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参麦冬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shā shēn mài dōng tāng
  • 出处:《温病条辨》卷一

组成

沙参9克、玉竹6克、生甘草3克、冬桑叶4.5克、麦冬9克、生扁豆4.5克、花粉4.5克。

方歌

沙参麦冬汤方歌
沙参麦冬扁甘桑
竹粉甘寒救燥伤
证或热兮定或咳
脉然无汗嗽痰凉

功效

清养肺胃,生津润燥。

主治

治燥伤肺胃阴分,津液亏损,咽干口渴,干咳痰少而粘,或发热,脉细数,舌红少苔者。

用法

  • 用水1升,煮取400毫升,日服二次。

方解

方中沙参、麦冬清养肺胃,玉竹、花粉生津解渴,生扁豆、生甘草益气培中、甘缓和胃,配以冬桑叶,轻宣燥热,合而成方,有清养肺胃、生津润燥之功。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运用

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1. 久热久咳者,加地骨皮9克;
  2. 兼灼热嘈杂反酸者,加黄连6g,少佐吴茱萸3g,以疏泄肝热;
  3. 胃火甚者,加生石膏25g,生大黄10g,以清胃泻火;
  4. 形寒肢冷表现肾阳虚的症状者加熟地附子温中滋阴;
  5. 不欲饮食,胃口差,慢性腹泻,加厚朴茯苓山药葛根,健脾燥湿生津;
  6. 腹胀者加陈皮枳壳砂仁温脾理气;
  7. 心中嘈杂、反酸者加煅瓦楞子海螵硝温胃制酸;
  8. 伴有嗳气、恶心加旋复花柿蒂沉香降气止呕;
  9. 有灼痛者加石斛白芍延胡索川楝缓急止痛。

现代运用

现代常加减治疗胃阴亏虚型慢性浅表性胃炎,

使用注意

  1. 在治疗的同时一定要戒烟戒酒、少盐饮食,平时要纠正不良饮食习惯,避免进食对胃有刺激的食物,忌食辛辣、香燥等食品
  2. 不要吃过冷、过热的食物
  3. 不要吃烟薰火烤、油腻难消化食物,最好吃新鲜清淡食物
  4. 养成良好的作息时间
  5. 一般情况下,不要服用非甾体类消炎药如萘普生双氯酚酸布洛芬尼美舒利等。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1. 小儿迁延性肺炎:用沙参麦冬汤加减治疗小儿迁延性肺炎25例,结果治愈20例,好转4例,死亡1例。
  2. 小儿口疮:用沙参麦冬汤加减治疗小儿口疮34例,结果34例全部治愈,一般服药3-5剂,溃疡面愈合。

案例

噎膈

余某,男,54岁,村干部。1994年3月7曰初诊。半年来,患者每进餐时,便吞咽梗涩作痛,固体食物难入,汤水可下,食后觉剑突部灼热隐痛,且干呕不能平卧,平卧则呕,呕物带有鲜血,口干,咽燥,便秘,舌质红干,脉弦细数。食道吞钡检查诊为:食道炎症。属津亏热结,食道失于濡养所致。治以养胃生津为主,方用沙参、麦冬、玉竹、扁豆花、白芍、藕节炭、石斛各10g,生地15g,生甘草3g,服药6剂。吐血止,食后灼热痛亦减,便畅。前方去藕节炭、生地,继服20剂,诸症痊愈。食道吞钡复查为:食道正常。随访1年,未见复发。

按:噎膈,临床并非少见,然病机有异。《局方发挥》曰:“败其阴者乃有之,即噎膈之属胃是也”。本案食道炎属中医噎膈范围,据症状属津亏热结,病位在食道,属胃气所主。因饮食难下,无以生化津微,生化乏源,而致胃脘津亏,热结于内,食道失于濡润。故治以本方滋养胃阴为主,加白芍以酸味敛阴。生地、石斛甘寒滋阴清热生津,藕节炭甘平收敛止血,合而奏效。

