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经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吴茱萸三两(9g) 当归二两(6g) 芍药二两(6g) 川芎二两(6g) 人参二两(6g) 桂枝二两(6g) 阿胶二两(6g) 牡丹皮去心,二两(6g) 生姜二两(6g) 甘草二两(6g) 半夏半升(6g) 麦冬去心,一升(9g)

方歌

方歌
温经汤用桂萸芎
归芍丹皮姜夏冬
参草阿胶调气血
暖宫祛瘀在温通

功效

温经散寒,养血祛瘀。

主治

冲任虚寒、瘀血阻滞证

漏下不止,血色暗而有块,淋漓不畅,或月经超前或延后,或逾期不止,或一月再行,或经停不至,而见少腹里急,腹满,傍晚发热,手心烦热,唇口干燥,舌质暗红,脉细而涩。亦治妇人宫冷,久不受孕。

用法

  • 上十二味,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阿胶烊冲

方解

本方证因冲任虚寒,瘀血阻滞所致。冲为血海,任主胞胎,二脉皆起于胞宫,循行于少腹,与经、产关系密切。冲任虚寒,血凝气滞,故少腹里急、腹满、月经不调、甚或久不受孕;若瘀血阻滞,血不循经,加之冲任不固,则月经先期、或一月再行,甚或崩中漏下;若寒凝血瘀,经脉不畅,则致痛经;瘀血不去,新血不生,不能濡润,故唇口干燥;至于傍晚发热、手心烦热为阴血耗损,虚热内生之象。本方证虽属瘀、寒、虚、热错杂,然以冲任虚寒,瘀血阻滞为主,治当温经散寒,祛瘀养血,兼清虚热之法。方中吴茱萸、桂枝温经散寒,通利血脉,其中吴茱萸功擅散寒止痛,桂枝长于温通血脉,共为君药。当归、川芎活血祛瘀,养血调经;丹皮既助诸药活血散瘀,又能清血分虚热,共为臣药。阿胶甘平,养血止血,滋阴润燥;白芍酸苦微寒,养血敛阴,柔肝止痛;麦冬甘苦微寒,养阴清热。三药合用,养血调肝,滋阴润燥,且清虚热,并制吴茱萸、桂枝之温燥。人参、甘草益气健脾,以资生化之源,阳生阴长,气旺血充;半夏、生姜辛开散结,通降胃气,以助祛瘀调经;其中生姜又温胃气以助生化,且助吴茱萸、桂枝以温经散寒,以上均为佐药。甘草尚能调和诸药,兼为使药。诸药合用,共奏温经散寒,养血祛瘀之功。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妇科调经的常用方,主要用于冲任虚寒而有瘀滞的月经不调、痛经、崩漏、不孕等。临床应用以月经不调,小腹冷痛,经血夹有瘀块,时有烦热,舌质暗红,脉细涩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小腹冷痛甚者,去丹皮、麦冬,加艾叶、小茴香,或桂枝易为肉桂,以增强散寒止痛之力;寒凝而气滞者,加香附、乌药以理气止痛;漏下不止而血色暗淡者,去丹皮,加炮姜、艾叶以温经止血;气虚甚者,加黄芪、白术以益气健脾;傍晚发热甚者,加银柴胡、地骨皮以清虚热。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功能性子宫出血、慢性盆腔炎、痛经、不孕症等属冲任虚寒,瘀血阻滞者。

使用注意

月经不调属实热或无瘀血内阻者忌用,服药期间忌食生冷之品。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漏下不止

周某,女,51岁,河北省滦县人。1960年5月7日初诊。患者已停经3年,于半年前偶见漏下,未予治疗,1个月后,病情加重,经水淋漓不断,经色浅,时见少腹疼痛。经唐山市某医院诊为“功能性子宫出血”,经注射止血针,服用止血药,虽止血数日,但少腹胀满时痛,且停药后复漏下不止。又服中药数十剂,亦罔效。身体日渐消瘦,进来京诊治。诊见面色白,五心烦热,午后潮热,口干咽燥,大便秘结。7年前曾小产一次,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涩。证属冲任虚损,瘀血内停。治以温补冲任,养血祛瘀,投以温经汤:昊茱萸9克 当归9克 川芎6克 白芍12克 党参9克 桂枝6克 阿胶9克(烊化) 丹皮6克 半夏6克 生姜6克 炙甘草6克 麦冬9克。服药7剂,漏下及午后潮热减轻,继服上方,随证稍有加减。服药20剂后,漏下忽见加重,夹有黑紫血块,血色深浅不一,腹满时轻时重。病家甚感忧虑。诊其脉象转为沉缓,五心烦热、口干咽燥等症大为减轻,即告病家,脉症均有好转,下血忽见增多,乃为佳兆,系服药之后,体质增强,正气渐充而带血行之故。此瘀血不去,则新血不生,病亦难愈,并嘱继服原方6剂,隔日1剂。药后连续下血块5日,之后下血渐少,血块已无,腹胀痛基本消失。又服原方5剂,隔日服。药后下血停止,惟尚有便秘,但亦较前好转,以麻仁润肠丸调理2周而愈。追访10年,未见复发。[王明五.等.1985.岳美中验案选录.北京中医,(1):7]

