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梅丸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WuMeiWan
  • 出处:《伤寒论》

组成

乌梅 三百枚(480g)、细辛六两(180g)、干姜 十两(300g)、黄连 十六两(480g)、当归 四两(120g)、附子炮去皮六两(180g) 蜀椒四两,出汗(120g)、桂枝去皮六两(180g)、人参 六两(180g)、黄柏 六两(180g)

方歌

方歌一 方歌二
乌梅丸中细辛桂, 乌梅丸用细辛桂,
参附椒柏姜连归; 黄连黄柏及当归,
蛔厥久痢皆可治, 人参附子椒姜继,
安蛔止痛次方珍。 温脏安蛔寒厥剂。

功效

温脏安蛔。

主治

脏寒蛔厥证

脘腹阵痛,烦闷呕吐,时发时止,得食则吐,甚则吐蛔,手足厥冷;或久泻久痢。

用法

  • 上十味,异捣筛,合治之。以苦酒渍乌梅一宿,去核,蒸之五斗米下,饭熟,捣成泥,和药令相得,内臼中,与蜜杵二千下,丸如梧桐子大,每服十丸,食前以饮送下,日三服,稍加至二十丸。禁生冷、滑物、臭食等
  • 现代用法:乌梅用50%醋浸一宿,去核捣烂,和人余药捣匀,烘干或晒干,研末,加蜜制丸,每服9g,日服2-3次,空腹温开水送下;亦可作汤剂,水煎服,用量按原方比例酌减

方解

蛔厥之证,是因患者素有蛔虫,复由肠道虚寒,蛔虫上扰所致。蛔虫本喜温而恶寒,故有“遇寒则动,得温则安”之说。蛔虫寄生于肠中,其性喜钻窜上扰。若肠道虚寒,则不利于蛔虫生存而扰动不安,故脘腹阵痛、烦闷呕吐,甚则吐蛔;由于蛔虫起伏无时,虫动则发,虫伏则止,故腹痛与呕吐时发时止;痛甚气机逆乱,阴阳之气不相顺接,则四肢厥冷,发为蛔厥。本证既有虚寒的一面,又有虫扰气逆化热的一面,针对寒热错杂、蛔虫上扰的病机,治宜寒热并调、温脏安蛔之法。柯琴说“蛔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苦则下。”

  1. 方中重用味酸之乌梅,取其酸能安蛔,使蛔静则痛止,为君药。
  2. 蛔动因于肠寒,蜀椒、细辛辛温,辛可伏蛔,温可祛寒,共为臣药。
  3. 黄连、黄柏性味苦寒,苦能下蛔,寒能清解因蛔虫上扰,气机逆乱所生之热;附子、桂枝、干姜皆为辛热之品,既可增强温脏祛寒之功,亦有辛可制蛔之力;当归、人参补养气血,且合桂枝以养血通脉,以解四肢厥冷,均为佐药。
  4. 以蜜为丸,甘缓和中,为使药。

关于久泻久痢,多呈脾胃虚寒,肠滑失禁,气血不足而湿热积滞未去之寒热虚实错杂证候,本方集酸收涩肠、温阳补虚、清热燥湿诸法于一方,切中病机,故每可奏效。

君药 乌梅 其酸能安蛔,使蛔静则痛止
臣药 蜀椒、细辛 性味辛温,辛可伏蛔,温可祛寒
佐药 黄连、黄柏 性味苦寒,苦能下蛔,寒能清解因蛔虫上扰,气机逆乱所生之热
附子、桂枝、干姜 皆为辛热之品,既可增强温脏祛寒之功,亦有辛可制蛔之力
当归、人参 补养气血,且合桂枝以养血通脉,以解四肢厥冷
使药 甘缓和中

配伍意义

  1. 一是酸苦辛并进,使“蛔得酸则静,得辛则伏,得苦则下”
  2. 二是寒热并用,邪正兼顾。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脏寒蛔厥证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腹痛时作,烦闷呕吐,常自吐蛔,手足厥冷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本方以安蛔为主,杀虫之力较弱,临床运用时可酌加使君子、苦楝根皮、榧子、槟榔等以增强驱虫作用。若热重者,可去附子、干姜;寒重者,可减黄连、黄柏;口苦,心下疼热甚者,重用乌梅、黄连,并加川楝子、白芍;无虚者,可去人参、当归;呕吐者,可加吴茱萸、半夏;大便不通者,可加大黄、槟榔。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治疗胆道蛔虫症、慢性菌痢、慢性胃肠炎、结肠炎等证属寒热错杂,气血虚弱者。

使用注意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