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花散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普济本事方》

组成

槐花炒(12g)、柏叶杵,焙(12g)、荆芥穗(6g)、枳壳麸炒(6g)各等分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清肠止血,疏风行气。

主治

风热湿毒,壅遏肠道,损伤血络证

便前出血,或便后出血,或粪中带血,以及痔疮出血,血色鲜红或晦暗,舌红苔黄脉数。

用法

  • 上为细末,用清米饮调下二钱,空心食前服
  • 现代用法:为细末,每服6g,开水或米汤调下;亦可作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定

方解

本方为治肠风、脏毒下血的常用方剂。本方所治肠风、脏毒皆因风热或湿热邪毒,壅遏肠道血分,损伤脉络,血渗外溢所致。“肠风者,下血新鲜,直出四射,皆由便前而来……脏毒者,下血瘀晦,无论便前便后皆然”(《成方便读》)。治宜清肠凉血为主,兼以疏风行气。方中槐花苦微寒,善清大肠湿热,凉血止血,为君药。侧柏叶味苦微寒,清热止血,可增强君药凉血止血之力,为臣药。荆芥穗辛散疏风,微温不燥,炒用入血分而止血;盖大肠气机被风热湿毒所遏,故用枳壳行气宽肠,以达“气调则血调”之目的,共为佐药。诸药合用,既能凉血止血,又能清肠疏风,俟风热、湿热邪毒得清,则便血自止。本方具有寓行气于止血之中,寄疏风于清肠之内,相反相成的配伍特点。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肠风、脏毒下血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便血,血色鲜红,舌红,脉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便血较多,荆芥可改用荆芥炭,并加入黄芩炭、地榆炭、棕榈炭等,以加强止血之功;若大肠热甚,可加入黄连、黄芩等以清肠泄热;若脏毒下血紫暗,可加入苍术、茯苓等以祛湿毒;便血日久血虚,可加入熟地、当归等以养血和血。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治疗痔疮、结肠炎或其他大便下血属风热或湿热邪毒,壅遏肠道,损伤脉络者。肠癌便血亦可应用。

使用注意

本方药性寒凉,故只可暂用,不宜久服。便血日久属气虚或阴虚者,以及脾胃素虚者均不宜使用。

古籍摘要

  1. 《普济本事方》卷5:“治肠风脏毒,槐花散。”
  2. 张秉成《成方便读》卷2:“槐花禀天地至阴之性,疏肝泻热,能凉大肠;侧柏叶生而向西,禀金兑之气,苦寒芳香,能入血分,养阴燥湿,最凉血分之热;荆芥散瘀搜风;枳壳宽肠利气。四味所入之处,俱可相及,宜乎肠风、脏毒等病,皆可治耳。”

临床报道

高氏以本方为主治疗肛门下鲜血360例,其中便前下鲜血56例,便后下鲜血274例,便时带鲜血30例。每日1剂,3天为1疗程。服药期间,忌辛辣煎炸、肥甘厚腻之品。结果:显效102例,有效256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达99.4%。[高峰,等.槐花散加味治疗肛门下鲜血360例。福建中医药 1997;28(6):29]

案例

痔疮出血

某女,49岁,工人。1988年10月31日入院。自述痔疮出血20余年,1983年做过痔疮手术。近20天来大便下血较多,色鲜红,肛门肿痛,有异物感,伴见头晕目眩,肢软,纳食无味,舌质淡红,苔薄黄,脉濡数。肛诊见混合痔。前医辨为肠胃郁热,用清热泻火、凉血止血之剂,药用生地、大黄、丹皮、侧柏叶等治疗4天,不效。余据苔黄腻,大便溏而不爽,脉濡数,从湿热论治,拟清肠健脾利湿,活血止血法,用赤小豆当归散合槐花散加味。当归10克 赤小豆30克 苡米30克 地榆15克 枳壳10克 防风10克荆芥10克 槐花10克 侧柏叶10克 仙鹤草10克 熟军3克,服药12剂,便血止,肛门不适等症状消失。[张瑾.1989.赤小豆当归散合槐花散治痔疾.江西中医药.20(6); 38]

〔按〕痔疮为肛门疾患,或出血或肿痛,多属湿热蕴结大肠。治宜清热化湿,疏风理血,散瘀消肿。本案痔疮出血,用槐花散清肠止血、疏风行气,并加地榆、仙鹤草以助槐花、侧柏叶清肠凉血止血之力;赤小豆、薏苡仁加强清热渗湿之功;当归合防风、荆芥理血疏风;大黄合枳壳行气通腑。如此合方加减,故荻效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