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归四逆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当归三两(12g) 桂枝三两(9g),去皮 芍药三两(9g) 细辛三两(3g) 甘草二两 (6g),炙 通草二两(6g) 大枣二十五枚(8枚),擘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温经散寒,养血通脉。

主治

血虚寒厥证

手足厥寒,或腰、股、腿、足、肩臂疼痛,口不渴,舌淡苔白,脉沉细或细而欲绝。

用法

  • 上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温服一升, 日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月艮

方解

本方证由营血虚弱,寒凝经脉,血行不利所致。素体血虚而又经脉受寒,寒邪凝滞,血行不利,阳气不能达于四肢末端,营血不能充盈血脉,遂呈手足厥寒、脉细欲绝。此手足厥寒只是指掌至腕、踝不温,与四肢厥逆有别。治当温经散寒,养血通脉。本方以桂枝汤去生姜,倍大枣,加当归、通草、细辛组成。方中当归甘温,养血和血;桂枝辛温,温经散寒,温通血脉,为君药。细辛温经散寒,助桂枝温通血脉;白芍养血和营,助当归补益营血,共为臣药。通草通经脉,以畅血行;大枣、甘草,益气健脾养血,共为佐药。重用大枣,既合归、芍以补营血,又防桂枝、细辛燥烈太过,伤及阴血。甘草兼调药性而为使药。全方共奏温经散寒,养血通脉之效。 本方的配伍特点是温阳与散寒并用,养血与通脉兼施,温而不燥,补而不滞。 《伤寒论》中以“四逆”命名的方剂有四逆散、四逆汤、当归四逆汤。三方主治证中皆有“四逆”,但其病机用药却大不相同。四逆散证是因外邪传经入里,阳气内郁而不达四末所致,故其逆冷仅在肢端,不过腕踝,尚可见身热、脉弦等症;四逆汤之厥逆是因阴寒内盛,阳气衰微,无力到达四末而致,故其厥逆严重,冷过肘膝,并伴有神衰欲寐、腹痛下利、脉微欲绝等症;当归四逆汤之手足厥寒是血虚受寒,寒凝经脉,血行不畅所致,因其寒邪在经不在脏,故肢厥程度较四逆汤证为轻,并兼见肢体疼痛等症。因此,三方用药、功用全然不同,正如周扬俊所言:“四逆汤全在回阳起见,四逆散全在和解表里起见,当归四逆汤全在养血通脉起见。”(《温热暑疫全书》)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养血温经散寒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手足厥寒,舌淡苔白,脉细欲绝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治腰、股、腿、足疼痛属血虚寒凝者,可酌加川断、牛膝、鸡血藤、木瓜等活血祛瘀之品;若加吴茱萸、生姜,又可治本方证内有久寒,兼有水饮呕逆者;若用治妇女血虚寒凝之经期腹痛,及男子寒疝、睾丸掣痛、牵引少腹冷痛、肢冷脉弦者,可酌加乌药、茴香、良姜、香附等理气止痛;若血虚寒凝所致的手足冻疮,不论初期未溃或已溃者,均可以本方加减运用。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血栓闭塞性脉管炎、无脉症、雷诺病、小儿麻痹、冻疮、妇女痛经、肩周炎、风湿性关节炎等属血虚寒凝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冻伤

赵某,男性,30余岁,滦县人。于1946年严冬之季,天降大雪,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军队,以清乡为名,大肆骚扰,当地居民被迫逃亡,流离失所,栖身无处,死亡甚多,赵南奔至渤海滨芦丛中,风雪交加,冻仆于地,爬行数里,偃卧于地而待毙,邻近人发现后,抬回村中,其状亟危,结合病情,以其手足厥逆,卧难转侧,遂急投与仲景当归四逆汤:当归9克 桂枝9克 芍药9克 细辛3克 木通3克 炙草6克 大枣4枚,嘱连服数剂,以厥回肢温为度,4剂药后,遍身起大紫泡如核桃,数日后即能转动,月余而大愈。(中医研究院.1978.岳美中医案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当归四逆汤系仲景为厥阴痛“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而设。冻僵与厥阴似无关系,但手足厥寒,究其病机,则同为寒邪所干,血脉不利,血行凝滞,阳气不得随血行敷布外达所致,故用当归四逆汤异病同治。本方内能温通血脉,外可解肌散寒,直驱寒邪从表而出,方证相合,是以得愈。

