苓桂术甘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茯苓四两(12g)、桂枝去皮三两(9g)、白术二两(6g)、炙甘草二两(6g)

方歌

苓桂术甘汤方歌
苓桂术甘痰饮主
桂枝甘草加苓术
气冲胸满头眩晕
解外化饮同时除

功效

温阳化饮,健脾利湿。

主治

中阳不足之痰饮

胸胁支满,目眩心悸,短气而咳,舌苔白滑,脉弦滑或沉紧。

用法

  • 上四味,以水六升,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为温阳化饮病的主要方剂。本方所治痰饮乃中阳素虚,脾失健运,气化不利,水湿内停所致。盖脾主中州,职司气化,为气机升降之枢纽,若脾阳不足,健运失职,则湿滞而为痰为饮。而痰饮随气升降,无处不到,停于胸胁,则见胸胁支满;阻滞中焦,清阳不升,则见头晕目眩;上凌心肺,则致心悸、短气而咳;舌苔白滑,脉沉滑或沉紧皆为痰饮内停之征。仲景云:“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金匮要略》)故治当温阳化饮,健脾利水。

  1. 本方重用甘淡之茯苓为君,健脾利水,渗湿化饮,既能消除已聚之痰饮,又善平饮邪之上逆。
  2. 桂枝为臣,功能温阳化气,平冲降逆。苓、桂相合为温阳化气,利水平冲之常用组合。
  3. 白术为佐,功能健脾燥湿,苓、术相须,为健脾祛湿的常用组合,在此体现了治生痰之源以治本之意;桂、术同用,也是温阳健脾的常用组合。
  4. 炙甘草用于本方,其用有三:一可合桂枝以辛甘化阳,以襄助温补中阳之力;二可合白术益气健脾,崇土以利制水;三可调和诸药,功兼佐使之用。

四药合用,温阳健脾以助化饮,淡渗利湿以平冲逆,全方温而不燥,利而不峻,标本兼顾,配伍严谨,为治疗痰饮病之和剂。

此方服后,当小便增多,是饮从小便而去之征,故原方用法之后有“小便当利”之说。此亦即《金匮要略》“夫短气有微饮者,当从小便去之”之意。

本方与五苓散均为温阳化饮之常用方,组成中同有茯苓、桂枝、白术。五苓散以泽泻为君,臣以茯苓、猪苓,直达下焦,利水渗湿为主,主治饮停下焦之头眩、脐下悸、或吐涎沫等症;苓桂术甘汤以茯苓为君,臣以桂枝温阳化饮为主,四药皆入中焦脾胃,主治饮停中焦之胸胁支满、头眩、心下悸等症。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中阳不足痰饮病之代表方。临床应用以胸胁支满,目眩心悸,舌苔白滑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咳嗽痰多者,加半夏、陈皮以燥湿化痰;心下痞或腹中有水声者,可加枳实、生姜以消痰散水。

现代运用

本方适用于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心源性水肿、慢性肾小球肾炎水肿、梅尼埃病、神经官能症等属水饮停于中焦者。

使用注意

若饮邪化热,咳痰粘稠者,非本方所宜。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咳嗽

某男,34岁。素有咳嗽,屡发屡治,难获远效。近因伤风,旧病复发,咳唾清痰,头晕目眩,胸胁胀满,口淡食少,心下如有物跳动,背部如掌大之处怕冷特甚,脉沉细而弦,舌嫩苔白滑,呼吸短浅难续,尿清量少,大便自调。此证属饮停中焦,治宜温阳化饮,用本方煎汤内服。外用药饼熨其背部冷处,5剂,诸症悉平,现已观察两年,未见复发。(李飞.2002.中医药学高级丛书·方剂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断为痰饮,证极明显,施以苓桂术甘汤,颇为合辙.《金匮要略》云:“心下有痰饮,胸胁支满,目眩,苓桂术甘汤主之。”又云:“短气有微饮……苓桂术甘汤主之。”本案具备诸证,故用之得效。外治之法,亦不无小补。

结核性心包积液

某女,28岁。1个月前出现胸闷、心悸、气短、上腹部胀满等证。经西医检查后诊为:结核性心胞积液(量中等)。西药治疗1月,效不显。中医诊舌质淡、苔白、脉细,属胸阳不振,水饮凌心所致的心悸,遂用本方加猪苓、太子参、麦冬、大腹皮,治疗6天后复查,积液全部吸收,后又服上方10剂,抗痨治疗1年。2年后随访无复发。[杨玉军.1998.苓桂术甘汤治疗结核性积液2例.浙江中医杂志,(3):141]

