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枣仁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酸枣仁炒,二升(15g)、甘草一两(3g)、知母二两(6g)、茯苓二两(6g)、芎穷(即川芎)二两(6g)

方歌

酸枣仁汤方歌
酸枣仁汤治失眠
川芎知草茯苓煎
养血除烦清内热
安然入睡梦香甜

功效

养血安神,清热除烦。

主治

肝血不足,虚热内扰证

虚烦失眠,心悸不安,头目眩晕,咽干口燥,舌红,脉弦细。

用法

  • 上五味,以水八升,煮酸枣仁得六升,内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 现代用法:水煎,分3次温服

方解

本方证皆由肝血不足,阴虚内热而致。肝藏血,血舍魂;心藏神,血养心。肝血不足,则魂不守舍;心失所养,加之阴虚生内热,虚热内扰,故虚烦失眠、心悸不安。血虚无以荣润于上,每多伴见头目眩晕、咽干口燥。舌红,脉弦细乃血虚肝旺之征。治宜养血以安神,清热以除烦。

  1. 方中重用酸枣仁为君,以其甘酸质润,入心、肝之经,养血补肝,宁心安神。
  2. 茯苓宁心安神;知母苦寒质润,滋阴润燥,清热除烦,共为臣药。与君药相伍,以助安神除烦之功。
  3. 佐以川芎之辛散,调肝血而疏肝气,与大量之酸枣仁相伍,辛散与酸收并用,补血与行血结合,具有养血调肝之妙。
  4. 甘草和中缓急,调和诸药为使。

诸药相伍,标本兼治,养中兼清,补中有行,共奏养血安神、清热除烦之效。

本方与天王补心丹均以滋阴补血,养心安神药物为主,配伍清虚热之品组方,以治阴血不足,虚热内扰之虚烦失眠。前者重用酸枣仁养血安神,配伍调气行血之川芎,有养血调肝之妙,主治肝血不足之虚烦失眠伴头目眩晕、脉弦细等;后者重用生地黄,并与二冬、玄参等滋阴清热为伍,更与大队养血安神之品相配,主治心肾阴亏血少,虚火内扰之虚烦失眠伴手足心热、舌红少苔、脉细数者。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心肝血虚而致虚烦失眠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虚烦失眠,咽干口燥,舌红,脉弦细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血虚甚而头目眩晕重者,加当归;白芍、枸杞子增强养血补肝之功;虚火重而咽干口燥甚者,加麦冬、生地黄以养阴清热;若寐而易惊,加龙齿、珍珠母镇惊安神;兼见盗汗,加五味子、牡蛎安神敛汗。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神经衰弱、心脏神经官能症、更年期综合征等属于心肝血虚,虚热内扰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不寐

某女,32岁。1936年仲冬,因久患失眠,诸药不效。形容消瘦,神气衰减,心烦不寐,多梦纷纭,神魂不安,忽忽如有所失,头晕目眩,食欲不振,舌绛,脉象弦细,两颧微赤。此乃素禀阴虚,营血不足,营虚无以养心,血虚无以养肝,心虚神不内守,肝虚魂失依附,更加虚阳上升,热扰清宫所致。议用养心宁神法,以酸枣仁汤加人参、珍珠母、百合花、白芍、夜交藤,水煎。另用老虎目睛1.5克,研末冲服。连服13剂便能酣卧,精神内守,诸证豁然。(赖良蒲.1965.蒲园医案.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

〔按〕此乃虚烦不得眠证。由营阴素亏,内热躁扰所致。故方用酸枣仁汤加珍珠母之潜以安魂,老虎目睛之静以定魄,百合花朝开暮合,具昼夜之机宜,夜交藤左右相交,取阴阳之交感,白芍可敛戢肝阳,人参能补益心气。俾木平火降,神魂不扰,则梦寐安宁。

自汗

某女,48岁。1960年9月24日初诊。患者素有头晕、目眩、多汗,一星期前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当时血压80/20mmHg。经医务所大夫急救,很快即醒,后仍有心慌,气短,头晕,目眩,嗜睡,汗多,以夜间汗出更甚,食欲尚可,二便及月经正常。曾经针灸治疗2月余,并服过归脾汤加续断、巴戟天、牡蛎、浮小麦、枸杞子、小茴香等,未见显效。诊脉两尺沉细有力,两关弦数,舌质正常无苔。此属肝热阴虚,肝阳不潜,兼心血不足所致,治宜滋阴潜阳,兼养血宁心。酸枣仁汤加味:酸枣仁 白蒺藜 女贞子各9克 珍珠母(打) 石决明 龟甲(打)各12克 知母川芎炙甘草各3克 怀牛膝 地骨皮 茯神各6克。药后诸症见好,汗出大减,尚有心慌及疲乏感,饮食及二便正常。改为丸剂,以滋阴养血为主而缓治之;柏子仁(炒) 黄各60克 麦冬24克 枸杞子 玄参 地骨皮 炒枣仁各30克 当归 石菖蒲 茯神 炙甘草各18克,共研细末,炼蜜为丸,每重9克,每日早晚各1丸。以后渐愈,恢复正常。(中国中医研究院.1972.蒲辅周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患者乃素体阴虚,故头晕目眩,甚则昏仆。汗多,以夜间更甚,亦由阴虚而营阴不固所致。肝阴既虚,肝阳则不潜,加之心血不足,而汗为心之液,今肝热、心虚而汗出,故用酸枣仁汤养血安神,又加重镇潜阳之品,以成滋阴潜阳、养心安神之剂,使阴虚得养,阳亢得潜,汗泄得敛,故而收功。

