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消毒丹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医效秘传》

组成

滑石十五两(450g)、淡黄芩十两(300g)、绵茵陈十一两(330g)、石菖蒲六两(180g)、川贝母木通各五两(各150g)、藿香连翘白蔻仁薄荷射干各四两(各120g)

方歌

甘露消毒丹方歌
甘露消毒蔻藿香
茵陈滑石木通菖
芩翘贝母射干薄
湿温时疫是主方

功效

利湿化浊,清热解毒。

主治

湿温时疫,邪在气分,湿热并重证

发热倦怠,胸闷腹胀,肢酸咽痛,身目发黄,颐肿口渴,小便短赤,泄泻淋浊,舌苔白或厚腻或干黄,脉濡数或滑数。

用法

  • 生晒研末,每服三钱,开水调下,或神曲糊丸,如弹子大,开水化服亦可
  • 现代用法:散剂,每服6~9g;丸剂,每服9~12g;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定

方解

本方主治湿温、时疫,邪留气分,湿热并重之证。湿热交蒸,则发热、肢酸、倦怠;湿邪中阻,则胸闷腹胀;湿热熏蒸肝胆,则身目发黄;热毒上壅,故口渴、咽颐肿痛;湿热下注,则小便短赤,甚或泄泻、淋浊;舌苔白或厚腻或干黄为湿热稽留气分之征。治宜利湿化浊,清热解毒。

  1. 方中重用滑石、茵陈、黄芩,其中滑石利水渗湿,清热解暑,两擅其功;茵陈善清利湿热而退黄;黄芩清热燥湿,泻火解毒。三药相合,正合湿热并重之病机,共为君药。
  2. 湿热留滞,易阻气机,故臣以石菖蒲、藿香、白豆蔻行气化湿,悦脾和中,令气畅湿行;木通清热利湿通淋,导湿热从小便而去,以益其清热利湿之力。
  3. 热毒上攻,颐肿咽痛,故佐以连翘、射干、贝母、薄荷,合以清热解毒,散结消肿而利咽止痛。

纵观全方,利湿清热,两相兼顾,且以芳香行气悦脾,寓气行则湿化之义;佐以解毒利咽,令湿热疫毒俱去,诸症自除。

本方与三仁汤均为清热利湿之剂,治疗湿热留滞气分之证。三仁汤配伍滑石、通草、竹叶三焦分消,重在祛湿,宣畅气机,故宜于湿多热少,气机阻滞之湿温初起或暑温夹湿证;本方重用滑石、茵陈、黄芩,配伍悦脾和中、清热解毒之品,清热利湿并重,兼可化浊解毒,故宜于湿热并重,疫毒上攻之证。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治疗湿温时疫,湿热并重之证,为夏令暑湿季节常用方,故王士雄誉之为“治湿温时疫之主方”。临床应用以身热肢酸,口渴尿赤,或咽痛身黄,舌苔白腻或微黄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黄疸明显者,宜加栀子、大黄清泄湿热;咽颐肿甚,可加山豆根、板蓝根等以解毒消肿利咽。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肠伤寒、急性胃肠炎、黄疽型传染性肝炎、钩端螺旋体病、胆囊炎等证属湿热并重者。

使用注意

若湿热入营、谵语舌绛者,则非本方所宜。

古籍摘要

  1. 《医效秘传》卷1: “时毒疠气,……邪从口鼻皮毛而入,病从湿化者,发热目黄,胸满,丹疹,泄泻,其舌或淡白,或舌心干焦,湿邪犹在气分者,用甘露消毒丹治之。”
  2. 王士雄《温热经纬》卷5:“此治湿温时疫之主方也……温湿蒸腾,更加烈日之暑,烁石流金,人在气交之中,口鼻吸受其气,留而不去,乃成湿温疫疠之病,而为发热倦怠,胸闷腹胀,肢酸咽肿,斑疹身黄,颐肿口渴,溺赤便闭,吐泻疟痢,淋浊疮疡等证。但看病人舌苔淡白,或厚腻,或干黄者,是暑湿热疫之邪尚在气分,悉以此丹治之立效,并主水土不服诸病。”

临床报道

徐氏用甘露消毒丹为主治疗病毒性慢性乙型肝炎低热22例,每天1剂,水煎服,14天为1疗程。结果:显效17例,有效4例,无效1例。[徐惠祥.甘露消毒丹治疗乙肝低热22例。新中医 1999;31(7):51)

实验研究

采用组织培养技术,在培养细胞中观察甘露消毒丹全方、残方I (藿香、白豆蔻、薄荷、石菖蒲)、残方Ⅱ(黄芩、连翘、射干、川贝、茵陈、滑石)、甘露消毒丹加味方(甘露消毒丹加板蓝根、大青叶)水煎液分别对培养细胞的最高无毒浓度,对柯萨奇病毒增殖产量的影响以及在不同时间内的抑毒效果。结果显示:甘露消毒丹全方、残方Ⅰ、残方Ⅱ及甘露消毒丹加味方对细胞的无毒浓度均为1:40(即25g/L),该浓度对柯萨奇病毒B2、B3、B4株在培养细胞内的增殖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抑制指数均>2;全方对柯萨奇病毒B2、B3、B4株在培养细胞内的增殖产量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表明甘露消毒丹全方、残方及加味方水煎液,均能抑制柯萨奇病毒在培养细胞内的复制。[贺又舜,等.甘露消毒丹对柯萨奇病毒体外抑制作用的实验研究。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1998;18(12):737]

