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合香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广济方》,录自台秘要》

组成

吃力伽(即白术) 光明砂研 麝香 诃梨勒皮 香附子中白 沉香重者 青木香 丁子香 安息香 白檀香 荜茇上者 犀角(水牛角代)各一两(各30g) 薰陆香 苏合香 龙脑香各半两(各15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芳香开窍,行气止痛。

主治

寒闭证

突然昏倒,牙关紧闭,不省人事,苔白,脉迟。亦治心腹卒痛,甚则昏厥,属寒凝气滞者。

用法

  • 上为极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腊月合之,藏于密器中,勿令泄气。每朝用四丸,取井花水于净器中研破服。老小每碎一丸服之,另取一丸如弹丸,蜡纸裹,绯袋盛,当心带之。冷水暖水,临时斟量
  • 现代用法:以上15味,除苏合香、麝香、冰片、水牛角浓缩粉代犀角外,朱砂水飞成极细粉;其余安息香等十味粉碎成细粉;将麝香、冰片、水牛角浓缩粉研细,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再将苏合香炖化,加适量炼蜜与水制成蜜丸,低温干燥;或加适量炼蜜制成大蜜丸。口服,每次1丸,小儿酌减,每日1-2次,温开水送服。昏迷不能口服者,可鼻饲给药

方解

本方证因寒邪秽浊,闭阻机窍所致。寒痰秽浊,阻滞气机,蒙蔽清窍,故突然昏倒、牙关紧闭、不省人事;阴寒内盛,故苔白脉迟;若寒凝胸中,气血瘀滞,则心胸疼痛;邪壅中焦,气滞不通,故脘腹胀痛难忍。闭者宜开,治宜芳香开窍为主,对于寒邪、气郁及秽浊所致者,又须配合温里散寒、行气活血、辟秽化浊之法。方中苏合香、麝香、冰片、安息香芳香开窍,辟秽化浊,共为君药。臣以木香、香附、丁香、沉香、白檀香、乳香以行气解郁,散寒止痛,理气活血。佐以辛热之荜茇,温中散寒,助诸香药以增强驱寒止痛开郁之力;水牛角清心解毒,朱砂重镇安神,二者药性虽寒,但与大队温热之品相伍,则不悖温通开窍之旨;白术益气健脾、燥湿化浊,诃子收涩敛气,二药一补一敛,以防诸香辛散走窜太过,耗散真气。 本方配伍特点是集诸芳香药于一方,既长于辟秽开窍,又可行气温中止痛,且散收兼顾,补敛并施。 本方在《外台秘要》卷十三引唐《玄宗开元广济方》名吃力伽丸,《苏沈良方》更名为苏合香丸。原方以白术命名,提示开窍行气之方,不忘补气扶正之意。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温开法的代表方,又是治疗寒闭证以及心腹疼痛属于寒凝气滞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突然昏倒,不省人事,牙关紧闭,苔白,脉迟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急性脑血管病、癔病性昏厥、癫痫、有毒气体中毒、老年痴呆症、流行性乙型脑炎、肝昏迷、冠心病心绞痛、心肌梗死等证属寒闭或寒凝气滞者。

使用注意

本方药物辛香走窜,有损胎气,孕妇慎用;脱证禁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痰闭气结

孟英治其令弟季杰之簉室,因夜间未寐,侵晨饮酒解寒,适见旁人争谇,即觉心跳欲吐,家人疑其醉也。而欲吐不出,气即奔逆如喘,且肢麻手握,语言难出,又疑为急痧而欲刺之。孟英闻而视之,脉象弦驶。曰:夜坐阳升,饮醇则肝阳益浮。见人争谇,是惊则气更上逆,不可刺也。灌以苏合香丸一颗,下咽即瘥。(王孟英.1999.王氏医棠续编.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按〕原案眉批曰:此当是痰闭气结之故,苏合香丸辛香通气故愈。若是肝浮气逆,益以香窜之药,安能愈乎?丹溪曾对苏合香丸适应证及善后有过精辟论述,云:凡人忽手足逆冷,肌肤起如米粒,头面青黑,精神恍惚,或错言妄语,或牙关紧急,或昏寐仆倒。吊死问丧,入庙登墓,多有此病。先以苏合香丸灌之,次服调气散(杂病中气)、平胃散(杂病中食)。

寒闭

淮南监司官谢执方,因呕血甚久,遂奄奄而绝,羸败已甚,手足都冷,鼻息皆绝,计无所出,惟研苏合香丸灌之,尽半两,遂苏。又予所乘船,有一船工之子病伤寒,日久而死,但心窝尚暖,不忍不与药,弃而不救,试与苏合香丸灌之四丸乃省,遂瘥。(苏轼等.2003.苏沈良方.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苏合香丸集众多辛温香散之品于一方,以开窍行气为主,为温开剂的代表方剂,主治寒邪或秽浊之邪闭阻气机之证。以上2案皆为正虚寒闭,用苏合香丸虽能使之苏醒,但仍需补虚培本,否则恐前功尽弃。

痰闭

南乡余某,年将耳顺,形素丰肥,晨起突然昏倒,人事无知,口眼喎斜,牙关肾闭,两手之脉皆浮滑,此为真中风也,诚恐痰随风涌耳。令购苏合香丸,未至,痰声遂起,急以开关散先擦其龈,随化苏合香丸,频频灌下,少顷,痰如鼎沸,隔垣可闻,举家惊惶,索方求救,又令以鹅翎向喉内蘸痰,痰忽涌出,约有盈碗,人事略清,似有软倦欲寐之状。屏去房内诸人,待其宁静而睡,鼻有微酣,肤有微汗,稍有痰声。顷间又一医至,遂谓鼾声谓肺绝,汗出为欲脱,不可救也,即拂衣而去。丰思其体颇实,正未大虚,汗出微微,谅不至脱,痰既涌出,谅不至闭,询其向睡,亦有鼾声,姑以宣窍导痰法加东参、姜汁治之,从容灌下。直至二更时分,忽闻大息一声,呼之遂醒,与饮米汤,牙关似觉稍松,问其所苦,又有垂头欲睡之态,即令弗扰,听其自然,依旧鼾声而寐,汗出周身,至次日黎明甫醒,皮肤汗减,痰声亦平,口眼亦稍端正。复诊其脉,滑而不浮,似乎风从微汗而去,痰尚留滞于络也。继用茯神、柏子仁养心收汗,橘络、半夏舒络消痰,加橹豆、桑叶以搜余风,远志、菖蒲以宣清窍,更佐参、甘扶正,苏合开痰,本末兼医,庶几妥当,合家深信,一日连尝二剂,至第五朝诸恙皆减,饮食日渐进矣。(雷丰.1964.时病论.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为风痰蒙蔽清窍所致,以苏合香丸开窍化浊,使人事略醒,再宣窍导痰等法方收全功。此案也说明,苏合香丸不以化痰见长,用于中风痰盛神昏,主要是为开窍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