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活寄生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备急千金要方》

组成

独活三两(9g) 桑寄生 杜仲 牛膝 细辛 秦艽 茯苓 肉桂心 防风 川芎 人参 甘草 当归 芍药 干地黄各二两(各6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祛风湿,止痹痛,益肝肾,补气血。

主治

痹证日久,肝肾两虚,气血不足证

腰膝疼痛、痿软,肢节屈伸不利,或麻木不仁,畏寒喜温,心悸气短,舌淡苔白,脉细弱。

用法

  • 上口父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温身勿冷也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为治疗久痹而肝肾两虚,气血不足之常用方。其证乃因感受风寒湿邪而患痹证,日久不愈,累及肝肾,耗伤气血所致。风寒湿邪客于肢体关节,气血运行不畅,故见腰膝疼痛,久则肢节屈伸不利,或麻木不仁,正如《素问·痹论》所言:“痹在于骨则重,在于脉则不仁。”肾主骨,肝主筋,邪客筋骨,日久必致损伤肝肾,耗伤气血。又腰为肾之府,膝为筋之府,肝肾不足,则见腰膝痿软;气血耗伤,故心悸气短。《素问·逆调论》云:“营气虚则不仁,卫气虚则不用,营卫俱虚则不仁且不用。”其证属正虚邪实,治宜扶正与祛邪兼顾,既应祛散风寒湿邪,又当补益肝肾气血。方中重用独活为君,辛苦微温,善治伏风,除久痹,且性善下行,以祛下焦与筋骨间的风寒湿邪。臣以细辛、防风、秦艽、桂心,细辛入少阴肾经,长于搜剔阴经之风寒湿邪,又除经络留湿;秦艽祛风湿,舒筋络而利关节;桂心温经散寒,通利血脉;防风祛一身之风而胜湿,君臣相伍,共祛风寒湿邪。本证因痹证日久而见肝肾两虚,气血不足,遂佐入桑寄生、杜仲、牛膝以补益肝肾而强壮筋骨,且桑寄生兼可祛风湿,牛膝尚能活血以通利肢节筋脉;当归、川芎、地黄、白芍养血和血,人参、茯苓、甘草健脾益气,以上诸药合用,具有补肝肾、益气血之功。且白芍与甘草相合,尚能柔肝缓急,以助舒筋。当归、川芎、牛膝、桂心活血,寓“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意。甘草调和诸药,兼使药之用。纵观全方,以祛风寒湿邪为主,辅以补肝肾、益气血之品,邪正兼顾,祛邪不伤正,扶正不留邪。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久痹而致肝肾两虚,气血不足证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腰膝冷痛,肢节屈伸不利,心悸气短,脉细弱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痹证疼痛较剧者,可酌加制川乌、制草乌、白花蛇等以助搜风通络,活血止痛;寒邪偏盛者,酌加附子、干姜以温阳散寒;湿邪偏盛者,去地黄,酌加防已、薏苡仁、苍术以祛湿消肿;正虚不甚者,可减地黄、人参。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慢性关节炎、类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坐骨神经痛、腰肌劳损、骨质增生症、小儿麻痹等属风寒湿痹日久,正气不足者。

使用注意

痹证之属湿热实证者忌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痛痹

胡县丞,遍身走痛,两月后左脚面结肿,未几腿股又患一块,脉轻诊则浮,重诊迟缓。此血气不足,腠理不密,寒邪袭虚而然,以加减小续命汤4剂,及独活寄生汤数剂,疼痛顿去,更以托里药,倍加参、芪、归、术,百贴而愈。(魏之琇.1886.续名医类案.上海:上海著易堂刻本)

〔按〕痛痹两月余,“脉轻诊则浮,重诊迟缓”。此乃风寒湿痹着,气血不足,且寒邪偏重。用加减小续命汤温经散寒,除湿止痛,续用独活寄生汤祛风湿止痹痛,益肝肾补气血。祛邪扶正,病乃愈。

