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宝丹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灵苑方》引郑感方,录自《苏沈良方》

组成

生乌犀(水牛角代) 生玳瑁 琥珀 朱砂 雄黄各一两(各30g) 牛黄一分(0.3g) 龙脑一分(0.3g) 麝香一分(0.3g) 安息香一两半(45g),酒浸,重汤煮令化,滤过滓,约取一两净(30g) 金银箔各五十片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鉴别

凉开三宝
方药 功效 鉴别点
安宫牛黄丸 清热解毒、开窍醒神 高热+神昏谵语
紫雪丹 清热开窍、息风止痉 高热+抽搐
至宝丹 化浊开窍、清热解毒 高热+化浊

功效

化浊开窍,清热解毒。

主治

痰热内闭心包证

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舌绛苔黄垢腻,脉滑数。亦治中风、中暑、小儿惊厥属于痰热内闭者。

用法

  • 上丸如皂角子大,人参汤下一丸,小儿量减
  • 现代用法:水牛角、玳瑁、安息香、琥珀分别粉碎成细粉;朱砂、雄黄分别水飞成极细粉;将牛黄、麝香、冰片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加适量炼蜜制成大蜜丸,每丸重3g。口服,每次1丸,每日1次,小儿减量。本方改为散剂,用水牛角浓缩粉,不用金银箔,名“局方至宝散”。每瓶装 2g,每服2g,每日1次;小儿3岁以内每次0.5g,4~6岁每次1g;或遵医嘱

方解

本方证因痰热内闭,瘀阻心窍所致。痰热扰乱神明,则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涎壅盛,阻塞气道,故喉中痰鸣、辘辘有声、气息粗大;舌绛苔黄垢腻,脉滑数为痰热内闭之象。至于中风、中暑、小儿惊厥,皆可因痰热内闭,而见身热烦躁、痰盛气粗,甚至时作惊搐等症。邪热固宜清解,然痰盛而神昏较重,尤当豁痰化浊开窍,故治以化浊开窍、清热解毒为法。叶天土所谓“舌绛而苔黄垢腻,中夹秽浊之气,急加芳香逐之”即是此义。方中麝香芳香开窍醒神;牛黄豁痰开窍,合犀角清心凉血解毒,共为君药。臣以安息香、冰片 (龙脑)辟秽化浊,芳香开窍,与麝香同用,为治窍闭神昏之要品晶;玳瑁清热解毒,镇惊安神,可增强牛黄、犀角清热解毒之力。由于痰热瘀结,痰瘀不去则热邪难清,心神不安,故佐以雄黄助牛黄豁痰解毒;琥珀助麝香通络散瘀而通心窍之瘀阻,并合朱砂镇心安神。原方用金银二箔,意在加强琥珀、朱砂重镇安神之力。 本方配伍特点:一是于化浊开窍,清热解毒之中兼能通络散瘀,镇心安神;二是化浊开窍为主,清热解毒为辅。因清热之力相对不足,故《绛雪园古方选注》云:“热入心包络,舌绛神昏者,以此丹入寒凉汤药中用之……。” 原书用人参汤送服,意在借人参益气养心之功,以助诸药却邪开窍,适用于病情较重,正气虚弱者。另有“血病,生姜、小便化下”一法,意取童便滋阴降火行瘀、生姜辛散祛痰止呕之功,二者为引,既可加强全方清热开窍之功,又可行瘀散结、通行血脉,适用于热闭而脉实者。 本方与安宫牛黄丸、紫雪均可清热开窍,治疗热闭证,合称凉开“三宝”。就寒凉之性而言,吴瑭指出“安宫牛黄丸最凉,紫雪次之,至宝又次之”,但从功用、主治两方面分析,则各有所长。其中安宫牛黄丸长于清热解毒,适用于邪热偏盛而身热较重者;紫雪长于熄风止痉,适用于兼有热动肝风而痉厥抽搐者;至宝丹长于芳香开窍,化浊辟秽,适用于痰浊偏盛而昏迷较重者。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痰热内闭心包证的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神昏谵语,身热烦躁,痰盛气粗,舌绛苔黄垢腻.脉滑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本方清热之力相对不足,可用《温病条辨》清宫汤送服本方,以加强清心解毒之功;若湿热酿痰,蒙蔽心包,热邪与痰浊并重,症见身热不退、朝轻暮重、神识昏蒙、舌绛上有黄浊苔垢者,可用《温病全书》菖蒲郁金汤(石菖蒲、炒栀子、鲜竹叶、牡丹皮、郁金、连翘、灯心、木通、淡竹茹、紫金片)煎汤送服本方,以清热利湿、化痰开窍;如营分受热,瘀阻血络,瘀热交阻心包,症见身热夜甚、谵语昏狂、舌绛无苔或紫暗而润、脉沉涩者,则当通瘀泄热与开窍透络并进,可用《重订通俗伤寒论》犀地清络饮(水牛角汁、丹皮、连翘、淡竹沥、鲜生地、生赤芍、桃仁、生姜汁、鲜石菖蒲汁、鲜茅根、灯心)煎汤送服本方;如本方证有内闭外脱之势,急宜人参煎汤送服本方。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性脑血管病、脑震荡、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性脑脊髓膜炎、肝昏迷、冠心病心绞痛、尿毒症、中暑、癫痫等证屑痰热内闭者。