阴疽

朱某,女性,已婚,病历号27144,吉林省人,于1959年3月11日来我院诊治,自述于1958年12月发现两手发紧,麻木,厥冷,抽搐,紫绀,3个月前两手指尖发白,继而青紫,麻木,放入热水中则痛,诊断为雷诺现象,经中西医药及针刺疗法均未效,至12月份,右手指末梢指锤发现瘀血青紫小点,逐渐扩大如豆粒,日久不消,最后破渍,渍后日久,稍见分泌物,创面青紫,现已两月,经外敷药物治疗不效。诊其两脉细弱,舌尖红,两侧有白腻苔,双手置于冷水中经5分钟后指锤变暗,10分钟后指锤即现紫绀,15分钟后紫绀更加明显,尤以中指为甚。余无其他阳性体征,投以仲景当归四逆汤以通阳和营。当归9克 细辛3克 木通1.5克(《伤寒论》原方系通草,考古之通草即今之木通)白芍6克 炙甘草4.5克 桂枝6克 火枣5枚。服药3剂至1月28日手指遇冷则青紫如前。惟左脉现紧象,前方加吴萸4.5克、生姜6克,同时针刺足趾相应部位出血,至2月9日,前方共服16剂,指锤发紫大为减退,右手食指创口愈合,舌两侧之苔渐退。脉稍见有力。至3月6日,前方又服17剂,手指创口愈合未发,指锤入冷水试验疼痛减轻,脉已渐大,舌两侧白腻苔已不甚明显。惟于晨起口干,右侧腰痛。原方当归、芍药各加3克,又服6剂停药观察,于1 962年12月1 3日追访,云入冬后又犯,手指坏疽未复发。(中医研究院.1978.岳美中医案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先病两手发紧,麻木,厥冷,紫绀,继发坏疽,而脉细弱,当属阴疽。为阴寒之邪,侵入厥阴,血行凝滞,血脉瘀阻。当归四逆汤能温经散寒,和血通脉,使寒邪得散,血脉通和,故坏疽可愈。

寒中厥阴

朱某妻,三十二岁。福鼎王孙人。因经期洗冷水,而发恶寒腹痛,四肢厥冷。延张某先生诊治,服药二剂,病症加剧,张君辞之,荐余以代。诊得脉沉细欲绝,四末厥冷,小腹疼痛,舌苔淡白,额汗淋漓,神昏欲脱,证属厥阴中寒。询病者症状时,病家告曰:“初病只有恶寒腹痛,服张某当归四逆汤二剂,表散太过,致汗出不止,神昏欲脱。”张君乃余友,医学颇有根底,非泛泛者流。此症用当归四逆汤,原属不错,今病不去而加剧何也?索阅其方,用桂枝三钱 当归二钱 白芍三钱 细辛八分 木通一钱 甘草一钱 大枣六枚 生姜三钱。沉思良久,方悟其故。即将原方去生姜,加细辛、当归、木通、甘草四味分量。处方:当归四逆汤:当归三钱 白芍三钱 细辛三钱 木通一钱五分 甘草二钱 桂枝三钱 大枣六枚,嘱服二剂。病家骇然曰:“前方八分细辛服二剂,而汗出不止,今反加至三钱之多,实不敢服,请再斟酌别方。”余曰:“此病由于经来将尽,行经本虚,寒气直入厥阴之脏,故四末厥冷,脉微欲绝。小腹为厥阴经脉所过之处,当由离经秽血未尽,因寒凝滞,故作痛。当归四逆汤为对症药也。故方用桂枝汤调和营卫,君当归领细辛直入厥阴血分,内温脏而外温经,并以木通走血,通达内外为佐,重用大枣、甘草坐中州监细辛不致乱行,实为有节之师。张君惑于后人‘本草用细辛不得超过一钱,多则令人闷乱而死’之说,将细辛分量减为八分,当归减为二钱,加生姜,变成桂枝为君,当归为臣,因而细辛佐桂枝,生姜上行直走头面,致额汗淋漓。今原方虽稍变分量,其作用大异于前,可能获效。”病家始信余言,服一剂而汗收,再服厥回肢温,痛止神清。改拟圣愈汤加味三剂而愈。[郑敏生.1961.寒中厥阴.福建中医药,6(4):封4]

〔按〕行经期间,冲任空虚,因洗冷水,阴寒乘虚入中厥阴,寒凝经脉,血脉不利,而致四肢厥冷,小腹疼痛而恶寒,舌淡苔白,脉沉细欲绝。《伤寒论》云:“手足厥寒,脉细欲绝者,当归四逆汤主之。”然前医予当归四逆汤加生姜,非但无效,病反加剧,以致汗出不止,神昏欲脱。更医亦予当归四逆汤,只是去生姜,加重细辛、当归、木通、甘草之量,结果二剂而安。由此可见,多一药与少一药,药量之多与寡不同,则方中各药的主从配伍关系发生改变,其功用、主治亦随之而变。前人谓“经方千古不传之秘在于用量”,此说在理。

厥阴腹痛

白某,女,36岁。经期参加劳动,汗出衣湿,入厕小解时,风吹下体,顿觉不适,返家后而少腹拘急疼痛难忍。切其脉弦细,视其舌则淡。辨为血虚受寒,邪客肝经之证。为疏:当归12克 白芍12克 桂枝10克 炙甘草6克 通草6克细辛6克 大枣15枚。服三剂而腹痛瘳。(刘渡舟医案,录自刘渡舟.1984.新编伤寒论类方.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按〕少腹为厥阴所经之地,冲为血海而隶属于肝。经期血虚,冲脉空虚,复受寒邪,内犯厥阴,寒凝经脉,血行不利,病少腹拘急疼痛,而脉弦细,舌淡,故用当归四逆汤温其经而散其寒,养其血而通其脉获愈。由此观之,临证用方,其要在于谨守病机,只要病机相同,用之均可获效,不可拘泥于某一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