不寐

某女49岁,干部。1982年10月因患湿热病后,出现心烦不安,夜间入睡困难,心中烦热甚,口干咽燥,夜间尤甚,身体消瘦,纳差,但白昼精神尚可。舌红苔根薄黄乏津,脉象弦细而数。此为心肝阴虚之失眠,用滋养心肝之阴的酸枣仁汤加减:酸枣仁15克(去渣壳,干炒研细,晚上睡前冲服) 百合30克 知母12克 茯苓12克 甘草1.5克 北沙参15克 麦门冬20克 丹参20克 生谷芽20克。嘱服2~6剂。

一周后复诊:病人服上方2剂后,已能入眠,但易惊醒,醒后难入睡;服6剂后,睡眠饮食正常,夜间烦热亦消失,仅大便略干燥,舌脉同前。继将上方加柏子仁20克,再服4剂,以巩固疗效。(王廷富.1986.金匮要略指难.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素体阴虚,加之用脑过度,暗耗心肝之阴,又因患湿热证,前医用苦温化湿之藿香正气散加减,服2剂后,湿邪虽解,而阴虚内热更甚。肝阴耗而魂不敛,肺阴伤而魄不藏,心阴损而神不宁,故用酸枣仁汤滋养心肝阴血。方中川芎虽可理血,但有升阳燥血之弊,在此心肝阴虚,虚热扰动心神之失眠证则去之,又加百合、丹参、麦冬等以滋阴凉血,以助滋养心肺之阴。诸药合用则肝心肺阴得养,而使魂敛、神安、魄藏,药中病机而疗效更佳。4.胸痹 某男,52岁,心前区绞痛频发,两次住院,心电图不正常,确诊为冠心病。睡眠不好,只能睡3~4小时,梦多心烦,醒后反觉疲劳,头痛,心悸,气短,不能久视,稍劳则胸闷,隐痛。脉沉迟,舌边缘燥,中有裂纹。由操劳过度,脑力过伤,肝肾渐衰,心肝失调所致,治宜调理心肝:酸枣仁15克 茯神9克 川芎4.5克 知母4.5克 炙甘草3克 天麻9克 桑寄生9克 菊花3克。 5剂。药后睡眠好转,头痛减,脉微弦,右盛于左,舌同前。原方加淡苁蓉12克,枸杞子9克。 三诊:睡眠好,心脏亦稳定,未犯心绞痛,脉两寸和缓,两关有力,两足弱,舌正红无苔。原方去知母、天麻、桑寄生,加黄精12克,山萸肉6克,山药9克,5剂,桑椹膏每晚服15克。并制丸药,滋养肝肾,强心补脑,以资巩固:人参 白术 菊花 茯苓 茯神 麦冬 广陈皮各9克 枸杞子 山药 山萸肉 苁蓉 酸枣仁各15克川芎 远志各6克 生地 黄精各30克。共研为细末,炼蜜为丸,每丸重9克,早晚各服1丸,温开水送下。(中国中医研究院.1976.蒲辅用医疗经验.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之胸痹系操劳过度,肝肾渐衰,心肝失调,以致气血不畅,心失所养而为,属内伤虚损,是以方用酸枣仁汤调养心肝,疏达血气,复加桑寄生、肉苁蓉、枸杞等滋补肝肾,以生精化血。待病情向安,继以滋养肝肾,强心补脑之丸剂调理而愈。

遗精

某男,22岁。遗精频作,每周3~4次,伴夜寐梦多,头晕耳鸣,腰膝酸软,心烦口干,舌红绛、苔少根部略腻,脒沉细无力。诊为遗精症,证属肝阴不足,虚火扰心,心肾不交,肾关不固。治宜养阴安神,清心益肾。处方:酸枣仁30克 知母 莲子心各12克 获苓15克 甘草 五味子各6克 远志 川芎 黄柏各9克。每天1剂,水煎服。服药6剂,遗止寐安,嘱改服知柏地黄丸以巩固疗效。[王利军.2000.酸枣红汤新用.新中医,(5):54]

〔按〕本例证属肝肾阴亏,肝阳上亢,虚火扰心,心肾不交,以致精关不固发为遗精。治宜养阴安神,清心益肾。以酸枣仁汤加五味子、莲子心酸涩敛阴,清心固精;黄柏坚阴清热;远志宁心安志,共奏养阴安神、清心益肾、涩精止遗之功,故而遗止神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