鳖甲煎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金匮要略》

组成

鳖甲十二分炙(90克)、乌扇(射干)三分烧(22.5克)、黄芩三分(22.5克)、柴胡六分(45克)、 鼠妇(地虱)三分熬(22.5克)、干姜三分(22.5克)、大黄三分(22.5克)、芍药五分(37.5克)、 桂枝三分(22.5克)、葶苈一分熬(7.5克)、石韦三分去毛(22.5克)、厚朴三分(22.5克)、 牡丹五分去心(37.5克)、瞿麦二分(15克)、紫葳(凌霄花)三分(22.5克)、半夏一分(7.5克)、 人参一分(7.5克)、蟅虫五分熬(37.5克)、阿胶三分炙(22.5克)、蜂窠四分炙(30克)、 赤硝十二分(90克)、蜣螂六分熬(45克)、桃仁二分(15克)

方歌

鳖甲煎丸方歌
鳖甲煎丸疟母方,庶虫鼠妇及蜣螂
蜂窠石苇人参射,桂朴紫葳丹芍姜
瞿麦柴芩胶半夏,桃仁葶苈和硝黄
疟疾日久胁下硬,症消积化保安康

功效

消癥化积。

主治

疟疾日久不愈,左胁下结为癥瘕,名曰疟母。亦治癥积结于胁下,按之坚硬,推之不移,或时作疼痛,或时有寒热者。

用法

  • 原方二十三味,为末,取煅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浸灰,侯酒尽一半,着鳖甲于中,煮令泛烂如胶漆,绞取汁,内诸药,煎为丸,如梧桐子大,空心服七丸,日三服。
  • 现代用法:用黄酒适量,先煎鳖甲取汁,余药共研末,与药汁共煎为小丸,如梧桐子大,空腹每服3~6克,日服三次,温开水送下。

方解

疟母之成,每因疟邪久踞少阳,正气渐衰,邪着不去所致。久疟不愈,寒热痰湿之邪与气血相搏,留于左胁之下,则结为癥瘕,名曰疟母。若癥积于胁下,脉络受阻,血瘀日甚,故积块按之坚硬,推之不移。疟积之处,血气不通,故时作疼痛;血瘀气结,营卫失和,故时有寒热。《素问·至真要大论》说:“坚者削之,客者除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

  1. 方中重用鳖甲咸平,软坚散结消癥,故为君药。
  2. 臣以大黄、芍药、蟅虫、桃仁、赤硝、牡丹、鼠妇、蜂窠、蜣螂、紫葳破血攻瘀,行其血分之瘀结。
  3. 佐以厚朴、半夏、葶苈、乌扇下气祛痰,行其气分之结滞;石韦、瞿麦利水导湿从小便而出;柴胡、桂枝通达营卫,散结行瘀;干姜、黄芩和其阴阳,平调寒热;人参、阿胶益气养血、扶正固本。
  4. 至于锻灶下灰性温走气,清酒性热走血,又能协同诸药共奏消癥化积之功,为使药。

本方寒热并用,攻补兼施,理气活血,祛痰除湿,诸法兼备,确为急治大方。原方“空心服七丸,日三服”,又取其缓而化之,徐消癥瘕之意。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特点

运用

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现代运用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疟母

李某,女,45岁,工人,1960年8月16日初诊。三年前患疟疾,经用中西药物治疗基本控制,自此身倦乏力,消瘦少食,面色不华,二个月前发现在胁下有硬块,如拳,皮色不变,按之不适,胸满痞塞,呕吐吞酸,时时发热,微恶寒,面色青褐。查舌苔薄白,脉沉弦长。证属:正虚邪实,血凝痰滞,久病疟母。然攻之伤正,补之碍邪,宜攻补兼施,肝胃并调。仿鳖甲煎丸之意加减。药用:炙鳖甲9克 党参9克 柴胡4.5克 赤芍9克 半夏9克 黄芩4.5克 干姜1.8克 青皮9克 姜川朴4.5克 川连3克 莪术9克 生甘草3克。水煎服。连服30余剂,诸症均减,继用上方制丸常服,三个月后,症状消失。(济南市革命委员会卫生局《吴少怀医案》整理组.1978.吴少怀医案.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

〔按〕疟疾是传染性疾病,因其耗伤气血特甚,故名曰疟。病久入络,胁下癥块,名曰疟母。清代医家程林说:“疟母者邪气内搏于脏腑,气血羁留而不行,息而成积,故内结癥瘕。”吴氏认为,疟疾结为癥瘕,应遵《内经》“坚者削之,结者散之”之意,当通营卫,以和阴阳,行气血以缓消癥结。本案疟母(脾大)正虚邪实,血凝痰滞,仿鳖甲煎丸之法,汤丸并用,三个月后癥块消失。方药非常简练,用鳖甲主治癥瘕寒热,佐以赤芍、莪术攻逐血结,川朴、青皮理气畅中,黄连、干姜苦辛并用,和其脾胃,兼取小柴胡汤以行少阳之经,药仅12味,共奏调寒热,和阴阳,通营卫,和气血,消癥瘕之效。

