苇茎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外台秘要》引《古今录验方》

组成

苇茎切,二升,以水二斗,煮取五升,去滓(60g)、薏苡仁半升(30g)、瓜瓣半升(24g)、桃仁三十枚(9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清肺化痰,逐瘀排脓。

主治

肺痈,热毒壅滞,痰瘀互结证

身有微热,咳嗽痰多,甚则咳吐腥臭脓血,胸中隐隐作痛,舌红苔黄腻,脉滑数。

用法

  • 口父咀,内苇汁中,煮取二升,服一升,再服,当吐如脓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所治之肺痈是由热毒壅肺,痰瘀互结所致。痰热壅肺,气失清肃则咳嗽痰多;《内经》说:“热盛则肉腐,肉腐则成脓”,邪热犯肺,伤及血脉,致热壅血瘀,若久不消散则血败肉腐,乃成肺痈;痈脓溃破,借口咽而出,故咳吐腥臭黄痰脓血;痰热瘀血,互阻胸中,因而胸中隐痛;舌红苔黄腻,脉滑数皆痰热内盛之象。治当清肺化痰,逐瘀排脓。方中苇茎甘寒轻浮,善清肺热,《本经逢源》谓:“专于利窍,善治肺痈,吐脓血臭痰”,为肺痈必用之品,故用以为君。瓜瓣清热化痰,利湿排脓,能清上彻下,肃降肺气,与苇茎配合则清肺宣壅,涤痰排脓;薏苡仁甘淡微寒,上清肺热而排脓,下利肠胃而渗湿,二者共为臣药。桃仁活血逐瘀,可助消痈,是为佐药。方仅四药,结构严谨,药性平和,共具清热化痰、逐瘀排脓之效。 本方为治疗肺痈之良方,历代医家甚为推崇。不论肺痈之将成或已成皆可使用。用于肺痈脓未成者,服之可使消散;脓已成者,可使肺热清,痰瘀化,脓液外排,痈渐向愈。 方中苇茎一药,现代临床上多用芦根,而鲜用茎者,是古今用药习惯不同使然。 方中瓜瓣一药,《张氏医通》认为:“瓜瓣即甜瓜子”,后世常以冬瓜子代瓜瓣,因其功用近似。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肺痈的常用方剂,不论肺痈之将成或已成,均可使用本方。临床应用以胸痛,咳嗽,吐腥臭痰或吐脓血,舌红苔黄腻,脉数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肺痈脓未成者,宜加金银花、鱼腥草以增强清热解毒之功;脓已成者,可加桔梗、贝母以增强化痰排脓之效。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肺脓肿、大叶性肺炎、支气管炎、百日咳等属肺热痰瘀互结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肺脓肿

冯某,男,59岁。病历二月,初患咳嗽,胸际不畅,未以为意,近日咳嗽加剧且有微喘,痰浊而多,味臭,有时带血,胸胁震痛,稍有寒热,眠食不佳,小便深黄,大便干燥。舌苔黄厚,脉滑数。辨证立法:外感风寒,未得发越,蕴热成痈。治宜排脓解毒,涤痰清热为主。处方:鲜苇根24克 桑白皮6克 鲜茅根24克 旋覆花(代赭石12克同布包)6克 地骨皮6克 生苡仁18克 陈橘红5克 炒桃仁6克 冬瓜子(打)18克 陈橘络5克 炒杏仁6克 北沙参10克 苦桔梗6克 仙鹤草18克 粉甘草5克。

二诊:服药五剂,寒热渐退,喘平嗽轻,痰减仍臭,已不带血,眠食略佳,二便正常,尚觉气短,胸闷,仍遵原法。处方:鲜苇根24克 瓜萎18克 鲜茅根24克 干薤白10克 旋复花(代赭石12克同布包)6克 炙白前5克 炙紫苑5克 半夏曲10克 炙百部5克 炙化红5克 枇杷叶6克 炒桃仁6克 生苡仁18克 苦桔梗5克 炒杏仁6克 冬瓜子(打)24克 粉甘草5克 北沙参10克。

三诊:服药六剂,诸证均减,惟较气短,身倦,脉现虚弱,此乃病邪乍退,正气未复之故。处方:北沙参12克 枇杷叶6克 云茯苓10克 南沙参10克 半夏曲10克 云茯神10克 苦桔梗6克 炒白术10克 三七粉(分二次冲服)3克 炒枳壳5克 化橘红5克 白及粉(分二次冲服)3克 冬虫草10克 粉甘草5克。(祝谌予等.2005.施今墨临床经验集,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肺脓肿一症,多涉风寒咳嗽之后郁热而发,治应排脓为主。不论已成未成皆当涤荡痰垢,无使壅塞,则余证易愈。处方先以千金苇茎汤合桔梗汤、泻白散加减以排解脓毒,涤痰清热,益气止血,逐去有形之秽浊,免使肺组织再行腐败。继用六君子汤加味,养肺补虚,以竞全功。