〔按〕本案辨证依据有三:一为病史,即7年前曾小产一次;二为冲任虚损,瘀血内停之脉症,如漏下不止,少腹胀满时痛,面色白,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涩;三为阴血不足,虚热内生表现,如五心烦热,午后潮热,口干咽燥,大便秘结等。证属虚、寒、瘀、热夹杂,但以冲任虚损,瘀血内停为主,故投与温经汤原方以温经散寒、养血祛瘀,兼清虚热。病程中漏下忽见加重,夹有黑紫血块,血色深浅不一,腹满时轻时重。病家甚感忧虑。岳老诊其脉象转为沉缓,五心烦热、口干咽燥等症大为减轻,即告病家,脉症均有好转,下血忽见增多,乃为佳兆,继投之连续下血块5日,之后下血渐少,血块已无,腹胀痛基本消失。本案体现了岳老精于辨证、掌控全局的名医风范。

痛经

夏某,女,37岁。患经期少腹疼痛1年余,曾按“子宫内膜异位症”服用西药治疗未效。刻诊:经事愆期而至,经行量少,色紫黯,夹有瘀块,少腹疼痛,连及腰骶部,日夜作痛,难以成眠,少腹部有冷感,喜温畏寒,每次经净后少腹仍持续胀痛周余。舌质淡黯,苔薄白,脉弦细。证属冲任虚寒,瘀血阻滞。治以温经祛寒,养血祛瘀。方用温经汤加减:当归10克 熟地10克 赤白芍各6克 桂枝10克 吴茱萸4克 川芎10克 干姜6克 法半夏8克 丹皮6克 醋香附10克 乌药10克 丹参10克 益母草10克 月月红5朵。5剂。药后适逢经期,其少腹疼痛明显减轻。后以原方略事加减,于每次月经期服方8剂。其经前3剂,常益以桃、红、延胡;经期5剂或加用艾、椒、生芪、续断,均视证情而加减出入。服至5个月,经期调,经行畅,少腹疼痛基本消失。后以汤作丸1料续服,以巩固疗效。[张荣春.2005.张德超老中医应用经方验案举隅.国医论坛,20(2): 10~11]

〔按〕本案痛经年余,辨证为冲任虚寒,瘀血阻滞。故方用温经汤加减,以温经祛寒,养血活血,祛瘀止痛。前人有谓“气为血之帅,气行则血行。”故又取正气天香散方意,而加用香附、乌药理气调经。如此气得行,瘀血去,则痛经自愈。

前列腺炎

阎某,男,62岁。1964年8月7日初诊。患者会阴部胀痛3月余,伴有排尿困难、尿频尿痛等症。入院经直肠指诊,前列腺充血增大、压痛,诊为“前列腺炎”。中西医治疗月余不效,邀余诊之。诊见:形体消瘦,情绪低沉,脉沉而细,舌淡苔白。自诉:会阴部隐痛不休,痛引少腹,腰酸重。每与热水坐浴,少得舒适。辨此为下焦虚寒,瘀血阻滞。吴茱萸9克 当归12克 生白芍9克 川芎6克 党参15克 桂枝9克 阿胶10克(烊化) 丹皮6克 麦冬9克 半夏 6克 生姜9克 炙甘草6克。水煎服。服用5剂,诸痛大减,精神好转,又拟上方与“当归生姜下肉汤”二方各取五剂,此症渐愈。(门纯德.1990.名方广用.重庆: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重庆分社)

〔按〕关于前列腺炎的治疗,往往多用、久用甚至误用清热解毒方药和抗生素,易致下焦虚寒,瘀血阻滞。治宜温经散寒、养血祛瘀,温经汤用治可获佳效。温经汤历来奉为妇科之专方,本案提示我们,无论妇科还是男科,只要具备冲任或下焦虚寒,瘀血阻滞证机均可运用,不可印定眼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