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己黄芪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防己一两(12g) 黄芪一两一分(15g) 甘草半两(6g),炒 白术七钱半(9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内容

功效

益气祛风,健脾利水。

主治

表虚不固之风水或风湿证

汗出恶风,身重微肿,或肢节疼痛,小便不利,舌淡苔白,脉浮。

用法

  • 上锉麻豆大,每服五钱匕(15g),生姜四片,大枣一枚,水盏半,煎八分,去滓温服,良久再服,服后当如虫行皮中,以腰以下如冰,后坐被中,又以一被绕腰以下,温令微汗,瘥
  • 现代用法:作汤剂,加生姜、大枣,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定

方解

本方为治疗表虚风水、风湿证的常用方剂。本方所治风水或风湿,乃因表虚卫气不固,风湿之邪伤于肌表,水湿郁于肌腠所致。风性开泄,表虚不固,营阴外泄则汗出,卫外不密故恶风;湿性重浊,水湿郁于肌腠,则身体重着,或微有浮肿;内湿郁于肌肉、筋骨,则肢节疼痛。舌淡苔白,脉浮为风邪在表之象。风湿在表,当从汗解,表气不足,则又不可单行解表除湿,只宜益气固表与祛风行水并施。

  1. 方中以防己、黄芪共为君药,防己祛风行水,黄芪益气固表,兼可利水,两者相合,祛风除湿而不伤正,益气固表而不恋邪,使风湿俱去,表虚得固。
  2. 臣以白术补气健脾祛湿,既助防己祛湿行水之功,又增黄芪益气固表之力。
  3. 佐入姜、枣调和营卫。
  4. 甘草和中,兼可调和诸药,是为佐使之用。

诸药相伍,祛风与除湿健脾并用,扶正与祛邪兼顾,使风湿俱去,诸症自除。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是治疗风湿、风水属表虚证之常用方。临床应用以汗出恶风,小便不利,苔白脉浮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兼喘者,加麻黄以宣肺平喘;腹痛肝脾不和者,加芍药以柔肝理脾;冲气上逆者,加桂枝以平冲降逆;水湿偏盛,腰膝肿者,加茯苓、泽泻以利水退肿。

现代运用

本方适用于慢性肾小球肾炎、心源性水肿、风湿性关节炎等属风水、风湿而兼表虚证者。

使用注意

若水湿壅盛肿甚者,非本方所宜。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风湿病

某女,25岁。患急性风湿病已月余,肘膝关节肿痛,西医用青霉素、维生素B↓1、阿司匹林等药,关节肿痛减轻,但汗出不止,身重恶风,舌苔白滑,脉象浮缓。此卫阳不固,汗出太多,风邪虽去,湿气仍在之故治宜益卫固表,除湿蠲痹。用防已黄芪汤加味:防己12克 白术10克黄芪15克 甘草3克 生姜3片 大枣1枚 防风10克,桂枝6克 酒芍10克。服5剂,汗出恶风遂止,关节肿痛亦有好转。(谭日强.1981.金匮要略浅述.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湿为阴邪,其性重浊而黏滞,其来也缓,其去也迟。不能大发其汗。因汗出太多,风邪虽去,湿气仍在。只能缓缓发汗,使风与湿俱去。防己黄芪汤不但除湿蠲痹,而且益卫固表,扶正祛邪;又与桂枝汤合方,祛风而和营卫,使表气固,则正气胜;佐以防风,乃取其祛风而不伤正之功,如此,方能步步为营。

痉挛

某男,54岁,1981年7月5日初诊。突发右侧上下肢拘急痉挛半月。经常规化验及脑电因等检查,均未查明原因。治疗乏效。刻诊,舌苔薄白而腻,脉浮而缓。患者雨后发病,结合脉、舌,乃由风湿壅滞脉络,气机受阻以致筋急而成,投防己黄芪汤加味治之。汉防已15克生黄芪30克 白术15克 生姜 甘草各6克 葛根15克 防风桂枝 白芍各10克。3剂后,病愈大半,加减10余剂而瘥。(李飞.2002.中医药学高级丛书·方剂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素问·至真要大论》:“诸痉项强皆属于湿。”《灵枢·经脉》:“经筋之病,寒则反折筋急。”本例患者拘急痉挛半月,实乃风寒湿邪侵络,气机运行不畅,筋脉拘急而成。药用防己黄芪汤益气固卫;入桂枝、白芍以和营卫,法取桂枝汤之意;佐葛根,升阳舒筋,防风祛风不伤正,两者皆可止痉。药能中的,效如桴鼓。

风水

男,40岁,1973年6月25日就诊。主诉下肢浓重,胫部浮肿,累则后跟痛,汗出恶风,脉浮虚而数,舌质淡白,尿蛋白(+++++),红细胞(+),诊断为慢性肾炎。防已黄芪汤主之。汉防已18克 生黄芪24克 白术9克 炙甘草9克 生姜9克 大枣4枚。坚持服药10个月,检查尿蛋白(+),又持续服2个月,尿蛋白基本消失,一切症状消退。(李飞.2002.中医药学高级丛书·方剂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慢性肾炎相当于中医之风水,久治不愈.岳老投防已黄芪汤,服药1年而愈。表明上工临证,尤其是治疗慢性病若辩证精准,当“效不更方”,决不能急功近利而轻易更方。

多汗

某女,30岁,未婚。14岁开始腋窝出汗,臭气难闻。经皮肤科治疗无效,甚为悲观。患者肌肤洁白,肥胖,皮肤肌肉松弛,虚胖,面颊潮红似苹果。时值2月下旬,余寒虽烈,却汗出湿衣。冬夏如此,自觉全身倦怠,动悸不眠,肩酸痛,下半身冷。诊为风湿所致;予防己黄芪汤。翌日起大量排尿,出汗减少。服至15日,已不担心腋窝出汗之苦。续服5个月,至夏季也无复发。(矢数道明.1983.临床庆用汉方处方解说.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肥胖之人多脾虚湿盛,脾虚不能运化水湿,湿邪留注肌肤,加上肥胖之人腠理疏松,故多汗出而不收。予防己黄芪汤健脾益气,祛湿利水,使水湿下行而有出路,不再泛溢,脾健则腠理固密,汗出白愈。

带下

某女,45岁。患带下3年之久,时多时少,曾经多医治疗,未见显效。现症:精神倦怠,面色发白,自汗恶风,纳呆,便稀,带下清稀不臭,腰部困痛,四肢浮肿,天阴或下雨全身不适。投以防己黄芪汤加桂枝、薏苡仁、茯苓,陈皮、党参等。前后共服药20余剂,诸证好转,精神食欲大增,仅少量白带。以调补脾胃之剂,继服数剂,以资巩固疗效。(赵明锐.1982.经方发挥.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按〕此证属寒温带下,乃素体虚弱,脾不远湿,湿邪内停,阳虚生寒,寒湿互结。治以本方加桂枝、茯苓、党参益气健脾,通阳化气,薏苡仁利湿,陈皮燥湿理气。细玩此案,虽云防己黄芪汤加味,然更高“四君”、“异功”、“苓桂术甘”之旨。如此诸方为伍,立法仍不离健脾祛湿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