疟母

王某,男,47岁,住绍兴柯桥,1971年9月24日初诊。年前患疟疾,反复发作,寒多热少,为时已久,胁下痞硬。当地医院诊为疟久引起脾脏肿大,神色欠佳,面亦不华,宜益气血而散疟母。鳖甲煎丸9克(分吞) 党参12克 制首乌15克 当归9克 鸡血藤9克 酒炒常山6克 生黄芪9克 川朴4.5克 草果6克 煨生姜2片。5剂以后,又照方服10剂,疟除,体力有所恢复.以后即单服鳖甲煎丸以消脾肿。(何任等.1991.金匮方百家医案评议.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本案久疟不愈,气血两虚,顽痰夹瘀血食积,结于胁下,致成疟母。在用鳖甲煎丸缓消疟母的同时,配合张景岳何人饮加味扶正截疟,收到较好的疗效。

疟母

郭某,女,52岁。脾肿大四五年,五年前曾患定期发寒热,经县医院诊断为疟疾,运用各种抗疟疗法治疗,症状缓解,而遗留经常发低热。半年后,经医生检查,发现脾脏肿大2~3cm,给予各种对证疗法,效果不佳,脾脏继续肿大。近1年来逐渐消瘦,贫血,不规则发热,腹胀如釜,胀痛绵绵,午后更甚。食欲不振,消化迟滞,胸满气促,脾大至肋下10cm,肝未触及,下肢浮肿,脉数而弱,舌胖有齿印。据此脉证,属《金匮要略》所载之疟母,试以鳖甲煎丸治之。服完1剂后,各种症状有不同程度的好转,下肢浮肿消失。此后又服1剂,诸证悉平,脾脏继续缩小,至肋下有5cm,各种自觉症状均消失,故不足为患。遂停药,自己调养。(赵明锐.1982.经方发挥.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

〔按〕本案当属寒热疟病日久不愈,疟邪与气血痰浊相搏,结于脘腹而为疟母,故治以鳖甲煎丸消癥化积。按原方比例配制成蜜丸,服药2剂,患者脾脏肿大从肋下10cm缩小到肋下6cm,各种自觉症状亦均消失。说明临床运用经方,应在辨证准确的前提下选方,并按原方比例遣方用药,确实行之有效。

癥瘕

友人王某,52岁,干部。1983年5月初,由其妻陪同,从嘉兴专程来杭治病。王某嗜酒已数十年,膏粱厚味,日食不辍。近半年来自觉中脘痞满,两胁胀痛,日益加剧,饮食渐少,倦怠乏力,不能坚持正常工作,休息在家。经西医检查,肝脾俱已肿大。诊得脉缓,舌苔腻而略黄,边呈青紫色。此乃酒湿与气血相混,结成癥瘕,日久正气渐衰。嘱其戒酒,治宜汤丸并进,用半夏泻心汤苦辛通降以治其痞,配合鳖甲煎丸缓消渐散以化其癥。方用:制半夏9克 黄芩9克 干姜4.5克 黄连3克 党参9克 炙甘草3克 大枣3枚 神曲12克。另配鳖甲煎丸250克,每日12克,空腹时分两次吞服。患者服药半月,中脘痞满大为好转,两胁胀痛见减,饮食增加,精神转佳。遂嘱其停服汤剂,单服鳖甲煎丸以缓消癥积,连续服用一个月。1984年7月,余至嘉兴随访,知患者精神、饮食一如常人,肝脾肿大明显缩小,并担任本部门领导职务,能正常工作。(连建伟.1987.历代名方精编.杭州: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患者长期嗜酒,膏粱厚味,痰湿内生,寒热错杂,与气血相搏,结于胁下,则成癥瘕,日久正气渐衰。故以半夏泻心汤调其寒热,补其正虚;以鳖甲煎丸缓消癥积,和其气血。

癥瘕

患者,年龄31岁,15岁月经初潮,周期略提前,量偏多,轻度痛经。结婚7年,已有5岁小孩。1年前下腹部开始隐痛,白带较多,腰酸,症状逐渐加重,后发现双侧卵巢囊肿,右侧拳头大,左侧核桃大,质地较硬,推之不移。因惧怕手术。而要求中药治疗。病人肤色白皙,禀赋素弱,善思而胆怯。苔簿微黄,脉象小弦。此病人属气滞血瘀,虚实夹杂。用鳖甲煎丸活血化瘀,软坚散结,补益气血,结果囊肿消失,症状好转而愈。[马剑云,1982.鳖甲煎丸治愈双侧卵巢囊肿1例.中医杂志,(7):651]

〔按〕本案禀赋素弱,又素有痛经,下腹隐痛,伴腰酸、白带较多1年,并逐渐加重,此乃正气不足,湿浊与气血相搏,留于经脉,瘀阻脉络,久成积块所致,故选用具有活血祛瘀,软坚散结,补益气血功效之鳖甲煎丸治疗,使囊肿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