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叶石膏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ZhuYeShiGaoTang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竹叶二把(6g)、石膏一斤(50g)、半夏半升,洗(9g)、麦门冬一升,去心(20g)、人参二两(6g)、甘草二两,炙(6g)、粳米半升(10g)

方歌

竹叶石膏汤方歌
竹叶石膏汤人参
麦冬半夏甘草临
再加粳米同煎服
清热益气养阴津

功效

清热生津,益气和胃。

主治

伤寒、温病、暑病余热未清,气津两伤证。身热多汗,心胸烦闷,气逆欲呕,口干喜饮,或虚烦不寐,舌红苔少,脉虚数。

用法

  • 上七味,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内粳米,煮米熟,汤成去米,温服一升,日三服。

方解

本方证乃热病后期,余热未清,气津两伤,胃气不和所致。热病后期,高热虽除,但余热留恋气分,故见身热有汗不解、脉数;余热内扰,故心胸烦闷;口干,舌红少苔是阴伤之兆;气短神疲,脉虚是气虚之征;胃失和降,乃致气逆欲呕。气分余热宜清,气津两伤宜补。治当清热生津,益气和胃。

  1. 方中竹叶配石膏清透气分余热,除烦止渴为君。
  2. 人参配麦冬补气养阴生津为臣。
  3. 半夏降逆和胃以止呕逆为佐。
  4. 甘草、粳米和脾养胃以为使。

本方由白虎汤化裁而来。白虎汤证为热盛而正不虚,本证为热势已衰,余热未尽而气津两伤。热既衰且胃气不和,故去苦寒质润的知母,加人参、麦冬益气生津,竹叶除烦,半夏和胃。其中半夏虽温,但配入清热生津药中,则温燥之性去而降逆之用存,且有助于输转津液,使参、麦补而不滞,此善用半夏者也。 本方在《伤寒论》中治“伤寒解后,虚羸少气,气逆欲吐”证。在实际运用中,凡热病过程中见气津已伤、身热有汗不退、胃失和降等均可使用。对于暑温病发热气津已伤者,尤为适合。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1. 全方清热与益气养阴并用,祛邪扶正兼顾,清而不寒,补而不滞,为本方的配伍特点。
  2. 本方实为一首清补两顾之剂,使热清烦除、气津得复,诸症自愈,正如《医宗金鉴》说:“以大寒之剂,易为清补之方。”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热病后期,余热未清,气阴耗伤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身热多汗,气逆欲呕,烦渴喜饮,舌红少津,脉虚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胃阴不足,胃火上逆,口舌糜烂,舌红而干,可加石斛、天花粉等以清热养阴生津;胃火炽盛,消谷善饥,舌红脉数者,可加知母、天花粉以增强清热生津之效;气分热犹盛,可加知母、黄连,增强清热之力。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流脑后期、夏季热、中暑等属余热未清,气津两伤者。糖尿病的干渴多饮属胃热阴伤者,亦可应用。

使用注意

本方清凉质润,如内有痰湿,或阳虚发热,均应忌用。

古籍摘要

  1. 《伤寒论·辨阴阳易差后劳复病脉证并治》:“伤寒解后,虚赢少气,气逆欲吐,竹叶石膏汤主之。”
  2. 汪昂《医方集解·泻火之剂》:“此手太阴、足阳明药也。竹叶、石膏辛寒以散余热;人参、甘草、麦冬、粳米之甘平以益肺安胃,补虚生津;半夏之辛温以豁痰止呕,故去热而不损其真,导逆而能益其气也。”

临床报道

郭氏用竹叶石膏汤治疗小儿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属气阴两虚型的临床疗效。每日1剂,水煎分2-3次服,幼儿频频喂服或分少量多次喂服,15日为1疗程。均常规用西药对症、支持处理,发热期用物理降温、药物处理,随证加减。疗效标准:显效:临床症状消失,咽部红肿及肿大的肝、脾、淋巴结均明显缩小,但未完全恢复正常,异型淋巴细胞降至 10%以下;有效:临床症状消失,肿大的肝、脾、淋巴结均明显缩小,但未完全恢复正常,异型淋巴细胞较治疗前减少,但未降至10%以下;无效:临床症状、体征及异型淋巴细胞均未见明显好转。结果:本组21例,显效12例,有效9例,总有效率100%。结论:竹叶石膏汤辨证论治本病疗效满意。[郭萍,等.中医辨证分型为主治疗小儿传染性单核细胞增多症21例。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0;12(2):143]