〔按〕心包积液为临床常见病,西医多采用病因治疗及激素、穿刺抽液等疗法。本案经西医治疗无明显效果,故转求中医,据证分析,属中医的饮证范畴,乃中焦阳虚,不能温阳化水,以致水饮内停,水气凌心而致。用苓桂术甘汤加太子参,温阳益气,化气行水,加猪苓、大腹皮,行气利水,导水饮下行,加麦冬养阴,防渗利太过伤津。用本方温阳化气,培中渗湿,正体现了“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的治疗原则。

口渴

某女,39岁,工人。1986年3月18日就诊。口渴不欲饮,咽干鼻燥,甚则恶心,自觉咽腭发冷,有痰黏着,咯吐后症减,已延3年,诸治无效。舌淡红,边有齿印,苔薄白润,脉沉细弦。此乃痰饮阻于清窍,津液失于敷布。治以温化痰饮。通利清窍。方用苓桂术甘汤加姜半夏、白芥子、细辛、桔梗,连服3剂,痰饮化而清窍利,津液布而病乃愈。3月后随访未见复发。[黄瑞彬.1987.苓桂术甘汤临证治验.黑龙江中医药,(3):19]

〔按〕痰饮为病,随气升降,遍身皆到,变化百端,故前人有“怪病多痰”之谓。本案是由痰饮阻于清窍,以致津液失于敷布而致口渴,故用苓桂术甘汤温化痰饮,加半夏、白芥子燥湿化痰,佐细辛、桔梗宣利肺窍,使上焦气机调畅,则津液得布。药证合拍,故能获效。示人临证虽见“口渴”,不得一味养阴,亦有痰饮中阻,津液不布之机。

便秘

某女,72岁,农民。1982年2月16日初诊。素有便秘,多日一解,有时坚如羊屎,口干不欲饮,心下悸动,小便不利。旬前惊恐,自觉有气上冲,脘痞恶心,胸闷心悸,头晕目眩,依次而生。视其颜面浮肿,目下青黑,舌质淡胖,苔白水滑,脉搏沉弦。此为心脾阳虚,肾阳亦亏,水气不化,津液不行则大便秘结而小便不利;惊则水气上冲,阴来搏阳故胸闷脘痞,呕恶心悸,眩晕面浮,目下青黑。苔水滑,脉沉弦,亦是水气内停之征。治当温通阳气,利水平冲。方选苓桂术甘汤重用白术加旋覆花、代赭石、姜半夏、泽泻,服3剂后排硬便甚多,脘痞恶心顿消,余症显减。邪去六七,阳气未复,驱邪务净,扶正适时,再用苓桂术甘汤加热附子、生姜、白芍,又服3剂,症状皆平,面色红润,已获痊愈。[黄瑞彬.1987.苓桂术甘汤临证治验.黑龙江中医药,(3):19~20]

〔按〕便秘一证,致病原因颇多。本案乃脾胃虚寒,阳气不足,水湿不从正化,停聚而为痰饮,水不化津,肠道失于濡润所致,古人谓之“湿秘”。正如《素问·至真要大论》所云:“太阴司天,湿淫所胜,……大便难。”治宣温阳益气健脾,祛湿降浊平冲。故用苓桂术甘汤加味治疗而获效。方中重用白术尤有深义。据现代药理研究报道,白术常用量可止泻,大剂量则具通大便之功用。本案配伍用药颇妙,值得借鉴。

不寐

某女,45岁,干部。1980年12月15日初诊。醒后不寐,每晚仅睡3~4小时已十余载。诊见:头晕,头痛,神倦,气短,健忘,纳少,注意力不能集中,苔白,脉沉细。此阳虚脾运不佳,饮停于内,上扰清窍。法当温阳化饮,升清化浊。用苓桂术甘汤加山药、远志、菖蒲、肉桂、钩藤、升麻,水煎服,12剂痊愈。[周德临等.1987.苓桂术甘汤的临床应用.吉林中医药,(3):26]

〔按〕本案用苓桂术甘汤加肉桂温化饮邪,加黄芪、升麻益气培元,升举清阳,上荣头目。加钩藤、远志、菖蒲除去风痰水饮,开窍醒神。痰饮得除,清阳得升,元气益增,故白昼思维敏捷,夜晚心宁能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