌肉失养则产生疲劳。正如《素问》所云:“四肢懈情,此脾精不运也”,“今脾病不能为胃行其津液,四肢不得禀水谷气,气日以衰,脉道不利,筋骨肌肉皆无气以生,故不用焉”。心主神志,心血不足,神失所养,则可出现失眠、健忘等神志精神活动的异常。所以慢性疲劳综合征多与思虑太过,劳伤心脾,气血不足有关,宜用归脾汤为主治疗。因本案患者全身肌肉酸困明显,故处方中又加木瓜、川芎以调气行血,舒筋活络,令气血充盈,血脉畅达,则诸症渐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