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黄饮子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别名:地黄饮
  • 出处:《圣济总录》

组成

熟干地黄焙(12g) 巴戟天去心 山茱萸石斛去根 肉苁蓉酒浸,切焙 附子炮裂,去皮脐 五味子官桂去粗皮 白茯苓去黑皮 麦门冬去心,焙 菖蒲 远志去心,各半两(各15g)

方歌

地黄饮子方歌
地黄饮子山茱斛
麦味菖蒲远志茯
苁蓉桂附巴戟天
少入薄荷姜枣服

功效

滋肾阴,补肾阳,开窍化痰。

主治

下元虚衰,痰浊上泛之喑痱证

舌强不能言,足废不能用,口干不欲饮,足冷面赤,脉沉细弱。

用法

  • 上为粗末,每服三钱匕(9-15g),水一盏,加生姜三片,大枣二枚,擘破,同煎七分,去滓,食前温服
  • 现代用法:加姜枣水煎服

方解

“喑痱”是由于下元虚衰,阴阳两亏,虚阳上浮,痰浊随之上泛,堵塞窍道所致。“喑”是指舌强不能言语,“痱”是指足废不能行走。肾藏精主骨,下元虚衰,包括肾之阴阳两虚,致使筋骨失养,故见筋骨痿软无力,甚则足废不能用;足少阴肾脉夹舌本,肾虚则精气不能上承,痰浊随虚阳上泛堵塞窍道,故舌强而不能言;阴虚内热,故口干不欲饮,虚阳上浮,故面赤;肾阳亏虚,不能温煦于下,故足冷;脉沉细数是阴阳两虚之象。此类病证常见年老及重病之后,治宜补养下元为主,摄纳浮阳,佐以开窍化痰。

  1. 方用熟地黄、山茱萸滋补肾阴,肉苁蓉、巴戟天温壮肾阳,四味共为君药。
  2. 配伍附子、肉桂之辛热,以助温养下元,摄纳浮阳,引火归原;石斛、麦冬、五味子滋养肺肾,金水相生,壮水以济火,均为臣药。
  3. 石菖蒲与远志、茯苓合用,是开窍化痰,交通心肾的常用组合,是为佐药。
  4. 姜、枣和中调药,功兼佐使。

综观全方,标本兼治;阴阳并补,滋阴药与温阳药的药味及用量相当,补阴与补阳并重,上下同治,而以治本治下为主。诸药合用,使下元得以补养,浮阳得以摄纳,水火既济,痰化窍开则“喑痱”可愈。

本方原名地黄饮,《黄帝素问宣明论方》在原方基础上加少许薄荷,名“地黄饮子”,薄荷疏郁而轻清上行,清利咽喉窍道,对痰阻窍道更为适合。

君药 内容
臣药 内容
佐药 内容
内容
使药 内容

配伍意义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肾虚喑痱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舌喑不语,足废不用,足冷面赤,脉沉细弱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若属痱而无喑者,减去石菖蒲、远志等宣通开窍之品;喑痱以阴虚为主,痰火偏盛者,去附、桂,酌加川贝母、竹沥、胆南星、天竺黄等以清化痰热;兼有气虚者,酌加黄芪、人参以益气。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晚期高血压病、脑动脉硬化、中风后遗症、脊髓炎等慢性疾病过程中出现的阴阳两虚者。

使用注意

本方偏于温补,故对气火上升,肝阳偏亢而阳热之象明显者,不宜应用。

古籍摘要

  1. 原书主治 《圣济总录》卷51:“肾气虚厥,语声不出,足废不用。”
  2. 方论选录 张秉成《成方便读》卷2:“夫中风一证,有真中,有类中。真中者,真为风邪所中也。类中者,不离阴虚、阳虚两条。如肾中真阳虚者,多痰多湿;真阴虚者,多火多热。阳虚者,多暴脱之证;阴虚者,多火盛之证。其神昏不语,击仆偏枯等证,与真中风似是而实非,学者不得不详审而施治也。此方所云少阴气厥不至,气者,阳也,其为肾脏阳虚无疑矣。故方中熟地、巴戟、山萸、苁蓉之类,大补肾脏之不足,而以桂、附之辛热,协四味以温养真阳;但真阳下虚,必有浮阳上僭,故以石斛、麦冬清之;火载痰升,故以茯苓渗之;然痰火上浮,必多堵塞窍道,菖蒲、远志能交通上下而宣窍辟邪;五味以收其耗散之气,使正有所归;薄荷以搜其不尽之邪,使风无留着;用姜、枣者,和其营卫,匡正除邪耳。”

