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角地黄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小品方》,录自《外台秘要》

组成

犀角(水牛角代)一两(30g)、生地黄半斤(24g)、赤芍三分(12g)、牡丹皮一两(9g)

方歌

犀角地黄汤方歌
犀角地黄赤芍丹
血热妄行止衄斑
蓄血发框舌质绛
凉血散瘀病可痊

功效

清热解毒,凉血散瘀。

主治

热入血分证

热扰心神,身热谵语,舌绛起刺,脉细数。 热伤血络,斑色紫黑、吐血、衄血、便血、尿血等,舌红绛,脉数。 蓄血瘀热,喜忘如狂,漱水不欲咽,大便色黑易解等。

用法

  • 上药四味,口父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 现代用法:作汤剂,水煎服,水牛角镑片先煎,余药后下

方解

本方治证由热毒炽盛于血分所致。心主血,又主神明,热入血分,一则热扰心神,致躁扰昏狂;二则热邪迫血妄行,致使血不循经,溢出脉外而发生吐血、衄血、便血、尿血等各部位之出血,离经之血留阻体内又可出现发斑、蓄血;三则血分热毒耗伤血中津液,血因津少而浓稠,运行涩滞,渐聚成瘀,故舌紫绛而干。此际不清其热则血不宁,不散其血则瘀不去,不滋其阴则火不熄,正如叶天士所谓“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治当以清热解毒,凉血散瘀为法。

  1. 方用苦咸寒之犀角为君,凉血清心而解热毒,使火平热降,毒解血宁。
  2. 臣以甘苦寒之生地,凉血滋阴生津,一以助犀角清热凉血,又能止血;一以复已失之阴血。
  3. 用苦微寒之赤芍与辛苦微寒之丹皮共为佐药,清热凉血,活血散瘀,可收化斑之功。

四药相配,共成清热解毒,凉血散瘀之剂。

本方配伍特点是凉血与活血散瘀并用,使热清血宁而无耗血动血之虑,凉血止血又无冰伏留瘀之弊。

本方与清营汤均以水牛角、生地为主,以治热入营血证。但清营汤是在清热凉血中伍以银花、连翘等轻清宜透之品,寓有“透热转气”之意,适用于邪初入营尚未动血之证;本方配伍赤芍、丹皮泄热散瘀,寓有“凉血散血”之意,用治热入血分而见耗血、动血之证。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温热病热入血分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各种失血,斑色紫黑,神昏谵语,身热舌绛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见蓄血、喜忘如狂者,系热燔血分,邪热与瘀血互结,可加大黄、黄芩,以清热逐瘀与凉血散瘀同用;郁怒而夹肝火者,加柴胡、黄芩、栀子以清泻肝火;用治热迫血溢之出血证,可酌加白茅根、侧柏炭、小蓟等,以增强凉血止血之功。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重症肝炎、肝昏迷、弥漫性血管内凝血、尿毒症、过敏性紫癜、急性白血病、败血症等属血分热盛者。

使用注意

本方寒凉清滋,对于阳虚失血,脾胃虚弱者忌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疔疮走黄

刘某,男,38岁。1973年6月2日初诊。患者面生小疮,搔破挤压后,随即恶寒不适。曾请医诊视,予解表发散药,疗效不显。翌日,热从里出,再诊,投清解之剂,热痛未减,转来就诊。患者面目浮肿,疮虽小而痛剧,且疮顶黑陷,周围度色瘀黯,按之稍硬。畏寒已罢而壮热烦渴,出汗,神志不清。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舌质红,苔焦黄,脉数实。此为火从风煽,迫毒内陷,疗疮走黄。治拟凉血清热解毒法,用犀角地黄汤加味。处方:水牛角30克(磨冲) 鲜生地30克 丹皮9克 赤芍12克 大青叶9克 黄连9克 紫花地丁30克 野菊花30克 金银花30克 生石膏30克 半枝莲15克。2剂,每天1剂。服后疮敛,热退神清,再剂善后,痊愈。(广州中医学院《新中医》编辑室.1977.老中医医案医话选.广州:内部发行)