案例

署疟

已亥夏,予舅母患疟,服柴胡药二三贴后,汗出昏厥,妄语遗溺,或谓其体质素虚,虑有变,劝服独参汤,幸表带寿者,不敢遽进,乃邀孟英商焉。切其脉洪大滑数,曰阳明暑疟也,与伤寒三阳合病同符,处竹叶石膏汤,清热兼益气,两剂而瘥。(王士雄.1989.王孟英医案.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疟属少阳者,当以小柴胡汤加减治疗。今时值夏季,病人素体虚弱,故不胜汗出而昏厥。王士雄依其脉象辨为阳明暑疟,予清补兼施,邪正双顾之竹叶石膏汤,见解独到,收效显著,可资借鉴。

发热

某女,6岁,1978年12月初诊。患儿3天前发热38.5℃,伴有咳嗽、少痰、头痛、纳差、X线胸透未见异常。先用四环素、甘草片、克感敏等药物治疗,因无效而改用静脉点滴红霉素2天,体温仍在38℃以上,故邀中医诊治。诊见乏力懒动,舌尖红苔薄黄,中心略厚,脉弦细。辨证为余热未净、气阴两伤,用竹叶石膏汤治疗。党参3克 半夏9克 粳米12克 麦冬24克 竹叶9克 生石膏48克 甘草6克水煎,分3次服。服上药2剂后,热退症消,体温降至36℃。停药观察3日,再未见发热,饮食渐增,开始下地玩耍。(权依经.1981.古方新用.兰州:甘肃人民出版社)

〔按〕本案乃余邪留恋,里热未清而气阴已伤,其热虽不高,但退尽也不易,其热之性质属实中有虚,治宜清热与益气生津并举,使邪热退,气阴复,故投竹叶石膏汤2剂即愈。

消渴

某女,56岁,农民。患糖尿病多年,近来自觉神疲乏力,口渴引饮,溲多,诊得脉细数,舌红少津,身形消瘦。凭症参脉,系胃热内盛,气津俱损,宜清胃热,益气阴,方用竹叶石膏汤加味:竹叶12克 生石膏30克 麦冬12克 法半夏6克 甘草3克 北沙参12克 天花粉12克 淮山药18克 粳米一撮。3剂后,口渴显著减轻,续服原方3剂,后未再复诊。(李飞.2002.方剂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辨证属胃热而气津俱损,故投竹叶石膏汤清热生津、益气和胃,加沙参、山药补益气阴,花粉生津止渴,使气津两复,胃气和降,诸症自愈。

呕逆

张某,女,25岁。主诉:因患乳腺炎,经手术后,发热在38.5~39.5℃之间。西医认为手术后感染,注射各种抗生素无效。后用“安乃近”发汗退热,然旋退旋升,不能巩固。证见呕吐而不欲饮食,心烦,口干,头晕,肢厥。诊查:切其脉数而无力,舌质嫩红而苔则薄黄。辨证:余问医院主治医曰:此何病耶?答日:此乃败血病,不知中医能治愈否?余曰:患者已气阴两伤,犹以胃液匮乏为甚,而又气逆作呕,不能进食,则正气将何以堪?治法:必须清热扶虚,而气阴两顾,方为合法。处方:生石膏30克 麦冬24克 党参10克 炙甘草10克 粳米一撮 竹叶10克。此方药仅服四剂,则热退呕止,而胃开能食。[董建华等.2002.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四).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乳房属阳明所辖,乳痈手术后阳明余热未清,气津耗伤,医者不为西医之所谓“败血病”所囿,审证求因,以竹叶石膏汤去辛燥之半夏,清阳明、补气津,方药轻灵,效验昭然,堪为后辈取法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