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雪丹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苏恭方,录自《外台秘要》

组成

黄金一百两(5000克),石膏 寒水石 滑石 磁石各三斤(1500克) 犀角羚羊角沉香木香各五两(250克)玄参 升麻各一斤(500克) 甘草炙八两(400克) 丁香一两(50克) 芒硝制十斤(5000克) 硝石精制 四升(2000克) 麝香五分(2.5克) 朱砂三两(150克)

方歌

方歌一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鉴别

凉开三宝
方药 功效 鉴别点
安宫牛黄丸 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高热+神昏谵语
紫雪丹 清热开窍、息风止痉 高热+抽搐
至宝丹 化浊开窍、清热解毒 高热+化浊

功效

清热开窍,熄风止痉

主治

温热病,热邪内陷心包,热盛动风证。高热烦燥,神昏谵语,痉厥,斑疹吐衄,口渴引饮,唇焦齿燥,尿赤便秘,舌红绛苔干黄,脉数有力或弦数,以及小儿热盛惊厥。

用法

  • 上十三味,以水一斛,先煮五种金石药,得四斗,去滓后,内八物,煮取一斗五升,去滓。取硝石四升(2k g),芒硝亦可,用朴硝精者十斤(5kg)投汁中,微炭火上煮,柳木篦搅,勿住手,有七升,投入木盆中,半日欲凝,内成研朱砂三两(90g),细研麝香五分 (1.5g),内中搅调,寒之二日成霜雪紫色。病人强壮者,一服二分(0.6g),当利热毒;老弱人或热毒微者,一服一分(0.3g),以意节之。
  • 现代用法:不用黄金,先用石膏、寒水石、滑石、磁石砸成小块,加水煎煮3次。再将玄参、木香、沉香、升麻、甘草、丁香用石膏等煎液煎煮3次,合并煎液,滤过,滤液浓缩成膏,芒硝、硝石粉碎,兑入膏中,混匀,干燥,粉碎成中粉或细粉;羚羊角锉研成细粉;朱砂水飞成极细粉;将水牛角浓缩粉、麝香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制成散剂,每瓶装1.5g。口服,每次1.5-3g,每日1~2次,冷开水调下;周岁小儿每次0.3g,5岁以内小儿每增1岁,逆增0.3g,每日1次;5岁以上小儿酌情服用

方解

本方证因温病邪热炽盛,内闭心包,引动肝风所致。邪热炽盛,心神被扰,故神昏谵语、高热烦躁;热极动风,故痉厥抽搐;热盛伤津,故口渴唇焦、尿赤、便闭;小儿热盛惊厥亦属邪热内闭,肝风内动之候。本方证既有热闭心包,又见热盛动风,故以清热开窍、熄风镇痉为治。方中犀角功专清心凉血解毒,羚羊角长于凉肝熄风止痉,麝香芳香开窍醒神,三药合用,是为清心凉肝,开窍熄风的常用组合,针对高热、神昏、痉厥等主证而设,共为君药。生石膏、寒水石、滑石清热泻火,滑石且可导热从小便而出;玄参、升麻清热解毒,其中玄参尚能养阴生津,升麻又可清热透邪,俱为臣药。方中清热药选用甘寒、咸寒之品,而不用苦寒直折,不仅避免苦燥伤阴,而且兼具生津护液之用,对热盛津伤之证,寓有深意。佐以木香、丁香、沉香行气通窍,与麝香配伍,增强开窍醒神之功;朱砂、磁石重镇安神,朱砂并能清心解毒,磁石又能潜镇肝阳,与君药配合以加强除烦止痉之效;更用朴硝、硝石泄热散结以“釜底抽薪”,可使邪热从肠腑下泄,原书指出服后“当利热毒”。炙甘草益气安中,调和诸药,并防寒凉伤胃之弊,为佐使药。原方应用黄金,乃取镇心安神之功。诸药合用,心肝并治,于清热开窍之中兼具熄风止痉之效,既开上窍,又通下窍,是为本方配伍特点。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热闭心包,热盛动风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高热烦躁,神昏谵语,痉厥,舌红绛,脉数实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伴见气阴两伤者,宜以生脉散煎汤送服本方,或本方与生脉注射液同用,以防其内闭外脱。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治疗各种发热性感染性疾病,如流行性脑脊髓膜炎、乙型脑炎的极期、重症肺炎、猩红热、化脓性感染等疾患的败血症期,肝昏迷以及小儿高热惊厥、小儿麻疹热毒炽盛所致的高热神昏抽搐。

使用注意

本方服用过量有损伤元气之弊,甚者可出现大汗、肢冷、心悸、气促等症,故应中病即止。孕妇禁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遗精

一人每至夜,脊心热而梦遗,丹溪用珍珠粉丸、猪苓丸,遗止。终服紫雪,诸热毕除。(俞震.1998.古今医案按.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本案还收录在《杂病源流犀烛·内伤外感门·色欲伤源流》及《医碥·遗精》中。《本事方》曰:“梦遗不可作虚冷,亦有经络热而得之。”《邹亦仲医案新编·热伏络中触之即发》云:“惟紫雪丹善能搜剔隧络热邪,庶可有效。药属寒凉走窜之品,无经不透,无络不通。”

暑热内结

金某,暑热结聚于里,三焦交阻。上则神呆不语,牙关不开,下则少腹冲气,小溲不利。邪结皆无形之热闭塞,渐有痉厥之状。昨大便既下,而现此象,岂是垢滞。议芳香宣窍,通解在里蕴热。紫雪丹一钱五分,开水化匀三服。(叶天士.1999.临证指南医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叶天士言紫雪散可搜锢闭之邪,藉芳香宣窍逐秽可解锢热。暑热内结,三焦交阻,非此宝物不能。

暑温湿热下注

某女,43岁,1983年8月1日初诊。患者反复高热10余日,体温38~40℃,多汗,口渴,便秘,尿少,继而出现尿闭,人工导尿已9日,曾用抗生素及清营汤、白虎汤加减治疗无效。辨证属暑温湿热下注膀胱,治以清利湿热。处方:鸡苏散30克,开水冲泡,澄出清汁,送服紫雪散,一日2次。服药2次后,翌日晨9时,体温降至36. 2℃,再服2次,尿闭亦除。(董建华.1990.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此案虽辨证为暑温湿热下注,但属湿重于热,三焦气化不利,紫雪散芳香开窍,通解三焦蕴热,使气化得复,湿热得解,小便得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