案例

肠伤寒

某男,35岁。10天前始发热,体温呈梯形上升,伴有腹胀,纳差,查肥达反应确诊为肠伤寒。现体温不减,高热39. 4℃,头目昏胀,四肢倦怠酸痛,口渴思饮,脾痞纳呆,小便短赤,表情淡漠,舌边尖红,苔厚腻,脉濡缓。乃温热郁结,气机失畅,治宜化湿清热,宣气透邪。飞滑石18克 藿香10克 连翘10克 薄荷6克白豆蔻6克 绵茵陈20克 黄芩10克 石菖薷10克 木通10克。服药4剂,热退纳增。去黄芩,续服4剂,余症悉减,调理半月病愈。[张宗如.1990.甘露消毒丹应用举偶.吉林中医药,(5):30]

〔按〕肠伤寒属祖国医学湿温范畴,多为感受湿热病邪所致。湿热郁伏,气机失宣,以至高热,故重在清热化湿,宣气透邪。原方去川贝母、射干,乃因是证无“颐肿”、“咽肿”之症,4剂“热退”,又去黄芩之苦寒,防过服寒凉而冰伏湿邪。王士雄谓甘露消毒丹“治湿温时疫之主方”,实为要言中的。

频发室性期前收缩

某男,45岁频发室性期前收缩2年余。平素头晕。胸闷,心悸,饮酒后病情加重,胸脘痞闷,身重困倦,小便赤涩,大便不爽,舌质暗红,苔灰黄而厚腻,脉细结,频发室性期前收缩(8~12次/分),部分呈二联律。证属湿热交阻,气机不宣。治当清热利湿,行气宽胸。滑石 茵陈 苦参各20克 石菖蒲 藿香 白蔻仁 连翘 枳壳 甘松各10克 川贝母 射干 薄荷 木通各6克 瓜篓15克。6剂后胸脘痞闷大减,期前收缩减至4~8次/分。又服12剂,症状大部分消失。续服10余剂,诸证消失。心电图转为了正常。[段学忠.1991.甘露消毒丹加味治频发室性期前收缩.四川中医,(5):18]

〔按〕其人平素嗜酒多致湿热内蕴,除心悸之外,胸脘痞闷,身重困倦,大便不爽,苔黄厚而腻,皆示人该证实属湿热蕴毒中阻,气机不畅,故立清热利湿,解毒化湿之法,投甘露消毒丹,佐入枳壳以宽胸理气,取抗心律失常之甘松、苦参亦可苦燥除湿,诸药为伍,共解湿热之毒。

泄泻

某男,28岁。近二月来,黎明腹痛,肠鸣泄泻,泻后即安,伴口苦口臭,尿黄,经服四神丸10 余天,腹痛加重,泻而不爽,舌淡,苔厚腻微黄,脉弦滑,大便常规检查无异常。乃湿热积滞,阻滞肠道。治以清热化湿,行气导滞。茵陈 藿香各15克 滑石 黄苓 石菖蒲 川贝母 木通射干 连翘 薄荷 白蔻仁 山楂 神曲各10克,连进5剂,临床症状及体征全部消失。[葵柳洲.1992.甘露消毒丹临床新用.新中医,(10):47]

〔按〕该案初审,腹泻之时发于“黎明”,确有似于“五更泻”之征,多责之于肾阳虚衰,封藏失职,遂投“四神”之属,然非但罔效,且有加重之势。再审其因,亦有因食积、寒积、酒积等所致者。辨本案苔厚腻微黄,脉弦滑,又伴见口苦、尿黄等症,断其系湿热积滞阻塞肠道,清浊混淆所致。故投甘露消毒丹加山楂、神曲,以清热化湿,消积导滞而收功。

产后不寐

某女,25岁。产后进补,3周前自觉胃脘饱满纳呆,睡卧不宁,时寐时醒。每夜仅入睡2小时,头昏头重,恶心欲呕,脘腹胀满,纳呆,溲黄,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此湿热中阻之候,非苦辛开降,清热化湿,不能改善其证。黄芩 连翘川贝母 姜半夏 藿香 厚朴各10克 川连通草 白豆蔻各3克 滑石15克(包) 枳壳6克 甘草梢5克。5剂后不寐好转,调治2周,睡眠正常。[金涛.1993.甘霉消毒丹临床应用.福建中医药,(4):30]

〔按〕本案不寐显系产后过食肥甘厚腻之品,积湿蕴热,湿热中阻,致胃气不和,遂见胃脘饱满纳呆,恶心呕吐,脘腹胀满诸症,《经》云:“胃不和则卧不安”,治当清化其湿热,和降其胃气,俾热清湿化,伏其所主,不安眠而卧自安。

持续性高热

某男,16岁。患者无明显诱因持续性高热,体温达39℃以上10余天,伴头痛,诸药无效。现身热(T39.2℃),以午后为甚,精神委靡,胸脘满闷,纳食少思,口黏而干,恶心欲呕,汗出心烦,大便不畅。治宜清热利湿,疏解气机。滑石45克 白蔻仁9克 藿香12克 薄荷9克连翘30克 银花30克 茵陈30克 菖蒲15克 黄芩15克 枳实15克 大黄15克薏苡仁30克。1剂后身热渐退,3剂后热退身凉,再进5剂,症状消失,舌、脉正常。[刘美玉等.1995.甘露消毒丹新用.河北中医,(5):封3]

〔按〕本案为湿热交蒸,而出现发热,以午后为善,湿为阴邪,其性重浊腻滞,与热相合,湿中蕴热,热处湿中,湿热相搏,健运失司,出现脘腹满闷,纳食少思,恶心欲呕,舌红苔黄腻等症。故法取甘露消毒丹,清热解毒,利湿化浊,然其人持续高热,乃热毒所为,则加入双花,与连翘、薄荷等相配,清解热毒,又伍枳实、大黄,秉“承气”之意,旨在“以泻代清”。足见方不离法,便可得心应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