痹证

腰髀痹痛连及胯腹,痛甚则泛恶清涎,纳谷减少,难于转侧。腰为少阴之府,髀为太阳之经,胯腹为厥阴之界,产后血虚,风寒湿乘隙入太阳、少阴、厥阴之络,荣卫痹塞不通,厥气上逆,挟痰湿阻于中焦,胃失下顺之旨,脉象尺部沉细,寸关弦涩,苔薄腻。书云:风胜为行痹,寒胜为痛痹,湿胜为着痹。痛为寒痛,寒郁湿着,显然可见。恙延两月之久,前师谓肝气入络者,又谓血不养筋者。理亦近是,究未能审其致病之源。鄙拟独活寄生汤合昊茉萸汤加味,温经达邪,泄肝化饮。紫丹参、云茯苓、全当归、大白芍、川桂枝、青防风、厚杜仲、怀牛膝、熟附片、北细辛、仙半夏、淡吴萸、川独活、桑寄生,服药5剂,腰髀胯腹痹痛大减,泛恶亦止。惟六日未更衣,谷食无味。去细辛、半夏,加砂仁七分,半硫丸钱半,吞服。又服2剂。腑气已通,谷食亦香。去半硫丸、吴萸,加生白术钱半、生黄芪三钱。一服10剂诸恙均愈,得以全功。(丁甘仁.1960.丁甘仁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丁氏审证求因,认为此痹乃产后血虚,寒郁湿着于太阳、少阴、厥阴之络,又兼虚寒呕吐。故用独活寄生汤祛风湿,益肝肾,补气血,邪正兼顾,本方治痹久者,是谓正虚,气血不足之证,恰与产后痹证有相似之机,故可祛邪扶正以匡痹痛,又因中土不足,寒湿邪阻,胃气不和而上逆,遂合吴茱萸汤加味治疗,果见速效。

两脚痿瘫

潘姓,年40余岁,业建筑。患两脚痿痛不能行走,遍请中西医诊治,因其形瘦体弱,认为操劳过度,宗筋弛缓,肝肾虚损所致,进服大量滋腻补药,如鹿茸、狗肾、熟地、茸乌之类,并注射睾丸激素,未能见效。复患大便秘结,沮丧万分。乃延先君(朱南山)诊治。视其形色尚无败象,闻其声音正气尚好。诊脉弦滑,舌苔厚白。询其始末,得知患者病前曾淋雨受湿,恍然悟知症系风湿浸淫,进补过早,外邪内困,表见虚象,内为实证,乃处独活寄生汤加熟地,药后大便通畅,两脚亦见松动。连服5剂,病情日渐好转,不旬日即能行走如常,其病若失。(上海中医学院编.1962.近代中医流派经验选集·朱松庆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例两脚瘫且形体瘦弱,从肝主筋、肾主骨、脾主肌肉而论,可视为脾肾阳虚或肝肾阴虚。但滋补无效,可见并非纯虚之证,且朱氏察其形色、声音、脉舌皆无虚败之象,追询病史,发病前淋雨受湿,此乃风湿之证,兼或正气不足,故投独活寄生汤治之,果然见效。可见,辨证审因,详析病机,方为上工。

隐性脊椎裂

某女,49岁。5年前因背负过重之物,腰部闪挫,经某医院确诊为“隐性脊椎裂”。两日前又因劳累诱发,腰部痛而沉重,弯腰或转侧肢体及咳嗽排便时疼痛加剧。症见面色不华,语音低怯,脊椎活动受限,腰椎至骶骨处压痛较甚,局部皮肤无红肿灼热现象,舌淡苔薄白腻,脉沉弦细。检查:抗“O”,“血沉”均正常。X线腰椎摄片示L↓3、L↓4骨质增生,骶椎隐性裂。此乃肝肾两虚,气血不足,寒湿邪气侵袭,阻滞经脉,气血运行不畅所致。用独活寄生汤加减化裁治疗,3剂服尽,疼痛大减,再服4剂以巩固疗效。后疼痛消除,步态自如,随访两年,未见复发。[邓兰芝.1994.独活寄生汤加减临证应用举偶.陕西中医学院学报,(4):24]

〔按〕此病虽由负重闪挫所致,然迁延日久,肝肾两亏,气血不足,风寒湿邪乘虚而入,流注经络,营卫凝滞,闭阻不通。正如《济生方·诸痹门》所言“皆因体虚,腠理空疏,受风寒湿气而成痹也。”用独活寄生汤蠲痹扶正,其效神妙。示人辨证为要,知常达变。

鼻炎

某男,8岁。患儿常年鼻流清涕,遇气候骤变,则鼻痒鼻塞,喷嚏流涕发作,头额胀痛,呼吸不畅,咳痰稀少,胃纳不振,面无华色。舌苔白腻,脉浮滑。检:鼻腔黏膜水肿充血,有多量的分泌物,咽喉充血,扁桃体肿大。西医诊断为变态反应性鼻炎。证属风寒束表,脾虚湿聚,肝肾不足,用独活寄生汤。服3剂鼻涕即止而愈,再服3剂以巩固疗效。1年来除感冒外,平时不再流涕。[刘传珍.1987.独活寄生汤在自身免疫疾患中的应用.浙江中医杂志,(10).464]

〔按〕支气管哮喘、婴儿湿疹、鼻炎均用独活寄生汤治疗,获得良效,是因外感风寒湿邪,内有肝肾不足,气血亏虚而致。现代医学认为同属I型变态反应性疾病。独活寄生汤能调节免疫功能,使免疫系统恢复正常,从而获得疗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