〔按〕本案曾投以解表、清解药,然疗效不显,其起病急、来势猛,疮虽小而热已深,迳用犀角地黄汤舍五味消毒饮加减,使热清毒散,另配生石膏以清解阳明多气多血之经,对后人颇多启迪。

湿温便血

蒋某,男,32岁。暑期中每日游泳。因之骄阳外袭,水湿内蕴。夏末秋初之际,渐发高热,初因体健,尚不甚以为苦;一月后,渐渐疲惫,难以支持。脉浮按弦,重按细而数。舌绛苔黄。仅能食流质,尤喜冷饮。小溲短赤,大便日行而量少。予诊为湿郁化热,热传下焦,恐有伤络便血之虞,拟犀角地黄汤加味。犀角1.5克(另煎分冲) 生赤芍9克 粉丹皮9克 鲜生地15克 鲜扁斛15克 黑山栀9克 淡芩4.5克 赤苓9克 青蒿9克 天花粉9克。二剂后,果然大便下血,血色鲜红,热渐降,自感轻快。其脉浮按仍弦,而重按细数之象已退。仍以犀角地黄汤为主,加鲜石斛12克 银花炭9克 地榆炭9克 淡芩炭4.5克 生甘草4.5克,并令多食鲜藕。(宋鞠芳医案,录自浙江省中医研究所.1976.浙江中医临床经验选辑.杭州:浙江省中医研究所)

〔按〕胃暑夹湿,蕴而化热,恐伤络动血,乃“伏其所主”,以犀角地黄汤加清热祛暑利湿之品,惜未能控制病势,药后果大便下血。观其征象属热伤血络,未出当日之预计,故仍以原方加止血生津之品,有方有守。其先证用药,截断病势,值得令人效法。

风疹

某女,35岁。2年来在明显诱因下,全身反复出现风疹块,瘙痒甚,心烦,口渴,夜寐差。舌红,苔薄,脉弦滑数。予犀角地黄汤加地肤子、紫草、浮萍、防风、生甘草、夜交藤。7剂后风疹块较前明显减少,心烦夜寐均有好转。再服14剂,夜间基本不发,又服14剂告愈。[陈英.1991.犀角地黄汤在皮肤科的临床应用举隅.浙江中医杂志,26(4):166]

〔按〕本病乃热在血分,发于肌表。所谓无风不痒,无热不红。治疗遵“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旨,予犀角地黄汤清热凉血,加地肤子、紫草、浮萍、防风疏风止痒,夜交藤祛风通络,安神止痒,生甘草清热解毒,兼调诸药,可达标本同治之效。

血证

魏某,女,14岁,2003年12月17日以四肢瘀点、瘀斑1月就诊。曾在某医院以“过敏性紫癜”予以西药治疗,病情反复难愈。现见四肢瘀点、瘀斑,以下肢内侧多见,且速成片状,色紫红,下肢关节疼痛,平时易感冒,咽赤,舌淡,苔白腻。此为外感风热,邪热壅滞于脉络,气血不行而瘀阻。治以清热凉血止血,敛阴祛风脱敏。用犀角地黄汤加减:水牛角(先煎) 生地黄各15克牡丹皮 赤芍各10克 紫草15克 五味子 乌梅 苏叶 银柴胡 仙鹤草 怀牛膝 木瓜各10克 防风 甘草各6克。6剂,水煎服。药后仅下肢有少量出血点,又见微咳、流涕、舌淡苔白。上方去五味子、乌梅、怀牛膝、银柴胡、紫草,加鸡血藤、玄参、桔梗、小蓟炭、苍耳子、焦栀子。仍6剂水煎服后,诸症愈,继以原方加减服6剂以巩固疗效。随访1年未复发。[尚菁.2005.张士卿教授用犀角地黄汤治疗小儿过敏性紫癜经验.甘肃中医学院学报,22(3):6~7]

〔按〕风热之邪侵袭人体,经久不愈,内不得疏泄,外不得透达,终致邪热壅滞于脉络,气血不行而瘀阻,而见四肢紫红色瘀点、瘀斑。凡此瘀热互见,以犀角地黄汤凉血散瘀为主,配用止血、祛风等品可收奇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