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枝茯苓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桂枝 茯苓 丹皮去心 桃仁去皮尖,熬 芍药各等分(9g)

方歌

桂枝茯苓丸方歌
桂枝茯苓金匮方
桃芍丹皮五药藏
研粉蜜丸可常服
瘀去症消体安康

功效

活血化瘀,缓消癥块。

主治

瘀阻胞宫证

妇人素有瘕块,妊娠漏下不止,或胎动不安,血色紫黑晦暗,腹痛拒按,或经闭腹痛,或产后恶露不尽而腹痛拒按者,舌质紫暗或有瘀点,脉沉涩。

用法

  • 上三味,末之,炼蜜和丸,如兔屎大,每日食前服一丸(3g),不知,加至三丸
  • 现代用法:共为末,炼蜜和丸,每日服3~5g

方解

本方原治妇人素有瘕块,致妊娠胎动不安或漏下不止之证。证由瘀阻胞宫所致。瘀血瘕块,停留于胞宫,冲任失调,胎元不固,则胎动不安;瘀阻胞宫,阻遏经脉,以致血溢脉外,故见漏下不止、血色紫黑晦暗;瘀血内阻胞宫,血行不畅,不通则痛,故腹痛拒按等。治宜活血化瘀,缓消瘕块。方中桂枝辛甘而温,温通血脉,以行瘀滞,为君药。桃仁味苦甘平,活血祛瘀,助君药以化瘀消瘕,用之为臣;丹皮、芍药味苦而微寒,既可活血以散瘀,又能凉血以清退瘀久所化之热,芍药并能缓急止痛;茯苓甘淡平,渗湿祛痰,以助消癥之功,健脾益胃,扶助正气,均为佐药。丸以白蜜,甘缓而润,以缓诸药破泄之力,是以为使。诸药合用,共奏活血化瘀,缓消瘕块之功,使瘀化癥消,诸症皆愈。 本方配伍特点有二:一为既用桂枝以温通血脉,又佐丹皮、芍药以凉血散瘀,寒温并用,则无耗伤阴血之弊。二为漏下之症,采用行血之法,体现通因通用之法,俾瘕块得消,血行常道,则出血得止。 《妇人良方》以本方更名为夺命丸,用治妇人小产,子死腹中而见“胎上抢心,闷绝致死,冷汗自出,气促喘满者。”《济阴纲目》将本方改为汤剂,易名为催生汤,用于妇人临产见腹痛、腰痛而胞浆已下时,有催生之功。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瘀血留滞胞宫,妊娠胎动不安,漏下不止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少腹有癜块,血色紫黑晦暗,腹痛拒按为辨证要点。妇女经行不畅、闭经、痛经,以及产后恶露不尽等属瘀阻胞宫者,亦可以本方加减治之。

加减变化

若瘀血阻滞较甚,可加丹参、川芎等以活血祛瘀;若疼痛剧烈者,宜加玄胡、没药、乳香等以活血止痛;出血多者,可加茜草、蒲黄等以活血止血;气滞者加香附、陈皮等以理气行滞。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子宫肌瘤、子宫内膜异位症、卵巢囊肿、附件炎、慢性盆腔炎等属瘀血留滞者。

使用注意

对妇女妊娠而有瘀血癥块者,只能渐消缓散,不可峻猛攻破。原方对其用量、用法规定甚严,临床使用切当注意。

古籍摘要

  1. 《金匮要略·妇人妊娠病脉证并治》:“妇人宿有癥病,经断未及三月,而得漏下不止,胎动在脐上者,为癥痼害。妊娠六月动者,前三月经水利时,胎也。下血者,后断三月衃也。所以下血不止者,其瘕不去故也,当下其瘕,桂枝茯苓丸主之。”
  2. 徐彬《金匮要略论注》卷20: “药用桂枝茯苓丸者,桂枝、芍药一阴一阳,茯苓、丹皮一气一血,调其寒温,扶其正气。桃仁以之破恶血,消瘕癖,而不嫌于伤胎血者,所谓有病则病当之也,且瘕之初,必因寒,桂枝化气而消其本寒;瘕之成,必夹湿热为窠囊,苓渗湿气,丹清血热;芍药敛肝而扶脾,使能统血,则养正即所以去邪耳。然消瘕方甚多,一举两得,莫有若此方之巧矣。每服甚少而频,更巧。要之癥不碍胎,其结原微,故以渐磨之。此方去瘕之力不独桃仁。瘕者,阴气也,遇阳则消,故以桂枝扶阳,而桃仁愈有力矣。其余皆养血之药也。”

临床报道

钱氏将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随机分为两组。治疗组23例,用桂枝茯苓丸加血竭粉、淫羊藿,煎汤服,每天1剂,每周服5天,3个月为1疗程,结果:服药1-2疗程,显效9例,有效12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91.3%。对照组X例,用西药丹那唑,亦服药3个月为1疗程,结果:服药1-2个疗程,显效6例,有效9例,无效7例,总有效率为 68.2%。经X2检验,两组疗效有显著性差异(P<0.05)。1年后随访,中药组复发率仅 17.4%,西药组复发率为31.8%。[钱铮.桂枝茯苓丸加味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的临床研究。辽宁中医杂志 2000;27(4):170]