临床报道

任氏用地黄饮子加减治疗脑卒中恢复期肢体瘫痪46例,每日1剂,配合静脉点滴脉络宁20ml,每日1次,14日为1疗程。结果:基本治愈(肌力达Ⅳ~Ⅴ级,生活自理)11例;显效(偏瘫明显恢复,肌力提高2级以上,生活基本自理)22例;好转(肌力提高1级,生活不能自理)11例;无效(治疗前后病情无明显改善)2例。其中有效患者多在1个疗程后出现疗效。[任向毅。地黄饮子治疗脑卒中恢复期肢体瘫痪46例。河北中医 1999;21(1):36]

实验研究

封氏以氯化铝诱导痴呆小鼠模型,观察地黄饮子对小鼠在跳台实验、水迷宫实验中学习记忆能力及脑组织中乙酰胆碱酯酶活性的影响。结果:地黄饮子可减少小鼠跳台错误反应次数、延长测验期跳台潜伏期、缩短小鼠寻找平台潜伏期、增加测验期跨越平台次数、降低乙酰胆碱酶活性。提示地黄饮子可以提高痴呆小鼠学习记忆能力,其作用机理可能与降低小鼠脑组织中乙酰胆碱酯酶活性有关。[封银曼,等。地黄饮子对痴呆小鼠脑功能及乙酰胆碱酯酶活性的影响。辽宁中医杂志 2002;29(3):181]

案例

中风

一女人忽然不语半年矣,诸药不应,两尺浮数,先用六味丸料加肉桂,数剂稍愈。乃以地黄饮子30余剂而痊。(陈自明.1956.校注妇人良方.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此案叙症较为简单,患者失语,两尺浮数,可见病关于肾。肾亏于下,痰浊上犯,阻塞窍道乃致失语。前医以六味地黄丸加肉桂治疗获小效,说明其病肾之阴阳两亏,但六味地黄丸加肉桂虽能滋补肾之阴阳,却无化痰开窍之力,故病证未能彻底治愈。医者改用地黄饮子,一方面滋肾阴,补肾阳,以壮下元,一方面化痰浊,开窍道,以治上实。上下兼治,扶正驱邪,连服30余剂,病获痊愈。

中风

某男,56岁。右上肢活动不利半月余,间断性语言不利,吞咽困难10天,失语1天。右上肢肌力Ⅳ级。脉弦细,两尺无力,舌淡红,苔薄白。CT片示:左侧额叶、放射冠区多发性脑梗死。中医诊断:喑痱证。西医诊断:假性延髓性麻痹。方药:地黄饮子加全蝎。一月后症状改善,一年后肢体功能恢复,吞咽正常。[葛保立等.1996.地黄饮子治疗假性延髓性麻痹60例疗效观察.浙江中医杂志,(3):109]

〔按〕本案语言謇涩不利如“喑”,肢体活动不利如“痱”,故从“喑痱”论治。患者脉象弦细,两尺无力,提示肾虚。间歇性语言不利,失语,是乃肾精不足,髓海空虚,脑失所养,兼以痰浊内生,清窍被阻之故;右上肢活动不利,是乃肾虚不能主骨,筋骨痿弱之故。医者用地黄饮子加全蝎治疗,一则滋肾阴,温肾阳,治下治本,一则开窍化痰,搜风通络,治上治标。坚持长期用药,一年后病体康复。

神经衰弱

某男,45岁。由于思想长期紧张,致心悸不宁,头晕,腰酸,失眠,每晚需服安眠药。后病情加重,精神恍惚,记忆力衰退,耳鸣,心烦,畏冷,夜尿频清,面热,舌质红苔薄,脉细弱稍数,此为肾阴亏虚,阴损及阳,阴阳失衡,心肾失交之证。处方:生热地 苁蓉各15克 山茱萸 石斛 麦冬 巴戟天 柏子仁各10克 五味子8克 肉桂粉3克(吞) 制附子 炙远志 石菖蒲各5克 白茯苓30克 龙眼肉3枚。5剂后好转,加减续投,共50余剂而愈。[傅崇林.1982.地黄饮子的临床应用.浙江中医杂志,(3):125]

〔按〕肾藏精,生髓,上充于脑。本案诸症皆因患者长期精神紧张,久心及肾,肾之阴阳俱亏,虚火上浮,心肾不交,脑髓失养所致。其中精神恍惚、耳鸣、记忆力减退,乃肾精不足,髓海空虚之故;心烦、面赤,乃虚火上浮;畏寒、夜尿频清,乃肾阳不足,失于温煦固摄;失眠、心悸,乃心肾不交。本案治疗采用滋肾阴,补肾阳,交通心肾,安神定志之法,选用地黄饮子加柏子仁、茯苓、龙眼肉以安神定志,交通心肾。药证相符,顽疾得愈。本案将治疗喑痱方剂应用于神经衰弱,成功的关键是抓住地黄饮子的功用特点进行灵活运用,不拘泥于方剂的原方适应证。此案再一次提示方剂应用重在掌握其功用特点。