使用注意

本方芳香辛燥之品较多,有耗阴劫液之弊,故神昏谵语由阳盛阴虚所致者忌用;孕妇慎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外感温邪

王某,吸入温邪。鼻通肺络,逆传心胞络中,震动君主,神明欲迷。弥漫之邪,攻之不解。清窍既蒙,络内亦痹。幼科不解,投以豁痰降火理气,毫无一效。忆平脉篇:清邪中上,肺位最高。既入胞络,气血交阻。逐秽利窍,须藉芳香。议用局方至宝丹。(叶天士.1999.临证指南医案.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叶天士云:“温邪郁蒸,乃无形质,而消痰消食清火之药都是形质气味,正如隔靴搔痒。近代喻嘉言用至宝丹,议谓芳香逐秽宣窍,颇为合理。”《临证指南医案》中亦有用至宝丹治验疫疠、风温、惊厥、中风的病案可相互参看。

中风

沈某,风中廉采,舌肿喉痹,麻木厥昏,内风亦令阻窍,上则语言难出,下则二便皆不通调。考古人吕元膺每用芳香宣窍解毒,勿令壅塞致危也。至宝丹四丸,匀四服。(叶天士.1999.临证指南医案.北京:中因中医药出版社)

〔按〕“温邪上受,首先犯肺,逆传心包”,蒙蔽清窍,则有神昏、痉厥、舌强、语言謇涩等之变。对于此类病证,叶天士多遵循古法,“清络热必兼芳香,开里窍以清神识”,使用至宝丹,并根据温病特点,常加入犀角、生地、玄参、银花等煎送,以凉血清气,对后世的影响很大。

高热昏迷

患者杨某,男.38岁,1971年7月6日,入浙医一院。体温40℃,午后突陷昏迷,经腰穿,血象等检查,原因不明,头汗如淋,四肢瘛疭,呼吸喘促,两目对光反射迟钝,瞳孔散大,角膜呈混浊,苔黄燥,质淡红,脉细数,经诊为:暑热夹秽浊之邪,蒙蔽心包,肺失清肃,肝风煽动。急拟清暑宣肺,开窍熄风:用至宝丹一粒合鲜竹沥60克 石菖蒲9克 郁金6克 川贝6克 麦冬6克 扁豆花12克 远志4.5克 鲜芦根30克 银花18克 六一散9克,浓煎,分二次鼻饲,同时用抗生素、脱水剂等西药,治疗三天后,至宝丹改为每次两粒,汤剂依上方加减,至第6天后神识转清,身热渐轻。[潘澄濂等.1979.紫雪丹、至宝丹、安宫牛黄丸三方的临床应用.浙江中医药杂志.(7):259]

〔按〕原文作者指出:至宝丹除用于热邪内陷心包之证外,对脑溢血之闭证,伴有发热、瘛疭或瘫痪者,亦常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