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汗盗汗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自汗、盗汗是指由于阴阳失调,腠理不固,而致汗液外泄失常的病证。其中,不因外界环境因素的影响,而白昼时时汗出,动辄益甚者,称为自汗;寐中汗出,醒来自止者,称为盗汗,亦称为寝汗。

病因病机

病因

  1. 肺气不足:素体薄弱,病后体虚,或久患咳喘,耗伤肺气。肺主气属卫, 肺气不足之人,肌表疏松,腠理不固而汗自出。
  2. 营卫不和:由于体内明阳的偏盛偏衰,或风邪侵袭表虚之体,导致营卫 不和,卫外失司而致汗出。
  3. 心血不足:思虑太过,损伤心脾,或血证之后,血虚失养,均可导致心血 不足。因汗为心之液,血不养心,汗液外泄太过,引起自汗或盗汗。
  4. 阴虚火旺:烦劳过度,亡血失精,或邪热耗阴,以致阴精亏虚,虚火内 生,阴津被扰,不能自藏而外泄,导致自汗或盗汗。
  5. 邪热郁蒸:由于情志不舒,肝气郁结,肝火偏旺,或嗜食辛辣厚味,或素 体湿热偏盛,以致肝火或湿热内盛,邪热郁蒸,津液外泄而致汗出增多。

病机

自汗、盗汗的病位主要在肺卫,与肝有关。基本病机:一是肺气不足或营卫 不和,卫外失司;二是阴虚火旺或邪热郁蒸,逼津外泄。病理性质多属虚证,一 般自汗多为气虚,盗汗多为阴虚。自汗日久,阴液亏虚,易并发盗汗。属实证 者,多由肝火或湿热郁蒸所致。

诊断和病证鉴别

诊断

  1. 不因外界环境影响,在头面、颈胸,或四肢、全身出汗者,昼日汗出,动则益甚者为自汗;睡眠中汗出津津,醒后汗止者为盗汗。
  2. 除外其他疾病引起的自汗、盗汗。作为其他疾病过程中出现的自汗、盗汗,因疾病的不同,各具有该疾病的症状及体征,且出汗大多不居于突出地位。
  3. 有病后体虚,表虚受风,思虑烦劳过度,情志不舒,嗜食辛辣等易于引起 自汗、盗汗的病因存在。

病证鉴别

  1. 自汗、盗汗与脱汗:脱汗表现为大汗淋漓,汗出如珠,常同时出现声低 息微,精神疲惫,四肢厥冷,脉微欲绝或散大无力,多在疾病危重时出现,为病勢 危急的征象,故脱汗又称为绝汗。其汗出的情况及病情的程度均较自汗、盗汗 为重。
  2. 自汗、盗汗与战汗:战汗主要出现于急性热病过程中,表现为突然恶寒 战栗,全身汗出,发热,口渴,烦躁不安,为邪正交争的征象。若汗出之后,热退 脉静,气息调畅,为正气拒邪,病趋好转。与阴阳失调,营卫不和之自汗、盗汗 有别。
  3. 自汗、盗汗与黄汗:黄汗汗出色黄,染衣着色,常伴见口中粘苦,渴不欲 饮,小便不利,苔黄腻,脉弦滑等湿热内郁之症。

辨证论治

辨证要点

对于汗证,应着重辨别阴阳虚实。一般来说,汗证以虚者为多。自汗多属气虚不固,盗汗多属阴虚内热。但因肝火、湿热等邪热郁蒸所致者,则属实证。 病程久或病变重者,则会出现阴阳虚实错杂的情况。自汗久则可以伤明,盗汗 久则可以伤阳,出现气阴两虚,或阴阳两虚之证。邪热郁蒸,病久伤阴,则见虚 实兼杂之证。

治疗原则

虚证治以益气、养阴、补血、调和营卫;实证当清肝泄热,化湿和营;虚实夹 杂者,则根据虚实的主次而适当兼顾。

分证论治

肺卫不固证

  • 证候:汗出恶风,稍劳汗出尤甚,易于感冒,体倦乏力,面色少华,苔薄白,脉细弱
  • 治法:益气固表。
  • 代表方剂:玉屏风散加减。
  • 常用药物:黄芪防风白术