肺痈

湖北葛店,万姓妇女,患肺痈,病已危急,远道着人邀诊。入门后隔寝室尚远,即闻病者齁喘声,至病室,见其床侧置蔑箕一具,内铺柴灰,上积病者所吐之五花脓痰厚半寸许,约计不止一菜碗。询问经过,据答吐如此脓痰已一周矣。行近病榻,见其靠坐,面部微肿,眼珠外突,齁喘如曳锯,胸前拒按,烦郁胀闷,脉劲数,时或一止,参伍不调,断为肺痈,化脓穿溃,病已濒危。……予思《金匮》有言:肺痈“始萌可救,脓成则死。”玩一“则”字,有急转直下意思。今吐脓血七日不死,或有一线生机;又思《金匮》主葶苈大枣泻肺汤,是肺痈将成,乘其未集,今脓已成,原方不适宜,因又取《千金》苇茎汤合裁加减。拟方:苦葶苈18克 苡仁15克 瓜瓣24克 桃仁9克 鲜竹沥24克 鲜苇茎250克熬水煎药。三日进三服,胸痛渐松,齁喘渐缓,痰浊渐稀,原方加减,嘱再服三剂。服药病机又再减缓,仍宗前方,加重其制,又日服二剂。约半月,齁喘始止,脓血始净,前后用葶苈约750克,始意不敢多用,不泻又服,出意料外,始终未腹泻。后以瓜贝养营汤、《外台》十味煎(注)调摄收功。此病自起至愈,时仅两月,病愈后面色丰腴,皮肤润泽。(注:《外台》卷十肺痈方九首有“备急疗肠痈肺痈方”,药为:升麻,白敛,漏芦,芒硝,黄芩,枳实,连翘,蛇衔,栀子,蒴翟(加草头)根)(冉雪峰.2006.冉雪峰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此案敢于如此用药,是由于患者脉症俱实,肺气壅阻日久,已有化脓穿孔现象,故采用千金苇茎汤为主方,加入苦葶苈之祛痰定喘,开肺窍之闭,竹沥之清热滑利,解胶结之痰,这样就增强了苇茎汤的排脓宣壅力量,此症能转危为安,良由识高,故能胆大。

肺痈

张某,男性,40余岁。患肺痈,于1954年就诊。自诉吐脓血3月后,入某医院。住院两月无效果而出院,来就中医治疗。诊其脉,右寸虚数;问其症状,口燥咽干,胸胁隐痛,有鳞甲,二便赤涩,咳腥臭脓血痰;验其痰,置水中则沉。以双箸挑之,断为两段。诊为肺痈无疑。古人治肺痈,初起时用桔梗汤,此证历时既久,恐轻剂不能胜任;日久病重,用桔梗白散,肺脉虚数,恐峻剂伤正。再三考虑,乃取千金苇茎汤,因它具有重不伤峻、缓不偏懈的优点。鲜苇茎(取在土中直上之茎,去软皮及节)30克 瓜瓣(即甜瓜子)15克 桃仁(去皮带尖)9克 薏苡仁24克。水5蛊,先煮苇茎,去渣,取3盅,再入诸药,煮成2盅,分服。先服10剂。苇,前人谓即芦,我故乡(河北滦县)谓茎直上高3~5尺者为苇,伏地而匍行,地下根有达3~5丈者为芦,此方用鲜苇茎即可,其味甘寒无毒,主肺痈烦热;瓜瓣,黄熟味甘者佳,主腹内结聚,破溃脓血,最为内痈要药;桃仁主瘀血内结;薏苡仁主补肺清湿热。总观苇茎汤有化血成痰之功,肺痈所吐脓皆为瘀血所化。

二诊:药后口燥咽干见轻,二便稍清畅,吐臭脓血如故。嘱再照原方服10剂。

三诊:脉数稍减,胸隐痛吐臭痰如故。患者要求加强药力,我意中也嫌药效迟缓。因改用:川贝母12克 金银花9克 桔梗3克 薏苡仁15克 白及3克 陈皮3克 甘草3克 甜葶苈3克 生姜1片,以祛毒、排痰、补肺。嘱服7剂,观效果如何。

四诊:前方服5剂后,患者即来云:药后不仅无效,且急剧转重,胸部烦懑,臭痰加多,脉亦增数。是药不对证,故有这种现象,仍改用苇茎汤,服10剂。

五诊:诸证又随药转轻。吐痰臭味凡无。因嘱长期服苇茎汤,若退步见好。则无须频诊。

六诊:1月后,胸部畅适,痰基本无臭味。嘱再服5~10剂,以巩固疗效。半年后追访,情况良好。(岳美中.2000.岳美中医学文集.北京:中固中医药出版社)

〔按〕从速一病例的治疗经过中,可以体会到,医生临床疗效的南低,除急性病外,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守方。特别是长期不愈而少变化的慢性病,要看医生掌握和运用有效方药的坚持程度如何。如果能够比较正确而熟练地运用方药,做到情况明,决心大,方法对,再能坚持下去。则可由渐变达到突变,收到预期的效果。反之,对有效方药信心不大,或嫌取效不速,擅改屡改,师心自用,不但无效,甚至会走错了路,给患者造成危害。

鼻渊

某女,30岁。鼻塞不通10余日,流黄脓涕,嗅觉减退,头沉头痛。西医认为上颌窦炎,但抗生素治疗无效。察其双上颌窦区有压痛,鼻黏膜充血,双下鼻甲肿大,双中鼻道有脓涕,舌红,苔黄。证为风热邪毒,袭表犯肺,治拟清热解毒,逐痰排脓。处方:苇茎15克 桃仁 薏仁 冬瓜子 苍耳子 辛夷花(包煎)路路通 忍冬藤各10克 连翘 蒲公英各15克 白芷3克,每日1剂,水煎服,连服12剂而愈。[普天慧.1995.千金苇茎汤治疗鼻病.四川中医,(6):49]

〔按〕鼻渊乃外邪侵袭鼻窍,病程日久迁延不愈,以致气血壅塞,痰、脓、湿浊及瘀血内生而成,故依肺开窍于鼻,肺之液为涕的理论,用逐瘀排脓、化痰除湿、散结通窍之苇茎汤加味而收良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