实验研究

家兔静脉注射或口服本方1.5小时后,经血液流变学测定:全血还原比粘度(高切、低切)、全血比粘度(高切、低切)、血浆比粘度及纤维蛋白原浓度均明显降低,红细胞电泳时间减少,但对红细胞数、白细胞数、血红蛋白含量及血浆中胆固醇均无明显影响。表明本方降低血粘度的作用与血细胞数量或血中胆固醇浓度降低无关,而与血浆中链状高分子物质,尤其纤维蛋白原浓度降低有关。[谢家骏,等.桂枝茯苓丸对血液流变学的影响。中成药研究 1986;(5):24]

案例

卵巢囊肿

某女,32岁。患者月经周期45~50天,经期6~8天,行经腹痛,夹黑色血块,并逐次加重1年余,白带量多质稀,少腹凉而坠痛,腰酸体倦,舌质黯两侧有瘀斑,苔白厚,脉沉弦。屡服少腹逐瘀汤、完带汤等,其效不著。妇科检查及B超检查提示:左侧卵巢囊肿(6.5cm×8cm)。辨证分析;综其脉症,乃痰湿与瘀血互结为癥。治法:温化痰湿,活血消癥。方以桂枝茯苓丸加味。处方:桂枝20克 茯苓45克 丹皮10克桃仁10克 赤芍10克 泽兰30克 香附15克 黄芪30克。每日1剂,水煎,分早晚2次温服。服药3个疗程后经妇科检查及B超复查报告:子宫及双侧附件未见异常。迭进5剂,改2天1剂,以巩固疗效。经随访2年,并做B超检查,无复发。[刘昭坤,等.1995.桂枝茯苓丸加味治疗卵巢囊肿98例.国医论坛,(5):14]

〔按〕卵巢囊肿属中医“癥瘕”范畴。本案例辨证为痰湿瘀血互结成癥,投与桂枝茯苓丸温化痰湿、活血消癥,可谓方证相合。方中加入益气、行气之品,寓气行则血行、气化湿亦化之意。

不孕症

1977年深秋,有嘉兴市郊马桥乡一妇,年届三十,因婚后5年不孕,经各地诊治,未见疗效,故请教师顾小麟陪同前来我处诊治。患者经行后期,少腹疼痛,经水色紫有块,量少,脉涩,舌苔薄白,边有瘀点。此属瘀阻胞宫,瘀血不去新血不生,不能摄精成胎。投桂枝茯苓丸加味活血化瘀。方用:桂枝4.5克 茯苓12克 赤芍9克丹皮9克 桃仁9克 当归9克 川芎4.5克红花4.5克 失笑散12克(包煎)。嘱患者于每月月经来潮之前服此方5剂,连服3个周期。至1978年冬,顾小麟来信告知:患者已生育一子,欣喜不已。(连建伟.1987.历代名方精编.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患者并无癥病,但据经行后期、少腹疼痛、经水色紫有块而量少、舌边有瘀点、脉涩,辨证为瘀阻胞宫,投与桂枝茯苓丸加当归、川芎、红花、失笑散活血祛瘀,且于每月月经来潮之前服药,以方应证机,瘀血得去,自能授精成胎故也。

产后恶露不净

陈某,女,成年,已婚,1963年5月7日初诊。自本年3月底足月初产后,至今4旬,恶露未尽,量不多色淡红,有时有紫色小血块,并从产后起腰酸痛,周身按之痛,下半身尤甚,有时左少腹痛,左腰至大腿上1/3处有静脉曲张,食欲欠佳,大便溏,小便黄,睡眠尚可,面包不泽,脉上盛下不足,右关弦迟,左关弦大,寸尺俱沉涩,舌质淡红无苔。由产后调理失宜,以致营卫不和,气血紊乱,恶露不化。治宜调营卫,和血消瘀。处方:桂枝4.5克 白芍6克 茯苓9克 炒丹皮3克 桃仁 (去皮)3克 炮姜2.4克 大枣4枚,服5剂。

16日复诊:服药后恶露已尽,少腹及腰腿痛均消失,食欲好转,二便正常,脉沉弦微数,舌淡无苔,瘀滞已消。宜气血双补,十全大补丸40丸,每日早晚各服1丸。服后已恢复正常。(中医研究院.1972.蒲辅周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患者产后四旬,恶露不尽,腰及少腹痛,周身亦痛,便溏等症。考《医宗金鉴》谓:“产后恶露……日久不断,时时淋漓者,或因冲任虚损,血不收摄,或因瘀行不尽,停留腹内……”“产后少腹痛,其痛若微,乃产时血块未净,名儿枕痛……”今患者恶露色淡红,舌淡红无苔,脉上盛下不足等,由产后调理失宜,有冲任虚损之象。但恶露有时有小血块,色紫,少腹痛,加之左腰至大腿有静脉曲张等症,则兼有血瘀之象。又兼周身痛,则因有瘀滞以致营卫不调之征,借用桂枝茯苓丸加味,用桂、芍、枣调营卫,用炮姜、茯苓温运经脉,桃仁、丹皮消瘀和血。药后瘀滞化而少腹痛消失,营卫和而身痛止,大便亦调,以后改用十全大补丸以双补气血而善其后。前方共七味药,治疗的范围较广,而诸症皆有效,所以用药不在乎多而在乎精。药量方面,亦不在乎重。蒲老常说:药用适当,量不在乎大,量大往往药过病所,反伤胃气,用得适当,虽量小甚为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