心血不足证

阴虚火旺证

  • 证候:虚烦少眠,寐则汗出,或有自汗,手足心热,午后潮热,两颧色红,形体 消瘦,女子月经不调,男子梦遗,舌红少苔,脉细数。
  • 治法:滋阴降火。
  • 代表方剂:当归六黄汤加减。
  • 常用药物:当归、黄芩黄连黄柏熟地生地黄芪

邪热郁蒸证

  • 证候:蒸蒸汗出,汗液易使衣服黄染,面赤烘热,烦躁,口苦,小便色黄,舌苔薄黄,脉弦数
  • 治法:清肝泄热,化湿和营。
  • 代表方剂:龙胆泻肝汤加减。
  • 常用药物:龙胆草栀子、黄芩、木通泽泻车前子柴胡、甘草、当归、生地。

营卫不和证

  • 证候:汗出恶风,周身酸楚,时寒时热,或表现半身、某局部汗出,苔薄白,脉浮缓
  • 治法:调和营卫。
  • 代表方剂:桂枝汤加减。
  • 常用药物:桂枝芍药灸甘草、生姜、大枣。

西医辨病

汗证可见于西医学多种疾病,如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神经症、结核病、佝偻病、震颤麻痹、低血糖、虚脱、休克及某些传染病等的发热期和恢复期等,汗多成为主要症状,均可参考本书进行辨证论治。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

女性多见,有甲状腺毒症表现,如怕热多汗、皮肤潮湿、多食易饥、体重减轻、多言好动、紧张焦虑、易怒失眠、震颤、心悸气短、心动过速、脉压差增大、心房颤动,甲状腺肿大及突眼等;实验室检查血清T3、T4、FT3、FT4升高,TSH降低。

神经症

主诉症状较多,而且多变,症状之间缺乏内在的联系,发病常与精神因素有关,患者关心自己的疾病,常主动要求治疗。有多方面的症状如易疲劳、注意力不集中、头晕、耳鸣、易激动、心烦、失眠多梦、情绪不稳定、胸闷、心前区不适、自主神经功能失调(多汗、肢端多冷、双手震颤、尿频、便秘腹泻)等,但体格检查、实验室和影像学等检查缺乏客观阳性证据。须排除其他器质性疾病。

肺结核

临床慢性起病,持续午后发热、盗汗、消瘦、乏力、咳嗽、咯血,在锁骨上下区域或肩胛区听到湿啰音;X线是早期发现的主要方法,结核菌检查是确诊的依据。

佝偻病

多见于婴幼儿,特别是3个月以内的婴儿;病因有母亲妊娠期严重营养不良,患儿日照不足、生长迅速、饮食失调、慢性腹泻等疾病的影响;临床初期多有神经兴奋性增高的表现,如易激惹、烦躁、吵闹、多汗、枕秃、摇头等表现,活动期患者骨骼改变如方颅、鸡胸、佝偻病串珠、肋膈沟、膝内翻或外翻等;生化检查血钙、血磷下降,碱性磷酸酶上升;X线检查骨骼显示长骨钙化带消失、骨质稀疏、骨皮质变薄、骨干弯曲和骨折等;血清25-OHD水平测定是最可靠的诊断标准。

低血糖

进食过少、体力活动过度、糖尿病患者有注射胰岛素或口服降糖药等病史,表现为多汗、饥饿感、心悸等,尿糖阴性,血糖显著降低。

震颤麻痹

主要发生于中老年人,尤其60岁以后,起病隐袭,缓慢发展,逐渐加重;主要表现有静止性震颤、肌张力增高、运动迟缓、姿势步态异常、讲话缓慢、语音低 沉单调、自主神经功能失调(多汗、便秘、直立性低血压)等;脑脊液和尿中高香 草酸含量降低等有助于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