胃脘痛

南某,男,38岁,农技师。1994年3月28日初诊。胃脘痛已2年。现证:胃脘隐隐灼痛,口燥咽干,口渴,大便干结,食少。舌红苔少,脉弦细。胃镜检查诊为:萎缩性胃炎。中医辨证为阴虚胃痛。治宜养阴益胃,方用沙参、麦冬、玉竹、扁豆花、白芍、石斛各10g,橘络3g,生甘草(编者按:此处原文中缺剂量),服药6剂。口燥咽干、口渴已平,胃脘隐隐灼痛亦减,但食欲仍欠佳,继以本方合四君子汤续服半月而愈。

按:本案属阴虚胃痛证。因胃痛日久,久病必虚,又胃为燥土,其伤必以阴为主,胃阴伤则胃络失养。故以本方养阴益胃为主,加白芍,配甘草,酸甘化阴,和营止痛,橘络顺气通络,合用君子汤使胃充养,助脾健运,以资生化之源而获愈。

咳血

王某,男,52岁,干部。1994年10月4日初诊,素患咳嗽,每逢秋冬复发。证见:咳嗽,痰中带血,血色鲜红,每日约咳血30—50ml咽喉不利,口干面红,舌质红,脉细数。X光透视诊为支气管扩张。中医辨证为阴虚肺燥,灼伤络脉。治宜养阴清热,凉血止血。方用沙参、麦冬、花粉、玉竹、桑叶、白芍、藕节、百合、川贝各10g,玄参、鲜茅根、生地各15g,五味5g,服药6剂,咳平而血止。

按:患者系肺阴不足,虚热内生,灼伤肺络所致咳血。徐灵胎指出:“肺金全恃胃阴以生”,故以本方滋肺养胃,加川贝、百合、玄参润肺止咳,用五味收剑肺气,加生地、白芍、茅根、藕节等治其标,用以滋阴清热,凉血止血。标本兼治,其证自愈。

胁痛

柴某,男,44岁,干部。1995年4月10日初诊。自诉左胁隐痛已有2年。现证:右胁隐痛,其痛悠悠不止,口干咽燥,心中烦热,头晕目眩,舌赤少苔,脉细弦而数,证属肝阴不足,郁火上逆,灼伤胃阴。治宜滋阴养胃,方用沙参、麦冬、玉竹、石斛、枸杞、白芍各10g,生地15g,川楝子、甘草各3g,服药9剂而获愈。

按:患者系肝阴不足。肝主疏泄,胃主受纳,肝郁久而化火,火逆犯胃,以致灼伤胃阴。故以本方滋阴养胃,加白芍柔肝敛阴,生地、枸杞滋阴以育肝木,用川楝子疏达气机,且防滋阴呆滞,合而滋阴养胃,郁火自平而愈。

痿证

冯某,女,18岁。1993年5月6日初诊。自诉1994年9月患“乙脑”,经某县医院传染科住院治疗好转,但四肢无力,手不能握物,足不能站立,诸症不愈。西医诊为乙脑后遗症。虽经服营养神经类药,但疗效不佳,故来我院。证见:四肢乏力麻木,皮肤干燥,心烦口渴,咽干,小便黄少,大便秘结,舌质红,苔微黄,脉细数,乃由温病高热,灼伤肺津所致,治宜“治痿独取阳阴”之则,方用沙参、丹参、生地各 15g,麦冬、花粉、玉竹、玄参、赤芍、木瓜、五加皮、伸筋草各10g,五味子3g,桑枝2尺,服药半月,配以针灸治疗,四肢麻木渐消,乏力减轻,唯口苦,心烦,便结尚存,上方去伸筋草、木瓜,加当归10g,鸡血藤15g,续服20剂,四肢活动逐渐恢复。随访一年,体安无恙。

按:痿证病因,《素问▪痿论》云:“肺热叶焦,发为痿”,又《景岳全书》云:“广肺热叶焦,以致金燥水亏,乃成痿证。”本案因温病而发,阴津大亏,导致肺津枯损不能输布全身,筋脉失其润养而成本证。胃为水谷之海,为人体摄纳津液,滋润五脏的主要器官。故《内经》有“治痿独取阳明”之说,以本方加味,养胃生津,使胃阴渐复,肺津充沛,四肢肌肉筋脉得到滋养而痿证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